“哥哥好过分,竟然用笑脸骗人……”慕天不满的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明明是你做错事,却怪罪到哥哥头上吗!太可悲了!”青年一发怒,慕天便一脸可怜兮兮地盘坐在甲板上,看来似乎有反省之意。

  青年的叹息转为苦笑,又再次低喃一句:“受不了”。

  接下来,他重新转头面对由于他突然的举动而难掩困惑的群众。

  “抱歉,各位。让大家看到家丑,还请各位别放在心上。”青年对着周围的群众说道。

  p:更lx新◇最快上酷G(匠网{

  虽然眼前并不是说不介意就能不介意地作罢的场景,却也不知从何提出反驳。但所有人的共同见解肯定都是不太愿意有所牵扯。

  战斗服集团与船客们再次比较起棺柩中的青年与飞奔而出的少年。

  他们知道青年,基于种种意义上,并非常人。看起来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蕴藏的力量却庞大无比,明若观火无可置疑。相对来说,少年宛若天使楚楚可怜,遭受刚才一阵暴虐对待却仍完好,虽然多少有点擦伤,但是一切都是完好如初,也令人认为少年不是普通人。

  另外,少年称呼青年“哥哥”,但两人从外观来看却完全不像。相较于黑发黑眼东方裔的青年,少年却是紫发紫瞳的西方人,脸孔与体型都大相迳庭。几名观察力较仔细的人发现两人的脖子上都挂着同型的护目镜,但共通点也仅止于此。

  可是,另一方面,能使人认同他们是“兄弟”的某物确实存在于两人之间,只是还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

  青年再次对两阵营发话:“请问这场对战是基于什么原因呢?虽然我不知道理由为何,但就我看来跟这艘船本身应该毫无关联。我不赞同这场骚乱,对船主或船客都说不过去吧?”

  青年无视于脚下自己开出的大洞,吐出一嘴莫名有常识良知的话语,又说:“请双方先收起枪械,暴力无法解决任何事。”

  他以理智的口吻建议在场人士。听起来是贤明的意见,不过光接触到坐在地板上的慕天一双拼命想表达什么的眼神,就觉得这个建议不太有说服力。

  “你是谁?”下令射击的战斗服集团指挥官身先士卒开启话题,打断所有人的漫长沉默。他是个体格结实的男人,有一身棕褐肌肤,说话虽不带口音,但似乎有印度或东南亚的血统。

  青年瞥过眼瞧向他接着说道。

  “询问别人的名字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吧?这是说在我离开的这一阵子,连这种基本的礼貌也从世界消失了吗?”

  “我们是“集团”的镇压部队。”指挥官说道。

  “集团是指自由区的“和平联盟”吗?”青年问道。

  你知道这个组织吗——青年加以确认地询问。指挥官重重点头。

  于是青年伴随哼声交叠双臂说道:“怪了。我听说这是个协调“我族与人类”的关系,以居中缓冲为目标的组织。”

  “表面上是。”回答青年的并非指挥官,而是对战另一方遭到攻击的船客之一。

  身着风衣的年轻女子一头乌黑长发束起披在身后,是个英姿焕发的美人。

  “事实情况就如你眼前所见。不分青红皂白地揪出我们的同胞,不由分说地加以虐杀,根本是嗜血的杀人集团!”

  她尖锐的言语充满敌意与憎恶,可是被她痛批的指挥官却一脸无关紧要。

  “杀“人”?你是指谁呢?”指挥官问道。

  “哼!你这……!”女子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而且你也要修正部分的说法,我们并非不分青红皂白的追捕你们。你们之间流传自由区是你们的新天地,但那是错误的。我们守护的城市并非放纵怪物的法外之地,即使住有属于黑暗世界的居民,仍然是个维持明确秩序的地方,这指的正是缔结协约的血族。至于偷渡入境,不晓得打哪儿来的血统当然不能混为一谈,关于这个……”他的视线从面红耳赤的女子移到一旁默默聆听的青年身上:“你也一样。”

  指挥官说着,将枪口对准青年。镇压部队的部属们也匆匆仿效他的动作。

  “哥哥……”慕天准备奔到青年的身边,青年却举起手制止。

  他以眼神吩咐“离远一点”,慕天还想说些什么,但仍闭起嘴乖乖栘身到甲板角落。慕天紧握娇小的拳头,死盯着青年与指挥官的互动。

  “轮到你了,请你回答。如果有协约血族的介绍便无须担心,自由区欢迎两位。若没有,只要你是“异端”,就算是活了几百年的永恒之血我们也不会轻饶。”

  “异端?”听不惯的说法让青年一脸讶异,不过立刻恍然大悟地颔首:“最近好像都这么称呼吸血鬼呐!没错,我们是吸血鬼。”

  他干脆地肯定着。

  既无畏怯之色,也毫无引以为耻的神态。从容的态度让指挥官沉下了脸,长发女性则表情为之明朗。

  “可是伤脑筋呐!虽然在自由区有认识的人,但我不认识什么协约血族。”青年表示着非常的无奈。

  “是吗……真遗憾。”指挥官扣下扳机。

  冲锋枪的枪口冒出火花,他的部属在慢了一拍之后也纷纷开始射击。

  “哼。”青年的嘴唇拉出冷笑。

  细长的眼睛亮起异色光辉,包围他的气息瞬间密度增强向外涌出。

  所有子弹在青年面前均急速停顿于半空,枪弹不断增加,密不通风地镶在他的周围。然而子弹围墙另一端的青年却面不改色,威风凛凛地一脸微笑。

  不知不觉,他们察觉弥漫的气息——原本应该看不见的气息竟仿佛高比重的气体一般覆上甲板表层。这是古老的强大吸血鬼施展能力时显现的眩雾现象。

  虚幻的浓雾完全覆盖甲板后再越过渡轮边缘注入海中。即使如此也不见缓和的趋势,延着海面继续包覆,宛如一艘破损的油轮漏出了油。眼前的青年究竟释出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就连身经百战的男人们也无法掩饰袭涌全身的战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