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歌被符咒炸的,魂体都开始飘忽起来。可她的表情,真的生气了,狰狞的可怕。似乎,要准备开始玩命了。

  不知道我对施歌来说,我究竟有多重要,我很惭愧,和唐雪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把她忘了。现在我意识到,二十多年朝夕,我对她来说,也许就是全部吧。

  施歌面对着密密麻麻的符咒,不再躲闪,而是迎着冲了上去。飘忽的魂体在巨大的炸裂中一缕一缕化作青烟,消散在空中。

  “拦住她,拦住她!”何天明看着越逼越近的施歌,开始有点紧张,“火力还不够,都拿出你们的本事来!”

  施歌的半只手臂都被炸得塌了下去,可她却好似完全不觉疼痛一般,玩命的往前冲着。

  我看着妹妹的身影淹没在滚滚浓烟中,嚎啕大哭起来:“施歌,我们投降吧施歌。不要再上了,不要啊!”

  一声惨叫传来,紧接着又是第二声。

  符咒的火力渐渐消退,透过不再那么浓烈的烟尘,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这哪里还是我认识的施歌,她像一只猛兽,翻掌之间带来血雨腥风,生灵涂炭。她借身到一个特工的身体里,掏出腰间的手枪,嘶吼着,朝四周疯狂的射击。

  。酷…匠网c唯M;一3正;7版h,Z其他都是\盗`版

  一个又一个39号房的人中枪倒下,有的捂着伤口痛苦翻滚,有的当场身亡。施歌在人群中仿若死神降临,没有丝毫犹豫的,将鲜活的生命带走。

  在39号房几乎溃不成军,所有人都在慌不择路时,何天明站了出来。只一枪,便击中了在高速移动中的施歌。

  那具被借身的身体刚倒下,施歌还来不及出来,潘龙的一张符咒就盖了下来,将施歌锁在了里面。

  “抓到你,真的太不容易了。”何天明走过来,提起封锁着施歌的尸体,朝潘龙点点头,“小子,手速挺快。你这符咒能撑多久?”

  “十分钟应该可以。”潘龙说道。

  “那事不宜迟,赶紧开始吧。”何天明看着自己的手下死伤一片,只是轻叹了口气,便开始招呼大家干活。

  我的内心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一天之内,先是芮儿被抓,接着施歌被抓,敌人依旧是敌人,朋友也变成了敌人。

  39号房的人倒是惊人的冷静,他们匆匆将同伴的尸体拖到一堆,便开始搬运那些推上山来的大型器械。

  那些器械被迅速的移动至天池的各个角上,中间拉起电线,将天池整个的包围了起来。几根杆子像桥梁一样搭载其中,像是一张大网,正中间还有个直径一米多的平台。

  潘龙从陈克的身上搜到了李家那块手表,交到何天明手上。

  “没想到,今生还能有幸,亲眼见到这东西。”何天明握着这块形状怪异的机械表,手有点颤。

  “魂石……就是这块手表?”潘龙小心的问道。

  “不是,魂石在这里头。”何天明一边说着,一边研究起手表的结构,“听说这石头被唤醒的时候,普通人光看一眼就会患上抑郁症。”

  “这么邪门,那我们是不是该躲着点?”潘龙有点紧张,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何天明笑着摆摆手:“现在还没事,一会仪式开始,可就要小心点啦。听前辈们说,这东西能勾起人今生经历过的,最痛苦的回忆。”

  何天明说着,忽然面露喜色,似乎是找到了机关。只见他一拧,巨大的表盘便脱落下来,像是机油一样的黑色液体从中流出,落到地上。

  神奇的是,这液体竟然没有流散开,反而聚成了一团,越积越多。液体从手表中到地上一直连贯成型,没有一滴落单。待液体从手表中全部流出,地上的也逐步成型了,变成了黑色石子一般的块状物体。

  潘龙小心的把魂石拿起,惊叫道:“竟然,是固体的,刚刚明明是流出来的。”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跑到何天明这边报告,仪器搭建完成。何天明点头道:“那快开始吧,我怕一会儿符咒撑不住了。”

  那小哥答了声“是”,便朝施歌这边走来。何天明接过魂石,朝天池正上方搭起的小平台上走去。

  只见那小哥走来,抓起封锁着施歌的尸体就往天池里拖。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完成封印的祭品,根本不是什么施家的精血,而是我妹妹施歌啊!

  这还得了!

  我疯了似的冲向那小哥,一拳朝他脸上干去。谁知我身边,其实一直有人在看着,拳头刚挥出去,胳膊就被一把拉住了。

  那小哥轻蔑的看向我,冷着脸说道:“不惹事的话,起码你自己还能活着。给我安分点。”

  我一愣,他的意思,果真是……

  我暴跳着,飞起一脚死命踹在他身上,狂吼着:“你们敢碰施歌一下,老子发誓要你们碎尸万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