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门邪道。”顾言平碎了一句,拿出铜钱用符纸包裹起来,含在嘴里。抽出剑刃,再次砍向尸体。

  不过这具尸体被潘龙驱使后,行动变得异常敏捷起来,左躲右闪避开了顾言平一次又一次致命的攻击。顾言平可不是吃素的,终于在尸体的一个侧身后,被他抓到了机会,捏在手心的符纸一撒,尸体躲无可躲,正中这招,瞬间全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不多时便化为焦炭,再无作战之力。

  “有两下子。”潘龙继续笑着,笑得渗人。

  “不急,下一个就是你。”顾言平趁胜追击,又一张火符朝潘龙飞来。潘龙似乎有些压力,慌忙结印,撑手抵挡。火焰被搁在半空中,眼看着潘龙的手要被烧伤了,他忽然侧过身来,甩手一摆。火焰落在地上,符咒轰然炸裂,一时火光冲天。火焰中,一个身影闪来,顾言平借着浓烟近身潘龙,一剑劈下。潘龙急中生智抽出一张符咒握在手心,仰头用身体接剑。

  杀红了眼的顾言平没有丝毫怜悯,劈剑而下。剑刃砍在潘龙身上,却是穿身而过。只见一只野鬼在顾言平剑刃落下的地方面部狰狞着,身体被砍成了两节,挣扎一下便魂飞魄散了。而潘龙却是喘着粗气,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了后一个身位。

  “呵,用小鬼替死。这就是你的阴阳道吗,圣贤!”顾言平怒发冲冠,挥剑又斩。

  潘龙也再次结印,冲拳而出。出拳瞬间,再次向后闪出一个身位,这击冲拳却是虚体化实,直冲顾言平胸口而去。顾言平躲闪不及,砍了个空却还吃下了这一拳,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垃圾,你看好了,胜利,就是我的阴阳道!哈哈哈哈!”潘龙狂笑着,一张符纸扣在顾言平后背上。

  瞬间,天色大变,黑云密布,妖风四起。

  酷匠W¤网*永6r久(免E费(@看小:q说

  是天雷咒。

  不知为何,我忽然对顾言平心生同情。这个潘龙看似是正义,却不过是个冷血的杀手,他也许有着和唐雪相似的经历,有着自己的苦衷,可他却和唐雪完全相反。胜利,即是他唯一的阴阳道。为了目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他,也许是个出色的特工,可却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渣。

  当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吧。

  刺耳的响雷轰下,落在顾言平摊到的地方。这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

  待烟消云散,只见刚刚那雷劈下的地方,只留下烤焦的水泥地,却不见顾言平的尸首。

  “居然让他跑了。”潘龙气得直跺脚。我却觉得松了一口气,反倒质问潘龙:“你那是什么法术,让无辜的小鬼替死吗?”

  “对啊,有什么不妥?”潘龙一脸莫名。

  “你怎么能这样啊,兄弟。不损阴德吗?”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我更加不爽了。

  “阴德?你说的有道理。”

  “是吧,所以你以后……”

  “可是。”潘龙打断我的话,阴着脸说道,“你知道李家的传家宝,到底是什么吗?”

  “这二者之间,有联系?”

  “我潘龙的鬼道,确是不仁不义,可等你了解了李家的传家宝之后,再来指责我也不迟。施戈,有些事情,是你们施家瞒着你的,我是个外人,自然也不方便说。不过,你总会明白。”

  我愣愣的看着意味深长的潘龙。这家伙到底在说啥,我怎么都听不懂,不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潘龙见我愣愣的,叹了口气,说道:“兄弟,我知道你还不能接受我的一些做法。可是如果有一天,你也踏上这条里,你就会明白了。胜利,就是唯一宿命。在胜利面前,其他的什么也不是。”

  听到这话,我也有些感慨,还想说些什么,被唐雪打断了。

  “喂喂,快去看看凌峰有事没啊?”

  “花痴。”我白她一眼。

  忽然听到李家人群中一阵吵闹——“凌峰人呢?”“这孩子怎么不见了。”“他不会带着我们家传家宝,逃走了吧。”

  我脑子嗡的一下,什么情况,凌峰不见了!携款潜逃这种事,谁能做得出来我也不相信凌峰会做得出来。而且老爷子把传家宝唯独交到了凌峰手上,可见对他的信任。

  那是为什么……那是为什么……

  难道?!

  窃贼不止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失莫忘说:

  为300撸撸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