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子一动,拨开行李钻出货物堆,朝货物室的深处走去。只有最里面墙角的行李硬是被推挤至一旁,他探头窥看那一块区域,一个又长又大,仿佛凝聚室内所有黑暗而成型的箱子坐镇于此。

  仿佛出了什么差错,出现了一个与这个场所不符的箱子。

  那是一副棺柩,一副还古老的欧式棺柩。

  “哥哥。”少年敲着棺盖。

  “哥哥!现在到哪里了?还没到吗?”他频频叩击棺木,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少年鼓起双颊埋怨着:“真是的!”但是仍不死心地持续敲打着棺柩的木板。

  “哥哥!喂!哥哥!”敲叩声从原本的轻叩变成槌打,又转为大力拍打,但棺柩里依旧没有传来任何反应。少年火气一来,更是胡乱地敲打一通。

  持续敲着敲着,似乎渐渐变得有趣起来。少年开始和曲唱着:“哥——哥!哥哥!”同步以双手敲出节奏。明明只是一堆噪音,少年本人却似乎相当满意,欢欣不已。他的个子虽小,却也拥有一点怪力,棺柩因此逐渐凹陷。

  过了一阵子。

  棺柩的盖子伴随着摩擦的声响轻轻挪动,微微横向滑开,漆黑的棺柩上开出了一道空洞的黑暗缺口。

  “啊……哥哥起来啦?”少年高兴地询问。

  接着……

  从棺柩中的一片黑暗里伸出一只手臂。

  纯黑色的衣袖,以及从袖口伸出的包覆在手套中的手指。在少年一脸微笑的注视下,手指突地握紧。

  关节绷紧的声音愈来愈清晰。

  就在少年带着满脸笑容却倾头不解时,紧握的拳头徒留残影快速消失,下一瞬间往他头顶迳直挥下。

  船舱强力一震,少年的脑袋狠狠地撞上地板。

  之后那只手臂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收回棺柩,棺盖一晃之后缝隙随之合起。在完全关闭之前还传出一阵好似轻叹着终于安静下来的满足吐气声,甚至感到某人在棺柩里翻身继续睡去的气息。但不到片刻便被隔绝于棺柩中。

  另一方面,没有任何预兆就被揍的少年在地面痉挛了一段时间。他抬起头,一双泪盈盈的大眼在黑暗中闪着光芒。

  “哥哥太好过分了!我…我只是……想问你什么时候会到而已……”他怯懦地抗议,完全将自己方才敲打棺木的事抛在脑后。他的低声泣语自然只换来漆黑棺柩的冷漠无声。

  他继续以忿忿不平的视线死瞪着冷硬的棺枢,最后还是发出寂寥的叹息。

  少年背倚棺柩坐在地上。

  “对了,哥哥不太能搭船嘛!”也许是自己硬要叫醒他的错。少年坚强地自我反省,盯着眼前成山的行李堆露出一副多少自知理亏的模样。房间一片漆黑,但似乎仍然看得到那一双好奇的视线四处乱瞄。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旁边的墙壁。

  那儿有一段往上的阶梯。

  沮丧的表情马不夜城阔天空,他的眼眸生辉,闪闪发亮。

  “哥哥,我到外面探险一下下,就一下下,真的就一下下……。”才询问到一半他便迅速地闭上了嘴。说起来,哥哥有规定:“在抵达港口之前,你给我乖乖地睡觉”。

  哼哼哼,少年的嘴型复杂地扭动着。

  不能不听哥哥说的话。可是,到船内探险的想法却又非常吸引人。虽然在登船的时候有看过,不过这艘船那么大,一定还有许多秘密通道与各式各样的神秘房间。而且船上还载了一大堆乘客。虽说被船员看到就不得了,但这反倒更惊险刺激。这是展开冒险的预感!

  可是,万一被哥哥发现,肯定会被大骂一场,而且八成不会只挨拳头就能了事。

  少年的额头挤出深深的皱摺,甚至冒出一层薄汗。

  接着他忽然一脸豁然开朗地抬起头。

  “哥哥还在睡觉嘛!”他自言自语说完,便斜着嘴哼哼奸笑。

  一下子而已!去享受一下探险,再若无其事地回来就好。一点问题也没有!不会伤害任何人,大家也都能多一点点快乐!

  “哥哥?”预防万一,他轻声细语对棺柩悄悄地喊了一声,当然没有任何反应。哼哼哼,他的嘴角扬起感觉更加邪恶的笑容。

  OK,OK,不会被发现,一定不会被发现。

  少年下了判断。之前他也做过好几次相同的判断,然而到最后却没有一次不被发现。话说回来,他要是能吸取教训,应该也不至于从以前到现在每次都做出相同的判断。

  因此,少年离开棺柩走向楼梯。他一步一步悄悄地走到楼梯下方,接着摒息转身窥探棺柩方面的动向……没有变化。于是他又踏上一阶……两阶……然后再回头——依然没事。

  他的嘴唇两端翘起,嘿嘿,露出得意的笑容。接着便一鼓作气冲上楼梯。

  少年活力充沛。

  修罗·慕天朝舱外前进!

  渡轮航行于太平洋上。从船舱往甲板的门自内侧开启,露出了慕天的脸庞。他小小的脑袋猛地探出,好像在玩捉迷藏一般东张西望。

  现在已经入夜,但舱外却比想像中明亮。

  他循着光源抬头往上一看,发现明亮光洁的皎月照遍大海,仿佛一枚金币挂在混合了深宝蓝色的沉沉夜空中。

  “啊!原来是满月!”慕天露出开朗的微笑,仰头看着月亮。

  他持续举头往上瞧,踏起轻快的脚步横越甲板。由于长时间待在阴暗潮湿的船舱底部,拂身而来的海风让他感觉很愉快。

  视线向下,越过扶手是一片扩展出去的夜晚海面。海波平稳,轻风推送着阵阵海潮声,浪涛则反射月色映出白银光辉,看起来仿佛细碎的玻璃碎屑。

  甲板上不见人影。慕天并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其实是凌晨四点,所有船客都在睡梦中。不过假如有人现在走来甲板散步,一定会为他凝望大海的姿态叹息不已。

  他的年纪大约十岁上下,一头鬈发宛如精致的紫色的晶体一样,白晰的脸颊看起来滑嫩又柔软,嘴唇呈现健康的樱花色,而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大眼睛里,闪耀着几乎会使人忘却现在已是深夜时分的深海蓝。

  pn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