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到平台中央,先对台下拱手示意,以表对李家尊重。随后胸前丝带一拉,背后包裹滑下,顾言平单手结印,侧边一挥,包裹停在半空中,布袋混混脱落,露出当中一把寒气逼人的金丝边纹龙木剑。

  我不由感叹,这逼装的,真特么帅。

  顾言平右手握住剑柄,左手四指握拳,伸出拇指在剑刃上滑过。木质的剑刃竟把他的手指割开了一道血口,鲜血均匀的染于剑上。

  他又从腰间抽出一张写好的符纸,包住一枚铜钱,取出。符纸沾到他拇指上的鲜血,冒出星点火光。他随即舞起木剑,口中念念有词——“火焰飞光玉女,雷霆猛火将军,火乌火马,火布乾坤。火铃大神,速烧邪鬼。急急如律令!”

  随着法术的进行,符纸上的火焰越来越大,最后可谓熊熊燃烧起来。可符纸本身却丝毫不见损毁,这法术之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

  酷匠&,网1m首X发

  顾言平作法完毕,一把将燃烧的符纸和铜钱握在手里,猛地一按,直接拍在李柯的天灵盖上。

  李柯的身体瞬间开始抽搐不止,口中涌出异物。随即滚滚黑烟从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和嘴里冒出来,像是个大烟囱。那些黑烟飘到空中,便立刻被符纸引燃,开始熊熊燃烧。

  火焰持续了一分多钟,随着黑烟的燃烧殆尽,才终于缓和了下来,火焰渐渐变小,熄灭。

  李柯,睁开了双眼,缓缓从床板上坐了起来……

  “醒了!醒了!”“老爷醒过来了!”“顾大师真是厉害啊!”

  院里瞬间一片欢腾,李家人纷纷拍手相庆,朋友身份来的纷纷表示祝贺。

  当然,还有不少李家人,是失落的,不过在极力掩饰罢了。

  李滨第一个冲上了台,抱住自己的父亲失声痛哭起来,喜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对于他而言,这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救活了父亲,家主的位置也传到了儿子手上。

  “太好了太好了,happyending!”唐雪开心地笑了。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别扭。我把院子扫视了一圈,又仔细看了看李柯那边,戳戳唐雪:“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白痴,你有被迫害妄想症啊!皆大欢喜啊,哪里奇怪?”

  “我在想,为什么之前用了天雷咒的那个人,刚刚不去攻击顾言平呢?”

  “因为人家顾言平,明显比较有本事嘛。”

  “对啊对啊,就是因为他强,所以能救活李柯的可能性更大。那为什么……”

  “哎呀,我是说,顾言平有本事,所以那个坏人怕了他嘛!”

  我十分怀疑的摸摸下巴,真的是这样吗?

  等等……难道……

  我忽然想到些什么,又仔细将坐在床板上的李柯打量了一番……

  果然不对!出事了!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拨开人群就往平台上冲,顾言平瞄到了我的异动,抢先一步过来,拦在我身前:“小兄弟,你怎么这样着急。”

  我与顾言平四目相对,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让我喘不过气。我瞪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大师,你真的把李柯救活了吗?”

  听我这话,顾言平明显一惊,眉头皱起,眼中渗出一股嗜血的寒气,冷冷的答道:“老爷都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小兄弟又何来质疑之理?”

  我感到自己的小腿都在颤抖,不过走到这一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我故意提高了声音:“是吗?可李柯的左右眼,明显已经完全失焦,而他又并非盲人,所以我非常怀疑你的所为。”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顾言平眯起眼睛,仿佛在告诉我不要多管闲事。

  旁边的几个李家人听到我们的对话,感觉好像有事情要发生,纷纷尖起耳朵聚拢过来。

  “真不巧,我是个医生。”我又把声音提高了几分贝,希望关注到我的人越多越好,“既然顾师傅那么自信,让我上前去给李柯把把脉,应该没有意见吧。”

  我以为这一下能把顾言平将死,可谁知他却冷笑两声,说道:“请便。”

  周围的李家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注意到了我,开始在窃窃私语——“听见了吗,这小伙子好像说,老爷已经死了啊!”“是吗,可老爷都自己坐起来了啊。”“会不会是走尸的法术啊?”“天哪,不会吧。”……

  冷汗从我头上渗出,李滨在一旁也听懂了我什么意思,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让到一边。

  在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我小心的抬起李柯的手臂,手指一探脉象——脉象为零!

  他的心脏,明显已经停止了跳动!

  “放肆!”

  我被耳边的一声吼吓得一个激灵,转头一看,说话的,竟是李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