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尖叫,大院里炸开了锅。没有人会预料到,今天李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慌了手脚,不知所措。

  离平台远的人惊恐的四处张望,离平台近的人惊恐的向后退,想着赶紧逃,逃得离尸体远远的。

  “应该是天雷咒!”唐雪把我拉离人群,认真的说道。

  “我刚刚看到一张符纸,从人群中飞出来,飞到空中去了。”

  “那没错了,一定是天雷咒,而且照你这么说……施法的人,就在这间大院里!”

  我一惊,赶紧朝大门处看去,不过并没有看到人离开。看来,这个使阴招的家伙心够大,估计还有后招。

  我本来还想挤到前面,问李滨一些事情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或者说,已经晚了。

  忽然一个身影从人群中腾空而起,蜻蜓点水般从人群头顶飘过,落在平台上,大喝一声:“请诸位安静一下,听我一言!”

  他的声音仿佛有股魔力,音量虽不大,却字字直钻人心窝而去,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敬畏感,相当的有气场。沸腾的几百人,一瞬间全都安静了下来,齐刷刷的看向这个人。

  这人四十多岁的样子,一身西装革履,却颇有仙风道骨的感觉,一脸正派道家的浩然正气,腰间挂着一枚铜钱,背后还背一个长条形的包裹,看样子应该是把木剑。他清清嗓子,说道:“在下顾言平,衡山派弟子,师承陈克。今日本是友人李国涛请来,给李柯老爷驱鬼的,但见这位佛门兄弟玩火自焚,引得各位慌乱,便上来说两句。刚刚那道雷,是由于这位兄弟自己道行不够,无法自控引起的,通俗的说,就是自杀而亡,所以大家不必那么惊慌,并非院内现了贼人。”

  唐雪在一旁听的惊了个呆,小声的碎了一句:“什么话,那僧人明明就是被害死的。这家伙看着一脸正派,真是不可貌相啊,估计刚那雷就是他招来的!”

  “也不能这么说。”我解释道,“我看人家明显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如果现在说出真相,必然引起慌乱,仪式就没法进行下去了,李柯今天也就死在这台子上了。而且明显用咒的人,就是怕僧人救醒了李柯,一定是想让李柯死……”

  等等……不对,还有一种可能!如果凶手,是想自己来救……

  顾言平走到平台侧边,朝李滨拱拱手:“当家的,还请你招呼几个佣人来,把这位佛门兄弟的尸骨抬走,人死没有复生之法,现在唯有加紧仪式,救治李柯老爷为好,也不枉今日众阴阳界的大师齐聚一堂。”

  李滨从惊恐中回过神了,赶紧招呼几个佣人,把烧焦的僧人抬走了,留下平台上黑糊糊的一片,看着渗人。

  顾言平也没再说什么,朝李滨做了个“请”的手势,便退到一旁去了。

  酷匠8q网…永)久免vZ费看小z说m.

  李滨朝顾言平拱手作揖,以示感谢,便拿了个话筒,说道:“我们继续,接下来轮到我四妹李佳。”

  李佳二话不说走上前来,可她请来的那个道士却迟迟不肯挪步,躲在后面犹犹豫豫,脸色有些难看。

  想想也是,顾言平那话骗骗外行人还行。稍微懂点的,连唐雪都看得出僧人是被害死的,这些敢于出面作法的阴阳大师哪能不知道。

  这明显是一个信号,在告诉在场所有的阴阳师,今天谁敢去把李柯救醒了,那只有死路一条。不过,当然也看阴阳师的本事,若是真有道行,这天雷咒自有破除之法。可李佳请来的人,明显没有这个道行,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腿都软了。

  “上了啊,你怎么了?”李佳朝那道士挥挥手,有些难堪。

  “我……我……”那道士支支吾吾,最后憋出一句,“我忽然想起点事,我先走了!”说罢挤开人群,一溜烟的逃出了李家大院。

  李佳脸涨得通红,无处发火,只能抓起旁边桌上的一个水杯,狠狠地摔在地上,玻璃碎屑飞溅起来,把她的腿割伤了。

  凌峰不知从何处跑出来,扶着他妈离开了。

  这家伙,让他跟着陶方呢,真不靠谱。我四下看去,却发现陶方其实就站在李国涛身边。

  我感到自己似乎真的是想多了,陶方也许真的就是个普通姑娘呢。

  李滨这次倒是有了自觉,赶紧上台控制一下场面:“既然我四妹请来的师傅主动放弃,那么我们就直接下一位了,我儿子李国涛。国涛,来。”

  李国涛一脸笑眯眯的,从人群中走出来,摇头晃脑的站到平台一侧。

  轮到顾言平出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失莫忘说:

那些要了正派大侠身份的人,要是被我写成了小炮灰,会不会把我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