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yv网唯f}一.0正版LI,r其他m都是盗G版4.

  施家还在的时候,也经常与李家联络,做一些符纸香坛的生意,施家以法术著称,李家有巨大的市场,正好互补。其实在经历了那场所谓的“曾县瘟疫”之后,施家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是很好,许多阴阳大师都说,施家做的是“鬼道”,不愿与施家来往。李家不同,在施家最困难的时候,同行们都回避施家时,他们站出来,愿意挺施家一把。

  当然,李家的接纳文化也是由来已久,如今的南岳大庙里,更是共存着有佛庙和道庙两大家。

  “凌峰,你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我有意无意的感叹一句。

  他笑笑,说:“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起有落。谁也不可能一直赢的吧。”

  “可是我感觉,李家这么些年,就只有起,没有落呢。”

  凌峰叹了口气,在他的眼中,竟泛出沧桑:“兄弟,我的苦衷,你想听听吗?”

  “当然,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施戈离家八年,施家的生意我是全然没有接触,和李家,自然并不熟络,所以我不会给你乱说出去的。”

  “唉,其实这事,我家人多少也能感觉到。”

  “喔?不妨说来听听。”

  “我外公有三儿一女,我妈是老四,最小的。可我妈结婚最早,所以在我这一辈里,我是最年长的。李家的有件传家宝,是外公的上一辈留下来的,那是身份的象征,传到谁手里,谁便是当家的。而李家的传承很简单,父亲传长子,长子传长孙……”

  “那不挺好,你是长孙啊,不就……”

  “可我不姓李啊。”

  凌峰仰头,抿着嘴,深呼吸,仿佛一口把眼泪咽进了肚里。

  “诶呀,反正都是一家人,这种象征性的东西,何必太在意呢,徒有虚表罢了。”我安慰道。

  “要是李家真像看上去一样和睦,那就好了。特别是我大舅舅家的长子,也就是我是二弟,玩世不恭,整天游手好闲,还结交了一群做歪门邪道的朋友。去年有一天,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和弟弟大吵一架,他居然阴着脸对我说,等有一天他爸做了家主,要把我妈这一脉扫地出门。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凌峰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接通:“喂?妈,我还有一会……什么?外公他……好!我马上回来!”

  我看到凌峰挂断电话的手在颤抖,他使劲咽下一口唾沫,却依然难以平复心情,豆大的汗珠顺着他俊朗的脸颊流下,将他的衣领浸得透湿。

  我试探着问了句:“怎么了?”

  “外公出事了。”凌峰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方向盘也有点握不住了。

  “换我来开车吧,你冷静点,说不定没你想象的严重。”

  “好吧。谢谢。”

  凌峰把车靠边,我坐上驾驶座,一脚油门踩到底,飞也似的向前开去。虽然劝凌峰冷静,可我分明从他眼神里看到,李家,出大事了。

  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两个小时便到达了。下车的时候已经快下午六点,太阳慢慢的开始向地平线下沉去。此时的衡阳显得并不是那么的繁华,可拐进李家大院后,我们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说句俗的,那就是——有钱人的世界。

  此时的李家,明显发生了什么,大院里黄色的符纸撒的遍地都是,还有些穿着道袍的人挥舞着黄纸在院中作法。零零散散又有些车开进来,停在院里。从车上下来了一些神色慌张的男男女女,往正房赶。

  可我明显看出,这些人的表情,有真有假。

  我车刚一停稳,凌峰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下去,往正房方向狂奔。我紧随其后跟了上去,本想让唐雪和施芮在车上等我,可她们不愿意,我也只好作罢,让她们一起跟了过来。

  跟着凌峰推开正房大门,进了客厅里,才发现已经来了好多人。灯火通明的一百多平米客厅里,挤了有四十多人,有老有少,还有许些穿着道袍,手握桃木剑的道士。大家紧皱着眉头,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不时向里屋看两眼。

  凌峰急得直冒汗,挤过人群,想进里屋去,被一个大叔叫住了:“诶,凌峰,你等等。里面有大师在做法呢,一会再进去。”

  “二叔,我外公怎么了?”凌峰急得不行。

  “说来也奇怪,老人家今天上午还好好的,吃了午饭回房休息,这午觉一睡,就出事了。一下子又是高烧不退,又是浑身抽搐,听说啊,还见人就咬,中了邪似的。”大叔紧锁着眉,一边说着还一边东张西望,像是害怕自己也被鬼盯上。

  凌峰还想问的详细点,那大叔只说他也不清楚,一会自己进去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