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歌一惊,看到陶方糟糕的脸色,瞬间慌张的收起阴力,想要抽身出来。可她忽然眉头收紧,僵了半天,忽然一个踉跄,手臂朝着陶方的体内又陷下一节。

  “施歌!”我吓了一跳,赶紧跑到施歌身旁。只见她的手臂像是被什么东西生拉硬拽着,一直往陶方肉身里拖,魂体都有些扭曲变形了。

  “哥,她的力气好大。”

  施歌一副卯足了力气的样子,清秀的眉目间甚至暴起青筋。

  “怎么办,怎么办,有什么我能做的?”看着面无血色,冷眼无神的陶方,和看起来支撑不了多久了的施歌,我急的说话都有些打颤。

  “哥,这鬼好强,你不想伤到陶方的话,那就……那就只能……把我的手臂砍下来!”

  “别开玩笑了!我死也不会这么做的!”我看着施歌认真的脸,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定,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别犹豫了,哥,这鬼擅长寄居和控制,要是被他将我吸收,得到大量新鲜阴力的补充,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谁也奈何不了它了!”

  “为了你们这几个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人,我的手上已经沾上鲜血了,我不能再让你们受到伤害,一点也不行!”

  “哥,别傻了,我的魂体破裂还不至于消散,可陶方不行啊,这样下去,她都会有危险的!”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豆大的汗珠从我额上滑落。陶方是触到了门把手被鬼附身,施歌想要拉鬼出体却发现力量不够被拽住,现在不清楚的是这附身鬼到底有没有本体,如果能找到是最好,可现在也没时间找了,只能从这鬼本身下手。这样的话,如果按施歌说的做,其实并不能根治这鬼魂,陶方依旧危险。现在施歌魂体虚化与鬼魂僵持……

  我懂了!

  “唐雪,对陶方用净身咒!”

  惊慌失措的唐雪被我这么一喊,终于回过神来。立刻掏出张符纸,扬手结印,大喝一声:“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急急如律令!”

  说罢,符纸一扬,狠狠拍在了陶方头上。

  这招果然奏效,陶方就像是瞬间通了气,一股气血冲红了脸颊。随之,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施歌也得以抽身出来,躺在不远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陶方,变得不太对劲了。她的脸颊越涨越红,紧闭着双眼,一副痛苦至极的样子。双臂开始打颤,不一会儿便支撑不住,翻身倒在了地上。

  “陶方!”我赶紧从施歌这边跑过去,一把将地上的陶方扶起。谁知她的体温高的可怕,就像是个要炸开的火球。

  我心急如焚,冲着双眼紧闭的她喊着:“陶方,醒一醒啊。你能不能听到,别吓我,快回答我!”

  不等我多说两句,忽然身后一声巨响。

  “小心!”施歌大喊一声,飞身扑来,聚起阴力化作屏障往上一顶。

  墓穴内的石子应声从洞顶掉落,像是要坍塌了似的,滚滚而下。大块大块的岩壁炸开了裂痕,而且越来越严重。

  “怎么回事啊,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埋在山中的!”

  “快摘了陶方头上的净身符咒!”施歌一声吼。我惊得赶紧伸手一扯,将陶方头上的符咒撕了下来。

  瞬间,整个墓穴奇迹般的停止了坍塌。最后的几粒石子滚下后,四周安静的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几点水滴掉落泥地的滴答声,和我们厚重的呼吸。

  “怎么会这样?”我真的有点被吓到了,特别,是当我看到施歌的脸。我从未见过她这么严肃,感觉,出事了。

  “哥,听说过同命鬼吗?”

  更/《新(%最快f/上8$酷匠4F网:

  “就像是用于替死的小鬼吗?”

  “差不多,可是施家的法术,真的太神奇了,我根本无法想象前辈是如何做到的。陶方这体内的鬼,分明就是只同命鬼,可同的,竟是这墓穴!”

  “什……什么意思?”我倒吸一口凉气,呼吸都要停止了。

  施歌顿了顿,说道:“这鬼其实没什么心智,只是受人差使藏在这门中,守护墓穴。看来它是赖在陶方的身体里了,我们不能直接杀它,而且,我们也没法把它赶出来,因为一旦这样做,墓穴就会坍塌。我们,都得死。可恰巧的是,若不杀鬼,我们又无法将它守的门打开。”

  “那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吗?”

  “倒是……有一个。”

  “是什么?”

  施歌停了一下,才缓缓抬起头看向我,一字一顿的说道:“这是只附身鬼,要让它魂散阳间,通用的办法就是,杀死它寄居的肉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