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终于露出微笑,像个小姑娘似的,把手背到背后,蹦跶两下:“你不是说要去逛逛吗,那走吧。”

  “好!”看到唐雪久违的可爱样子,我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陶方接过我的背包:“那你们去吧,一会回来打我电话。”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夜景,陌生的灯红酒绿,陌生的水泥森林里陌生的霓虹,找不到话题可说的我和唐雪,陌生得,那样熟悉。

  gr酷,匠网P-首¤发H

  我和唐雪就这样漫步在夜市中,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和她保持怎样的距离,不知道眼神该看向何处。她走在我旁边,却像是隔着一道银河。

  唐雪的眼睛被夜市的彩光映射的甚是好看,像个天使。

  她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我,问了句:“施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啊。”

  唐雪抿抿嘴,又摇头道:“还是算了。”

  我耸耸肩:“那等你想知道的时候,再问我吧。”

  “嗯。”唐雪点点头,微卷的秀发在晚风中轻轻上扬,她伸出两根手指,随意的把头发捋到耳后。

  迷人的侧脸让我入迷。

  “施戈,别盯着我啦,好害羞。”

  “对不起,对不起。”我老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你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那边的服装店还蛮火的样子,要不进去看看?”

  “好啊。”

  进了店,唐雪试了很多件衣服,每一件都试穿出来问一问我的意见。我们就像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乐此不疲的腻歪在一起。我时而夸夸她,时而笑笑,可心里,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空洞的难受。

  挑了两件衣服出来,唐雪伸手接过我手中纸袋:“我自己拿着吧,你再去挑你的东西啊。”

  “那行,陶……”我赶紧住口,侧过头去,恍惚中,我以为自己身边站着的是陶方。

  我觉得好可怕啊,整个晚上,唐雪都陪着我,我们像以前那样,嬉笑,打闹。这是我渴望了多久的事情啊。可今天,忽然梦想成真了,我却觉得那么的不自然,就像是陷阱了梦里,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我匆匆挑了两部新手机,一部自己用,一部给唐雪。又挑了些日用品,便打道回旅馆了。回去的路上,我和唐雪依旧一路无言。

  忽然唐雪戳戳我。

  “怎么了?”

  “我有个问题,还是想问问你。”唐雪抿着嘴。

  “那你问呐。”我一摊手,笑了笑。

  唐雪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你和陶方,是什么关系啊?”

  不知为何,我的心猛地抽了一下,瞬间慌乱了起来。这种感觉好莫名,情绪的源头根本无从说起。

  我强装镇定,耸耸肩:“就普通朋友啊。之前我救了她,她好像还挺感激我的,她……她人,挺好……”

  “她喜欢你,对吗?”

  看着唐雪清澈的双眸,我几乎要窒息过去:“这,我……不知道,应该不会……不会不会的,怎么会呢……”

  “那你喜欢她吗?”

  “我……”

  “算了!”唐雪忽然猛地一拍我的后背,像兄弟般的揽过我的肩膀,“也没什么,就小八卦一下啦。当我没问咯。”

  我长舒一口气,勾勾她的鼻子:“吃醋啦?”

  “切。”唐雪白我一眼,“我们熟吗?”

  “熟透了好吗。”我笑嘻嘻的往她那边蹭,“你要是不高兴,我就甩了她。再不纳妾了,行不?”

  “哎呦哎呦,还纳妾咯。看你自己那鼻毛长的,恶心死啦!”

  “还不是为了救你跳进天池,变成阴司了!说起来,明明现在更帅一点啊,你看这儿,像涂了眼影似的。噢,忽然想起来,你不记得我原来的样子了……”

  “你救我?”唐雪噘着嘴,不屑的看着我,“快算了吧,我可是驱走过鬼王的人!姐姐本事大着呢,用你救的啊?”

  “哇,耍赖啊你!明明我……等等!”忽然我脑子嗡的一下,一把将唐雪的胳膊死死抓住,“你说的,驱走鬼王,是在哪里,什么时候?”

  唐雪被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战战兢兢的说道:“我忘了什么时候,好像……是在山上,山上……好像死了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你记得!”我惊叫一声,吓得周围的路人都纷纷躲开,“这是易山上的事,当时我们已经认识了!你记得这件事,却不记得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