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7网首发8

  我问陶方,为什么最后放弃了医学。

  她跟我说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是她在市里的大医院实习时。有一天,一个农村的父亲带着女儿来市里求诊,院长亲自接待。最后查出来,女孩的脑内长了一个直径两厘米的脑瘤,如果马上处理的话,手术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极大的。可当那个父亲听到高达十五万元的手术费时,他犹豫了。

  考虑良久,最终那个父亲给出的答复是,女儿终究要嫁人的,这病还是不治算了。当时全院上下,所有医生护士都出面求情,并提出大家凑钱,帮忙支付一部分的费用。

  可最终,那个父亲还是带着女儿离开了。

  第二个故事,是她一次从医院下班,回出租屋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这女孩浑身脏兮兮的,走路蹒跚,还有血从裙底流出来,一看就是刚刚被人强暴了。陶方赶紧拿出手机准备报警,谁知这时,女孩的父母赶了过来,看到女儿的样子,什么也没说,牵着就要离开。

  陶方急了,说你们怎么能不报案啊。那对父母没答,反倒求陶方不要把事情说出去,然后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分别的时候,陶方注意到,女孩走路的姿势有点怪,还有些智力低下的感觉。她才意识到,女孩是一名二十一三体综合征患者。

  于是在二十岁那年,她放弃了学医。在她作出决定当天的清晨,她从哥哥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她爸,去世了。

  当天晚上,陶方连夜赶回了家乡。她没有见任何一个亲人,只是独自来到她爸的坟前,跪了一夜。

  从此陶方开始求学阴阳道,接各种黑活,无论烧杀抢掠,只要价格合适,她照单全收,眼睛都不眨一下。利益,成了她唯一的信条。

  听过陶方的故事,我们也终于来到了她说的那家医馆。医馆里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看到我们进来,刚要开口却又止住了,愣愣的盯着我背上的陶方,半晌,眼泪“哗啦”一下流了出来。

  “陶方?是你吗,是陶方吗?”大叔的情绪激动起来。

  “是的,她受伤了。”我说着,背过身去,让大叔看陶方的伤口。

  大叔一惊,赶紧拉着我往里屋走:“快,手术室在里面。”

  我跟进去。所谓的手术室其实就很小一间房,不过器械啥的倒是一应俱全。我把陶方放在手术台上,此时的她已经因失血而完全昏迷了。我不知道大叔与陶方,究竟有多么刻骨铭心的过往,总之大叔那股感慨悲伤的劲,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还站着干嘛,我要做手术了,快滚出去!”大叔朝我一声怒吼,眼中还带着泪光。

  我赶紧解释:“我是个西医医师,手术我可以帮忙的。”

  “不需要你,滚出去!你们谁也不许碰她!”

  我被大叔连推带揍的撵出了房间,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不过我也没再说什么,因为我觉得,大叔起码不是坏人。他更像是一个,溺爱着自己孩子的父亲。

  我回到大厅,发现施歌还蹑手蹑脚的躲在外面。她看到我出来,小心的探出脑袋:“还有人在吗?”

  “没人了,屋里就一个大叔,给陶方手术去了。”

  “嗯嗯。”施歌点头,这才背着唐雪进屋。

  我发现每次遇到困难,要不是有妹妹在我身边,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施歌,你真是太靠得住了。”我笑嘻嘻的说道。

  “不不,都是妹妹应该做的。”施歌有些害羞起来。

  我发现唐雪和施歌真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女生,如果我这么夸唐雪,这姑娘一定会哈哈大笑着回我一句,那还用说,也不看姐姐我是干嘛的。

  想到和唐雪斗嘴的日子,我又不免伤感起来。看着她熟睡的脸,我真希望她下一秒能跳起来对我说,哈哈被我骗了吧,看把你伤心的,怂包。

  可是她终究没有醒来,我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她睁开双眼,唯有祈祷,再祈祷。

  我对施歌说:“你也累了,回来休息吧。有我陪着唐雪呢。”

  施歌点点头,魂体虚化,钻回了我的肉身。我靠在带着浓重消毒水味道的沙发上,闭着眼,让唐雪靠在我怀里,轻抚她的长发。

  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我竟有一种怀抱陶方的错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