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知道自己是阴司以后,我的思绪就变得浮躁起来了,很难再沉下心思考些什么。可这一次,不安感极其强烈,我觉得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了。

  施戈,快点冷静下来,我对自己说着。

  现在唐雪昏迷,陶方受伤,施歌的阴力也没有恢复。这一次,我没有人可以依靠了,我只能靠自己。

  我从进医馆开始回忆,每一个细节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闪过。长白山下的中医馆,独居的老男人,老大爷对张捷的肯定,张捷对陶方的溺爱,我等在大厅,又进了卧室,张捷在给陶方手术,出来后他说…

  等等,就是这里。这里有点不对。

  虽然可能性极低,可如果是…如果是那样,就完全说得通了!

  这个张捷,果然有问题!

  我将整个思路又完整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觉还是有些牵强。有一个瓶颈,我始终无法突破,那就是“Dragonfly”这个单词到底指的是什么。

  还不够,还不够!施戈,专心起来,一定有解释的。

  我感觉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便开始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找起来,希望能有什么突破。结果翻了个遍,也只找到纸笔可用。

  也好。我拿出一张纸,开始画起了草图,简单的画出了一个蜻蜓的模样,细长的身子,两对大翅膀,一条长尾巴。

  感觉真相近在咫尺,可就是差那么一点。我努力的使自己更加专注,沉下心来。拿着图纸,尝试着做出一些改变。

  这是不是什么符号呢,又或者,是什么地区的标识?

  不对不对,也许…是化学分子式。如果把蜻蜓的身体当做一个苯环,那么两边的翅膀…我好像知道了!

  两边也成环的话,各有一个氧原子对称链接,而尾部接一个氨基,那头顶…是溴!

  我知道了,“Dragonfly”指的是溴蜻蜓!BromoDragonfly!

  我顿时冷汗直冒,这种致幻剂,与一般的致幻剂外型上几乎一模一样,用肉眼几乎不能分辨,可它的致幻效果却是一般致幻剂的好几倍,一旦不注意很容易吸食过量。而张捷给我的纸包内,如果真是海洛因,这种剂量吸食后并不会对身体产生太大负担。可若是溴蜻蜓——这剂量足以致死。

  果然与我猜想的一样,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翻身下床,直冲手术室而去。推开手术室的门,陶方已经醒了,坐在病床上,看到我进来,害羞的笑着。

  她刚想说什么,我冲过去一把抓住她肩膀,急促的问道:“陶方,快告诉我,你之前有跟张捷提过我是谁吗?”

  陶方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一脸迷茫,只是摇头道:“没有。”

  果然如此,糟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忽然眼角余光处瞥见窗外一丝红光闪过。我下意识抱住陶方,往下一沉。

  手术室的玻璃应声炸裂,一颗子弹擦过我的右肩,在墙上炸裂开来。

  陶方尖叫着抱住我,眼泪“唰”的就下来了:“施戈,你流血了,好严重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特么的,动作挺快嘛。

  “施歌!”

  “妹妹在这。”施歌魂体实话,出现在我身旁。

  “你快带唐雪离开,我随后就到!”

  “可是…”

  hr酷‘#匠)W网《Z正e版I首%发☆%

  “他们找的是我,你快走!”我一声怒吼,一掌把唐雪推开。

  我感到自己的皮毛都要炸裂开来,滚滚阴气止不住的外泄,獠牙从下唇撑出来。我张嘴一声低吼,嘴角一直撕裂到耳根。

  一股嗜血的感觉涌上鼻腔,我飞身跳起,寻着红光的来源,从窗口一跃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失莫忘说:

  第一次为打赏加更~多谢支持了各位!(话说我前十万字的稿费就这五十多块呢,想到这里是不是我的形象瞬间高大伟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