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唐雪大眼瞪小眼,这驱鬼人要的就是老头的命,如今万事俱备,李柯的死只是时间问题。想要这家伙良心发现,亲自站出来认错解咒,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啊!

  “无论如何,先把情况告诉李家的人吧。”芮儿说道。

  唐雪点点头,准备推门出去,我赶紧把她拉了回来。

  “干嘛?”唐雪不解。

  “你准备出去,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这么说了?”我反问道。

  “不然呢?”

  我摇摇头:“李家可是家大业大,这种事情如同天塌啊,你这么说出去,不过今晚,整个衡阳都会要传的沸沸扬扬。这是李家的家事,不能由我们定夺。按照辈分的话……李柯一倒,李滨便是管事的,你去把他叫来,我们单独告诉他。之后他对外再有什么说法,那是他李家长子的事。”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凌峰之前说过的家主继承之事,不禁打了个寒颤。为权弑父的猜想,不由得在我心中产生。

  我隐隐感觉到,这事情不简单,黑暗中定有一双眼睛,在窥探着李家的家业。而且,剧情在按他设计的进行着……

  “叔,你进来一下。”唐雪把门拉开一个缝,朝等在门口焦头烂额的李滨挥挥手。

  李滨看到我们叫他,眼里忽然有了希望一般的闪着光,赶紧推门进来。后面的人也像跟着进里屋看看,被唐雪挡住,把门关上了。

  “小师傅,我爸怎么样啊?”

  看着李滨的脸,我忽然觉得,之前那个他为权弑父的猜想,要么我想多了,要么他演得也太特么像了。看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眼泛着泪光,我觉得挺揪心,真不像装的,我暂且信他吧。

  于是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李滨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当然,施歌的存在是不能告诉他的,所以捉鬼的过程,我就只好“勉为其难”说成是我自己的本领了,想想还有点小不要脸呢。嘿嘿嘿。

  李滨听后,有如遭受晴天霹雳一般,脚一软,差点倒下。我们赶紧搀扶,李滨好容易站稳,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小师傅,我……这……如何是好啊……”

  芮儿心地善良,看到大叔这样自己也难受的不行,便拉拉我的衣角:“施戈哥哥,你最聪明了,快想想办法吧。”

  “这……”我有些犹豫。说真的,我不是不想帮,只是我们现在已经是被人追杀,自身难保,这浑水……

  “犹豫什么呢?”唐雪直接一巴掌拍我脑门上,“帮帮人家啊!”

  我好苦,明明在为这俩姑娘的安全考虑,却要被打。看来这忙我要是不帮下去,真就里外不是人了。

  “这样吧。”我清清嗓子,“我们先试想一下,要害死老爷子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也就是目的。换句话说,杀了李柯,对杀手来说究竟有什么好处……”

  说这话的时候,我再次注意了一下李滨的表情,没什么异样。于是我接着说:“我开始猜想,可能是你急于继承李家的家业,雇杀手做的。不过我现在选择相信你,因为你真的很真诚。当然,如果我被你骗了,那我也认了。证明你比我牛,演技奥斯卡,我施某人服。”

  “不是我做的!我害谁,也不能还爹呀!”李滨激动地几乎咆哮起来。

  “嗯,所以虽然你嫌疑最大,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那现在再来看,除了顺位继承的长子,还有谁能收益呢?那就是长子这一脉的李家人,你的儿子,妻子,甚至佣人,都有可能。”

  Y$酷&匠网√r正t_版F(首P发

  “不可能的,他们……他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啊!”

  “既然你担保,那我也就先保留意见,还剩下最后一种可能。”

  “是什么?”

  “那就是凶手觉得你比较好对付,而李柯不好对付,当然在我看来事实也确实如此。所以凶手先尝试对李柯下手,干掉李柯后,让位置顺理成章的传到你手里。然后,对你下手。”

  听到这里,李滨脸都吓白了,只能捶着墙壁抱怨自己没用。

  我认真的走到李滨身旁,一把将他按倒在墙上,阴笑着说:“当然,以上猜想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我对一件事情还不是太了解。我不确定你能否告诉我。”

  李滨被吓到了,瞪圆了眼睛看着我,拼命点头:“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李家的传家宝,到底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