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男子手持木刀短兵相接。他们都是黑发黑眼的青年,也散发相似的气息,不过一人较高,另一人个子较小。相对于前者犀利而简洁的刀术,后者的刀术则像是优雅的刀舞。

  然而取得优势的人是后者。他以悠哉的表情一一闪过高个子青年费尽力气使出的斩击,虽说攻势偶尔也会逆转,但也不过是增添对战局势刺激的程度。两人的攻防呈现一进一退的样貌,无止尽地持续着。

  直到两人刀锷相抵停下动作,在排练舞蹈般的战局才划下了终止符。

  高个子青年的双眼闪烁光辉,小个子青年发出“唔”地一道低声沉吟。

  两人同时往后一退,又同时举刀向前挥斩。此时小个子青年的刀术产生些许迷惘,至今为止的悠然自得消失了。

  接着,高个子青年挥出的木刀冲破铁壁一般的防御。

  刀刃抵上对方的喉头,动势乍然而止。

  “好,很好,非常好。”孤狼举起双手表示认输。昊天深深喘息,放松全身的气力垂下了木刀。

  “你得到我的真传了,昊天。不要忘记刚才的节奏,具体来说就是天眼的收放与时机。若遇到像我这种等级的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但如果搭配幻术施展就可能制造出空隙。重要的是你如何运用这些技巧。”孤狼带着一副赞赏的神色说道。

  “我知道了,孤狼。其实我刚才已经抓到了不错的手感。”昊天略微肯定的说道。

  “理解很快嘛!昊天!这才是真传弟子!”孤狼带着一副臭美的表情说道。

  “随你高兴怎么说。”昊天说道。

  “事实上这就是我的目的。”孤狼毫无意义地自信满满挺起胸膛。昊天的指尖按着额角,露出头痛的模样。

  两人所处的地点位在次空间中心的西式宅邸,这栋屋子并非常见的木造屋,古色古香的屋邸。在这即使称作杳无人迹也不奇怪的原生树林中,这是一栋与自然不可思议地协调的建筑物。

  宅邸的主人是一名被称为“雪域妖姬”的永恒之血。从外观看起来虽然只是年轻的女子,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事实上却是世界最古老的吸血鬼之一。

  这片被称为次空间的原生树林,位于东西伯利亚南端某个山脉一角。这里凭藉她的力量已隔绝于人类的世界之外有近千年时间之久,在散布于世界各地的吸血鬼隐居地之中,可以夸称是拥有漫长历史的领域。

  “是明天出发吗?”一滴汗都没流的孤狼开口询问昊天。

  他是一名装扮随性却颇有气质的青年,不经意的态度与举止均令人感到洗练的优雅。刚硬的黑发收束在脑后,搭配一身宽松的衣服,与极寒之地毫不相称的轻便装扮,却与他少年容貌的外表十分相符。他的实际年龄不详,看起来像二十几岁也像三十几岁,事实上据说他在1500年前便已降生于世。身为雪域妖姬的直系血族——真祖第三世的永恒之血,的确如他本人所说,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都已经延后出发三天了,不趁这机会逃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走得了。”昊天淡淡的说道。

  “可千万别再发生像告诉公主殿下要离开这里时让公主殿下发狂的情形了!自从那位存在十年前的死亡以来,公主殿下就不曾出现那样的情感爆发了。护卫变成你这一代以后,千年以来冰山冷血的女皇的形象都无影无踪了。”孤狼对昊天的回应还以迂回的埋怨,并以叹息的语气说道。

  吸血鬼不会老化。如果是在童年时代被转化了,那么即使是过上成百上千年也不会老去。由于身体停止了成长,只有精神层面在增长,肉体却不再成长的状态下,无法寄望其能发展出正常的成熟。这也是为什么原本应该累积了数倍于人类的经验的吸血鬼,常常只拥有与其外观相符精神年龄的原因。

  不过即使如此,但是一些活了无尽岁月的强大的吸血鬼情况就另当别论,因为他们的血已经是一种强大的永恒之血。

  吸血鬼不会成长。然而,吸血鬼经过漫长的岁月,原本人类的情绪注定会被磨损,并且风化掉,他们已经活的太久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变得鲜少流露感情。雪域妖姬也不例外,她的心与周遭的自然同化已久,而已经没有沟通必要的她也不再使用语言。

  孤狼即使嘴上抱怨频频,肯定仍十分乐见目前的状况。他本身停摆已久的情绪波动也由于和昊天兄弟俩的相处而复苏,这一点让他感到很高兴。

  “时间真快啊!距离你当时带着还是婴儿的慕天来到这里,都已经十年了。”孤狼感概的说道。

  “因为这里是被时间所遗忘之地。话说回来,十年的时间对你来说也不算什么吧!”昊天说道。

  “不,这十年不同。”孤狼如此说着,露出缅怀往昔时光的温柔微笑说道:

  “成长的时间还是有特别的意义。看着慕天就会想起遗忘的种种事物,种种……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忆。”孤狼如同独白般说着,昊天也同意地点头。

  慕天是吸血鬼,然而他在这十年间却与人类的孩童一样持续成长。

  就吸血鬼来说是非常极端的异例,而事实上他在吸血鬼中也是极为特殊的个体。

  孤狼对他的爱徒,自他转化以来第一次拥有的徒弟,露出认真的眼神。

  “慕天再过短短几年就会重生,不能在这里待到那时候吗?”孤狼询问着。

  vP酷匠网永久。免费(看!D小(说x

  “够了,孤狼,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吧!”昊天有种想暴走的冲动,声音略微提高了一点点。

  “我知道,虽然我知道……唉!可是,我很担心啊,你这个不肖的臭徒弟!孤狼焦躁地口不择言:“你在外面造的孽有多麻烦连我都清楚。待在这里,我和公主殿下还能助你一臂之力,可是你们一到外面,我们就无能为力了。他们可都是摩拳擦掌做好了准备,就等你们离开次空间啊?何况你还带着慕天,两个半吊子在外孤立无援,我留在这里当然会不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