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滨倒吸一口凉气,惊讶地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瞪着眼睛看着我们,汗珠像下雨似的,哗哗往下落。

  唐雪看场面尴尬,一时不知所措,便抡起一巴掌拍到我背上:“喂!别吓人啦,说不定人家只是想要李家的钱财呢!”

  不过在我有理有据的分析过后,唐雪这样的安慰,对李滨来说已经起不到作用了。李滨深呼吸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既然,李家已经没有退路了,那就战吧。”

  李滨抬起头看向我,满是沟壑的黝黑脸庞,深邃的眼眸内,写尽沧桑。肥胖的身体仿佛有了力量,他站起来,小山一样的巨大身板颤颤巍巍,像个撇脚的勇者,却有着誓死捍卫家族的铁血雄心。

  那一瞬,忽然觉得,这个大叔,不愧为李家长子。

  “小师傅,有什么主意吗?”此时的李滨,声音里充满悲壮的坚毅。

  “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心,那好。”我顿了顿,认真的说,“把家主的位置让出来吧。”

  “什么?!”唐雪大喝一声,“施戈你疯了!”

  “好!”李滨的吼声盖过唐雪,“如果能保住李家的话。”

  “大叔你有这个决心,我就放心了。”我笑笑,“现在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对我们太不利了。我们需要一个足够大的诱饵,才能把这家伙引出来。他既然这么了解李家的秘密,自然也一定知道李家把传家宝给继承人的规矩。那么,我们就放下这个诱饵,告招天下之人——谁若能救活李柯的命,李家家主之位与传家宝,一并奉上!”

  李滨拍手称好:“这样的话,觊觎这件宝贝的人,就不得不现身了!”

  “没错。这是拯救李家的唯一办法,可以吗?”

  “由不得我愿不愿意了,现在李家祸难当头,做为长子,若不有所作为,死后如何去见李家先辈啊!”

  大叔一字一句,皆是悲壮。

  “整理一下情绪,现在整个李家都在等你,出了里屋的门,你就要当家了。”

  大叔挤出一丝笑意:“我李滨没什么本事,从小吃家业长大,一混就是四五十年。要说成为当家的心理准备,我是从来没做好过,现在……嘿嘿,还有些激动呢。”

  他说着,站起身,像是生怕自己反悔似的向门前疾步走去。没有犹豫,没有再多言半句,推门而出。

  命运,从来不会给人太多准备时间。

  在李滨一顿慷慨激昂的讲话之后,群龙无首的李家人,终于又看到了希望,虽然这个希望,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夜幕渐渐降临大地,将一切笼罩在黑暗之中。不干净的东西从角落里探出头来,准备在阳间做些祸事,暗处的鬼者伺机而动,准备收网自己的野心蓬勃。

  一些李家人离开了,呼朋唤友,去寻找一个能救活李柯的贤者,无论是为了李家,还是自己。

  一些年轻人来到了李家大院里,偌大的院子摆放了十几桌酒菜。这些人中有李家的远亲,有江湖上的朋友,也有不知名的朋友的朋友。年轻人把这里坐的满满当当的,有的在打牌,有的在灌酒吃肉。为的是保持李家大宅足够的阳气,免得混进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夜里带走了李柯。

  唐雪和芮儿吃过晚饭,我便让她们找间空房休息去了,毕竟俩女生也奔波了一天。送走她们,我便开瓶酒,和凌峰找了个空桌喝起来。

  男人之间的友谊最好建立,聊体育,聊游戏,聊妹子,哪怕是仇家,哪怕刚打完一架,只要有酒,皆浮云。

  “诶,施戈,我问你个事。”

  “好啊,干了这杯我就告诉你。”

  凌峰二话不说,仰头把杯中的酒喝尽,然后看着我,认真地说道:“我们李家,这回是不是真的出大事了?”

  “没有没有。”我摆摆手,“别想那么多,只是滨叔救父心切罢了。”

  f…更新(最9快W*上酷AX匠^网

  现在我还不太愿意把真相告诉李家人,免得搞得人心惶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