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罢,陶方拿出一张符咒来,随手一扬。符咒飘飘扬扬,随风飘落到地上。在落地一瞬间,轰然炸裂了,滚滚浓雾涌了出来,视野之中尽是白茫茫一片。

  待雾气散尽,眼前已是空无一人,只留下目瞪口呆的我和唐雪,还有倒在路边的凌峰。

  “先看看他怎么样了。”唐雪来到凌峰身边,将他扶着坐起来。

  我探了探他的脉搏:“还好,只是昏过去了,休息一天就能康复的。”

  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潘龙从拐角处出现,跑了过来:“我看到白雾了,是不是,人已经跑了?”

  我点点头。

  *)酷匠%网《h永_久{…免费}看\小;7说

  潘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又问了一句:“那……东西呢?”

  我摇摇头。

  潘龙绝望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叹了口气,说道:“要出事了。”

  “那陶方离开之前说,让我去长白山,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潘龙听到这话,眉头一皱,猛地转头看向我,打量了半天,才开口:“看来,她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

  我更加迷茫了:“喂,你们能不能说清楚点,搞得我像个大人物似的,但我啥也不会啊!”

  “你想知道的话,跟我去长白山吧。”

  “你也要去,为什……对了!长白山在中朝边境上,而你说的39号房正是朝鲜国防组织,也就是说,你今天这趟来,和陶方是同一个原因吧。”

  “这个说来话长,不过如果你愿意参与行动的话,我可以把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潘龙使劲瞪着那双小眼睛,以表诚恳。

  “当然,长白山这一趟,我非去不可,因为我妹妹施芮被陶方带去了,我要去救她。”

  “那好,事不宜迟,你们稍微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出发吧。”潘龙说着拿出手机,“我联系一下私人飞机来接我们。”

  看着潘龙轻描淡写的说出“私人飞机”几个字,我意识到,我的生活,将要天翻地覆了。我遇见的人将不再只是为生活打拼,贪图安居乐业的市井小民,而是能只手遮天,却要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出生入死的社会顶层人士。也许在这个世界里,真会像潘龙所说的——道义不是最重要的,甚至连性命都不是,只有胜利,才是。

  和潘龙说好一会机场见,我便背着凌峰,和唐雪匆匆回李家,其实我们一路奔波过来,也没有多少行李,只是我觉得,一定要和李家人道个别。

  进了李家大院的门,大伙儿纷纷围上来。我把凌峰放下,李佳看到自己的儿子,眼泪都要下来了。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向大家深鞠一躬,说道:“对不起,我实在能力有限,李家的传家宝,还是给人带走了。”

  李滨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让人拿走了也好,不然总担心有人要抢。你没什么好道歉的,这两天给我们帮了不少忙,是我们李家要谢谢你。”

  我心里一暖,人群中,还有几个之前聊过几句的朋友站出来,提出让我在李家大院住下来,往后一起生活。

  “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很想留下,可是不行。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一会就动身离开衡阳了,因为我妹妹施芮被人抓走,我必须要去救她。”

  李滨他们听到这话,也不再说什么,只道一路走好,愿善者多福多寿。

  收拾好行李,我们便匆匆离开了,因为我怕逗留太久,会太过不舍。

  路上唐雪问我,怎么今天这么多愁善感。她不知道,曾经有一个男孩,也在这样的大家庭里生活过,可是明明在自己家,却处处遭人嫌弃,活得像个流浪者。这个男孩初中毕业就离家了,可他多么渴望,有一天能回去,干出一番事业,带着尊严回去。可等他终于大学毕业,家,却不在了。

  李家让我想起施家,即便我都忘了,施家曾经的模样。

  一路颠簸到了机场,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门前的潘龙。这家伙穿着厚实的毛衣,手上还拿件棉服,肩膀上搭着条围巾。

  唐雪见他,哈哈大笑起来:“潘龙,你这是干嘛,闲着没事中暑玩啊?”

  潘龙也笑起来,拿围巾去扔唐雪:“笑我哈?等到了山上,就轮到我笑你啦!”

  我愣住了:“对啊,我么可没有厚衣服,怎么办?”

  潘龙拍拍我的肩膀:“你是老大,这点服务还能没有吗?都在飞机上给你备着呢。”

  这回轮到唐雪傻眼了,尖叫着:“我怎么办啊!”

  潘龙又笑了:“哎呀呀,刚是开玩笑的,你是我大嫂啊,那哪能忘了你?在飞机上,都备着都备着呢哈,也不看看我是干嘛的,做事能不周到吗?”

  我一乐,拍拍唐雪:“看到了吧,做我老婆才有这种福利哟。”

  唐雪脸胀得通红,又说不过我,抡起小粉拳就要打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