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惊讶的是,阴间居然有着和阳间几乎一样的社会结构。当然,不是指现在的阳间,而是古代。鬼魂在阴间游荡,并不无所事事,而是仿佛自己都有着要做的事情。而这家酒馆的店家,就是只鬼老板。

  老板看到钟馗,跟人见了鬼似的,诚惶诚恐的端上两碗酒,几碟小菜,然后屁滚尿流的躲进里屋了。

  跟嬉皮笑脸的钟队长喝了些酒,他终于肯开口了。

  “其实吧,本来出生后,你就要和你妹妹来地府的,是你太爷爷施星,提前算到,于是跟地府做了点交易把你保下来。可是篡改生死是大忌,于是想个办法,就留下了你的肉身在阳间,同时阴间,把你和你妹妹封为阴司,担任黑白无双之职。”

  “黑白无双,是干什么的?”我向钟队长敬酒,继续问道。

  “就是在人死之后,牵引人的亡灵去地府的人。”

  “那不是叫黑白无常吗?”

  “最开始是的,不过随着阳间的人口增多,黑白无常的工作量太大,于是设立了新的阴职,叫黑白无双。现在黑白无常分别是十大阴帅之一,一般的小事情不会再出面了。”

  我觉得钟队长还挺友善的,于是挺激动的问他:“既然你是抓鬼队队长,那我一定是跟着你做事的咯?”

  “不是不是。”钟馗笑着摆摆手,“我是第六殿的人,而你是第五殿的人,你的老板是刚刚那个大叔。”

  我有点扫兴:“那大叔,是谁啊?”

  “阎罗王。”钟馗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你不是管他叫包大人吗?”

  “对啊对啊,他姓包嘛,阎罗王是他的封号。”

  “我还有个问题。”

  “先干了。”

  “……”

  “真爽快!”

  “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我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阴司啊?”

  “你还小嘛,施星就把你的能力封印了呀。我还见过那张符纸呢,挺厉害,那图案就像是……”

  “九头龙?”

  “诶,你知道啊!”

  “还是我自己在易山上给解封的呢,当时我妹妹直接暴走了!”

  提到施歌,我忽然想到上头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自己不能这样跟钟队长瞎聊下去了。便起身问道:“我还有事,可以先走吗?”

  钟队长挠挠脖子,说道:“这样啊,那有机会再一起喝酒吧。对了,阴司可是要做事的哈,以后有什么任务要你做的话,你要好好完成。再惹包大人生气,我可保不住你啦。”

  我连忙点头道谢,匆匆从阴间离开。

  回到肉身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沉到了湖底,四周一片漆黑,已经远超过阳光能照亮的深度了。

  我摸摸自己的五官,胸口,四肢,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刚刚发生的一切,信息量实在太大了,我一时还无法接受,我宁愿相信,这是个梦。可现实让我清醒过来,因为我发现,自己竟然不用呼吸,身体也不会有任何异样。

  q酷sA匠{c网…永f久免费ed看G小v说%u

  回想起施歌,之前她是吸食了精血,捕食魂体和灵体才得以恢复阴力的。看来,我情不自禁捕食小鬼的情况应该类似。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那种嗜血的感觉令我如痴如醉,像是毒瘾,一旦发作难以自控。

  身旁已经不再有魂体,封印完全崩坏,碎片随水波飘荡。看来,百年前的浩劫又要重演了,不过,我不在乎。我只在乎自己,和我的亲友。

  正义之道,不过是无稽之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世道,只有恶人才能生存下去。人人歌颂的正义,公平,自由,不过是统治者稳固自己统治的工具,道貌岸然的说辞。

  没有陌生人会为你着想,在别人眼里,你只是利益的存在体。从此以后,我要保护我在乎的人,哪怕,与全世界敌对。

  安分守己瞎双眼,杀人放火养天年。

  我奋力朝湖面游去,才发现之前被打伤的地方,都奇迹般的愈合了。挥了两下胳膊,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仿佛地球已经失去了对我的引力。

  接近湖面的时候,飘来一股刺鼻的血腥,我心里一紧,慌忙爬上岸。眼前的一切,让我不忍睁眼直视。

  长白山上,已是血流成河,铺满了39号房特工的尸首。巨大的机器被破坏掉,破碎的零件散落得一片狼藉。四周安静极了,放眼望去没有一个活人。地上的尸体死相可怖,有的七窍流血,有的身体被打穿了窟窿,有的被死得粉碎,血水里散落着的器官,已经无法辨认。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哭啼,我一惊,赶忙跑过去,翻开一堆被鲜血染红的破碎零件,我看到了施歌,和她怀里抱着的,不知生死的唐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