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哪来的力气,半废的双手扯断了一根又一根扎实的绳索。巨大的机器发出“吱呀呀”怪响,接通的管道闪烁起飘忽不定的光。

  施歌不再说什么,只是看着我,笃定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我认真的脸,仿佛全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身旁的轰响,嘈杂,都无关紧要。

  绳索一根根被我拔去,施歌的魂体渐渐变得稳定了下来,不再飘忽不定。

  我刚放松下来,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刺得我耳膜都一阵疼痛。响声,是从池底传来的。安静的湖水瞬间像有了生命,变得狂躁不安,水温也开始急剧上升。

  糟了糟了,封印似乎已经破裂了,得赶紧逃出去!

  我使出全力,扯开了最后一根束缚施歌的绳索。拉上奄奄一息的唐雪,我和施歌奋力的向湖面游去。

  谁知刚游了几米,忽然从池底一股气浪冲起,紧接着的一幕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成千上万只游魂野鬼,密密麻麻的从池底呼啸而出,扯开血红的大口,露出狰狞的面容。

  我们无处可躲,瞬间淹没在了鬼魂之中。

  忽然一阵刺痛直钻心窝,我觉得手臂好胀,像是被充了气似的,皮肤一点点的鼓起来,疼痛的感觉让我想砍了自己的手。身体猛的抽搐,嘴也合不上了,肺里的空气止不住的往外涌。

  施歌在混乱中拉住了唐雪,她想来救我,却被魂魄顶着一直往上浮。

  我挣扎着向她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你先带唐雪离开,我马上就到。施歌半信半疑,满是不安,可是自己被拥挤的魂体推着,也完全没办法沉下来救我。

  不多时,施歌便拉着唐雪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索性吐尽口腔里的最后一口空气,闭上了眼。

  ‘d最'新gU章节上》)酷Xs匠网

  其实,从刚刚我就知道,自己肺里的氧气根本不够支撑游到湖面的,我,游不上去了。

  我看着自己的手臂,肿得像水桶一样粗,几乎要炸掉了。慢慢的,胸口也膨胀起来,紧接着是大腿,头部,直到全身。

  我才意识到,是鬼魂们争先恐后的钻进了我的身体,在争夺这具肉身。疼痛感和窒息感我让我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越来越多的鬼魂从封印里逃了出来,争先恐后的从我身边涌向湖面。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一路逆着水流,向湖底跌去。

  这回,我大概真的要死了吧。可是唐雪和施歌大概能活下来,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身体里的魂魄,拥挤的几乎要把我撕得四分五裂了。四周越来越暗,似乎,我都要沉到地狱里去了。我开始产生幻觉一般的胡思乱想起来,想起第一天见到唐雪,她倒在马路边上骗我,性感的深V上衣,可爱的百褶裙,让我痴迷;想起她哭着对我说“你为什么要来救我”;想起吉祥物一样,傻傻跟在我身后的芮儿;想起总在危难时,救我于水深火热的施歌……

  这一次,好像是我救了她们呢。终于,轮到我救了别人,终于我不再只带给身边的朋友以灾祸。虽然,用了生命的代价。

  我的这具肉身,也……

  等等……等等!是不是施歌说过,她能自然生长,是因为与我同命!

  要是我的肉身被野鬼侵食,施歌会怎么样!她会怎么样!

  我猛吸了一口湖水到气管里,窒息感让我几乎失去意识。可我强撑着,还是睁开了眼。自己的身体已经肿胀的不成样子,却依然不断地还有鬼魂往里钻。

  我不能死,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死啊,不然一起不都白费了吗?不然一切不就都没有意义了吗?!

  我要活着!

  我从未产生过如此强烈的生存欲望,张大了口,任由湖水灌进我的身体,死命滑动着四肢,想让自己浮上去。可是身体太沉了,太沉了。

  该死的鬼魂,都给我滚开!从我的身体里,滚出去啊!

  我双眼充血涨得通红,已经发狂了。又一只小鬼要往里钻,我提着它的腿,一把将他扯到面前,一口,咬掉了小鬼的脑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