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怎么办啊?!巨大的压迫感在胸口让我几乎窒息了,我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吴叔。第一次,没了主意。

  成为黑无双以后,我以为自己已经不怕任何的情况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可以解决一切了。可今天,我发现我错了,原来似乎在操纵全局的我,竟然是别人肆意使用,肆意蹂躏的棋子。

  原来,我什么也不是。

  我该怎么办,我好想逃!

  和吴叔联手吗,我也好想一报家仇,血洗这该死的组织,可是,强子,陶方,他们怎么办?

  继续为组织做事吗,为了朋友的命,杀死吴叔,杀死这个全身心在帮助我的老朋友?那,我还是人吗?

  我抬起来,仰天看去,湛蓝的天空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阴影,似乎大雨,就要来了。我侧步,捏紧拳头,将眼泪咽入心田。

  从长白山天池中走出来的那天起,我施戈,就不再是人了。

  我捏住拳头,猛的一沉,让积蓄已久的阴气肆意的外泄,毛发丛生,双眼碧血,嘴角撕裂。就让我,一个个杀过去吧。

  我说过,今天,只为个别人而活。要拯救,就必须牺牲。老天啊,你给我开这种玩笑,那我只好,把他们一个个全部杀光了。

  别忘了,我可是黑无双大人啊!

  面前的吴叔和警察们惊吓的几乎傻掉,愣愣的看着我,瞪着惊恐的眼睛,不住地退后,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这就对了,我就是鬼啊!

  我捏紧拳头冲刺而去,贴在吴叔面前,不再犹豫,一拳砸去。

  溅出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吴叔精致的外套。这一拳,并没有正中吴叔,而是被他抬手格挡了。即便他是名训练有素的警察,可又哪里挡得住我这一拳。小臂上连皮带肉被擦下一大块,鲜血如泉水般哗哗的往外涌。

  我极力克制住自己嗜血的欲望,翻身又是一拳下去,吴叔强忍剧痛再次抬手来挡。我的拳头砸在他掌心,阴气随着糊了他一脸。我感到,似乎,他的指骨断了。

  “住手!”“住手!”

  一旁的警卫们终于反应过来,举起手枪瞄准了我的头。

  我喘着粗气放下拳头,怒视着四周所有人。

  剧痛让吴叔站都有些站不稳了,渗出的汗水与血水混合着流淌在他身上,也流进我心里。

  “施戈,你是施戈吗?”

  “还能是谁?”

  “我怎么……”汹涌的眼泪从吴叔的眼眶之中决堤,“我怎么不认识你了?”

  √最新章LK节%上/酷P@匠网k

  我一时哽咽得不能自已,把头偏转到一次,咬着牙说道:“你认识的施戈,已经死了。”

  “是吗?”吴叔费力的支起身子,双眼空洞无神的看着我,“那好吧,那好吧。即然这样,我也释然了。”

  吴叔说着,一挥手。旁边的警卫压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走了出来,那人耷拉着头虚弱不堪,嘴上被贴着黑色胶带,脸颊红肿,明显是被打了。

  随着慢慢走近,我定睛一看:“狗哥!”

  “你的朋友很倔强,怎么严刑拷打都没有把你供出来,虽然我们早就查到了。”吴叔说着,走过去一把撕掉狗哥嘴上的胶带。

  狗哥被扯得一疼,随之剧烈的咳嗽起来,痰中带血。

  “狗哥,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没事,嘿嘿。”狗哥顶着被打成了猪头一样的脸,傻笑着,“抱歉了,自作主张,没想到失手了。”

  我气的直咬牙:“吴彪,你想怎样?”

  吴叔眯着眼睛叹了口气:“是我想怎样吗?你们查我,然后你的朋友带着枪来杀我,你还要问我想怎样?”

  我一愣,想起那封信。黑土,是真的在帮我们。

  吴叔从口袋里拿出纸巾,擦拭着手臂上的伤口,接着说:“走到这步田地,我真的很难过。施戈,别闹了,快醒醒,跟我回局里吧。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当然知道,我要取你人头。”

  “疯了,你真是疯了。”

  “我是疯了,带着这份怨恨,下地狱吧。”我说着再次举起拳头。

  “你不管你的朋友了吗,你要是敢动手,我保证他会比我先死。”吴叔指指狗哥。一个警卫拿出手枪,抵住了狗哥的头。

  我猛地吸了一口气,装作随意的把手伸进口袋里,拨通了一则早已设置好的电话。

  “你想干嘛?”吴叔看出了端倪。

  我笑笑:“没什么,既然你有人质,那算了,回头再说吧。我走了。”

  话音刚落,一颗子弹从不远处的高楼上射下,百步穿杨,打穿了吴彪的头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