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的意思是,现在的天池池底,全是鬼魂?”我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没错。”潘龙点头道,“长白山是神山,终日受到朝拜与供奉,相当灵性,是当时最合适的封印地点。”

  “我也曾和鬼兽交手过,险些丧命。而这是要把阳间鬼兽,全部封印,925的阴阳师是有多强啊!”我感叹道。

  “唉,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当时的封印仪式,可谓相当惨烈。那些鬼魂中,不乏有千年修行的鬼王,被施咒后暴走的灵兽等等。封印仪式持续了三天三夜,却还没有完全成功,925的元老级大师们,差不多都死在了长白山上。最后眼看就要不行了,封印几乎要功亏一篑。这时,出现了一个人,是你太爷爷施星,他手握魂石来到天池岸边,仅凭一己之力就力挽狂澜,完成了最终的封印。”

  “天哪!我都不知道这事。”我惊讶道,“这么了不起的事情,作为一个施家人,我居然不知道!”

  潘龙见我好奇,面露难色,想说什么却又不好说的样子。我急了,催他快讲。

  潘龙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本来吧,这件事情,应当是被后世歌颂的。封印完成后,长白山上一片欢呼雀跃,施星成了英雄。可当人问起他手中的宝具是什么时,他只道是‘魂石’,至于魂石是什么,怎么来的,他却闭口不说了。那石头很是诡异,让人看一眼都觉得胆寒,许多人好奇,问了当时在场的所有阴阳界的泰斗,才发现居然没人知道这魂石到底是什么,甚至连见都没人见过。”

  听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紧张的问道:“封印的时间,是在上世纪30年代吧?”

  潘龙点点头:“你猜对了。施星带着魂石出现在长白山的前一天,易山下的曾县,六万条人命,一夜之间,全没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说话都不利索了:“那民间流传的瘟疫……”

  “是925做的善后。当时的阴阳家们下山后得知了曾县的事,都心照不宣的,对魂石的事情只字不提。因为若不是施星的出手,封印不可能完成,所有的努力与牺牲都将功亏一篑,后果不堪设想。”

  “牺牲部分人,保全更多人……其实,这是对的。”我说道。

  “所以即便天池一役,将施星的名字抹去了,他也一样得到了许多同行的尊重,施家也就此崛起,越做越大。”

  我叹了口气,感慨自己真是对施家了解太少。不过,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大问题:“我们今天重回长白山,该不会是因为……”

  “封印,有点撑不住了。”

  豆大的汗珠从我额头滑落:“不会吧,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啊!当时封印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吗?”

  “因为当时的保密工作,做得实在太好了,为了不让恶人有机可乘,对于封印的事情,除了参与者和极个别的国家领导人,是没有其他人知道的。以至于,国家决定划割部分长白山区域给朝鲜时,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

  “难道,是朝鲜方面在暗中搞鬼?”

  “并非如此,其实,是信仰。”

  “信仰?”我听得糊里糊涂。

  、‘看、"正版章8!节上:酷|匠w网=

  潘龙解释道:“原本,通过一代又一代满人的朝拜与供奉,这股信仰之力是足以维持封印的。可是,将长白山划割后便不再如此了。相反的,在长白山的两侧,产生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信仰,我国地域上,人们依旧虔诚朝拜,在朝鲜地域上却是人烟稀少,偶尔往来的旅者,也是奉行不同教义的信徒。神山的完整灵性就此被慢慢消磨,一分为二。封印里的强大鬼兽也就此找到了可乘之机。如今封印已经开始松动,随时可能破裂。”

  “有补救的办法吗?”我问。

  潘龙点点头,只说了两个字:“魂石。”

  我忽然明白了:“李家的传家宝!”

  “没错,也许是因为当年李柯的父亲与施星往来密切,施星便赠送了一部分魂石给李家吧。不过我这也是猜的,具体的原因,我也不清楚。”

  “等等,照你这么说……顾言平的话,可能只是奔着魂石去李家的。可陶方呢,她的目的不是和你一样吗?你们抢什么啊?”

  “我刚刚也说了,封印即将要破裂,具体还能撑多久,没人知道,也许一天,也许一周,也可能一年,甚至可能靠着长白山的灵力,在临界点一直撑下去。可是……”潘龙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若用魂石,可让封印即刻破裂。”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怎么会有人坏道如此地步,“那他们干嘛要解开封印,唯恐天下不乱吗?!”

  “没错,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若世间无鬼,捉鬼之人,该何去何从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