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天也揉揉脖子追在后头——他正想着——要是没拿到签名就亏大了。

  随后,照射甲板的探照灯应声爆碎。没有枪响声,探照灯豪无预兆地破裂。

  接下来剩余的三座探照灯跟着碎裂,船身隐入一片昏暗。

  枪声停止。

  渡轮再度回归深夜的寂静。

  “什…什么……怎么了?”不知不觉间,这个问句在沉默中蔓延。直升机察觉异常,降下高度靠近渡轮,撕裂空气的劈啪声响回荡于安静无声的船上。

  下一瞬间,下层甲板的中央位置爆裂,某个物体从船体冲出穿破甲板。

  甲板上的人摒息吞声,目光追寻着飞出的物体。那个物体——漆黑的块状物乘着冲势垂直飞升,擦过徐徐降低的直升机侧边,停顿于夜空中。

  直升机赶紧拉开距离。随后静谧倍增,无人动弹。所有人都屏气敛息,仰头盯着出现在眼前的漆黑块状物。

  那是一副棺枢。

  “啊!哥哥!”慕天喊道。

  “什……你刚才说什么?”男人回头质询。

  而楼下传出呼声:“射击!”他九成是指挥官。这名穿战斗服的男人凭本能下达了命令。

  以他的指挥为开端,原本手足无措的战斗服集团瞄准悬浮于夜空的棺柩,弹药齐发。棺柩以直立的姿态飘浮着,子弹拖曳出隐隐尾光,就像雪崩一股轰向棺柩。

  然而,上千子弹却无一能对棺枢造成伤害。在棺柩中弹前,仿佛一面无形的障壁将子弹全部阻隔在空中。

  “精神意念域场么”男人发出语带感叹的呢喃。这是男人所知特异能力的一种,也就是所谓的意志力。破坏探照灯的攻击恐怕也来自相同的力量。

  “可是……”自船内破坏探照灯,并且无须目视就能挡下密集齐发的子弹并不寻常。

  从船舱内只选择探照灯加以破坏,代表位处隔离场所仍能完全掌控甲板状况。此外,所有子弹停滞于半空而不是反弹,换句话说,这只有可能是子弹被滴水不漏地全数阻挡。

  扣下扳机的男人们也惊觉这个事实,枪声不知于何时已经中断。男人们环视目前状况,所有人都错愕惊讶地僵杵在原地。而与之应战的船客也相同。

  漆黑棺柩行若无事地降落于被惊慌震愕笼罩的甲板。而以同样速度下降的子弹,在途中便一颗接一颗纷纷摔落。

  降低至距离甲板一米的高度时,棺柩对准自身冲破的洞穴旁——

  咚。

  应声着地。

  围观的群众立刻摆出应战姿势。

  混杂敌意、恐惧以及些许好奇的重重视线投射下,棺盖微微摇晃,仿佛吐气似地——呼地一声倾斜倒地。

  远比棺柩更为深层的黑暗,在漆黑棺柩的前方撕裂出一道开口。

  然后,一名青年从黑暗里迈步而出走至月光下。

  他是一名身形修长的青年,身材高瘦,黑发披肩且神色精悍。他身穿整套纯黑装扮,头上也戴着黑色的西部牛仔风的帽子,正以一张未显露任何情绪的表情闭着双眼——

  全身上下还弥漫出光是站在旁边就令人毛骨耸然的战栗气氛。

  众人就像麻痹一般动弹不得。

  他缓缓地……睁开合上的眼皮,细长眼眸蕴含着伴随强大力量的清亮光芒。

  睁开眼睛的青年沉默无语地睨视周围人群。清澄的漆黑瞳眸一瞥,与他视线相交的人宛如石化般僵直,下一步跟着心跳加速,就好像赤裸裸地徘徊草原时被一头巨大猛虎盯上,让人感到背后瞬间冒起一股冰寒。

  接着,青年开口稳重地说道:各位早安,还愉快吗?

  静悄悄——仿佛涟漪扩散出一片寂静。不用说,当然无人予以回应。

  青年稍稍歪起头。此时……

  “哥哥!语言!语言!你睡昏头说成俄语了啦!”这是慕天小朋友不满的说道。

  “哎呀,慕天。早安,真是个美好的夜晚。”青年微微一笑。

  J看正o☆版!9章ou节kr上酷…匠网zj

  在这张满脸亲切微笑的影响下,引得慕天也回他一个欢欣的笑容,就这样丢下瞬间想喊住他的男人。慕天脚步轻快地走向楼梯,全场的人则是仍旧杵在原地不动,视线倒匆忙地跟着来回。

  “好厉害!哥哥!你刚才是怎么办到的?”慕天兴奋的叫道。

  “之前不是教过你如何走壁吗?就是应用那个技巧。”青年淡淡的说道。

  “真的?所以我也做得到吗?”慕天一副认真的说道。

  “当然,只要勤奋认真练习就能做到。对了……”青年说着,朝正往下走到楼梯中央的慕天悠悠举起右手。

  他温和的微笑如冰一般消融无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咦——”慕天乍然顿住脚步,浮现笑容的脸颊也僵住。

  青年伸出右手,朝僵硬的他中指一弹。

  一道声响,慕天的身体宛如车体翻覆般在半空飞舞,然后在夜空画出一条抛物线,一面旋转一面坠落到下层甲板。

  “唔呜……哥…哥哥……?”他若是抬起怯怯的脸庞,会发现青年脸上已经丝毫不存刚才的笑意。

  “哥哥……之前……说过……多少次……要你乖乖……睡觉……不是吗?”青年把一句话分割成几个片段,每一段就来一次凌厉的弹指。

  由于这一股既能破坏灯光又能挡下子弹的意念力场,慕天像橡皮球一样弹来跳去。虽然他“呀——”的惨叫声令人怜悯,青年却末施予半点同情。

  “随便在船上乱晃……没有闯祸吧?”青年再一次问答。

  “我没有,我没有!”慕天坚决的而且认得说道。

  “不看场合随地涂鸦?擅自顺手牵羊?”青年像是很无奈的说道。

  “唔哇!你怎么知——”慕天真的被惊讶到了。

  唉——青年叹了口气。这次他举起双手,以合掌拍手的动作击出一声响拍。慕天则好似遭到面对面冲撞的电车双向夹击,发出“呜”地一声哀嚎,颓然倒地。

  “对不起——”慕天发出想哭的声音。

  “为什么你总是要惹出这种不必要的麻烦事,实在让我很困扰。”青年无奈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