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有人把所有警察的家属,统统都绑架了?”芮儿犹豫的说。

  “不可能,有这功夫,人家不如自己来动手。”唐雪摇头否定。

  “或者说,动员其他警察的,不是组织。”我忽然想到了,“是宁飞自己!”

  “怎么说?”唐雪皱皱眉。

  “我们想想有什么事情,能让所有警察,成为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唯独就是案件,而眼下,一定就是我们施家被灭门的事了。施家的阴阳底蕴有多深厚,想必他们也有所耳闻,所以他们也很清楚,这案子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我不太清楚,在自己管辖范围内,几百人死于非命的大案,若是破不了案,这些人会受到多大的惩罚。但我相信,他们一定需要几只保底的——替罪羊。”

  “也就是说,宁飞串通所有人,要把我们害死,然后定论成案件的凶手,以保住大家的乌纱帽。”唐雪气的直咬牙。

  “毕竟死人比活人好用。”我叹了口气,“能想的这么远,是组织指使的也说不定。”

  “老娘真是忍不了了!”唐雪叫了起来,“区区一个片警,还想砍到我头上来。施歌,我们冲出去,把他们杀光!”

  芮儿站起来,把唐雪拉住了:“那些人也是有苦衷的,还是不要为难他们了。”

  唐雪不高兴了:“芮儿,你太善良了。他们想要我们的命啊,你怎么还帮他们说话?施戈,你来说句公道话!”

  “我……额……”

  唐雪斜着眼睛看着我,一副老娘说的永远是对的,你敢说半个不字你就完了的表情。

  施歌看我为难,站出来说道:“唐雪妹妹,我们已经有许些仇家,还是不要再生是非了吧。”

  “好好好!你们都对,我错了。”唐雪把头一扭,又一副你们人多欺负我的表情。

  我真是哭笑不得,只得说道:“我们先想办法出去再说吧。”

  唐雪回头,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我。我无奈的走过去,往她胳膊上捶了一拳:“兄弟,别那么血气方刚的啦,多结些善缘吧。”

  “费什么话,还不想办法出去。”唐雪一脸嫌弃,拍了拍被我捶到的袖子。

  更》b新Zy最L快a上;酷~◇匠网'

  施歌妹妹站出来说:“这铁门外面是手动锁的,小女可以过去,直接帮大家把门打开。”

  “不行不行。”我赶紧否决,“我们这是最里面一间房,外面还全是武警,你这要带我们光明正大走出去,还不得大干一架,让唐好汉大开杀戒啊!”

  见我黑她,唐雪也不生气了,只是一脸淡定的在墙边鼓捣着,说道:“密室逃脱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吧……诶……找到了!”

  我朝墙上看去,不知何时。雪白的墙上已经被唐雪打了好几个难以察觉的小孔。唐雪凑到一个孔前瞧了半天,再次确认之后,拍摄胸脯说道:“就这面墙了,直接通到外面。”

  “可以啊,有两下子!”我笑呵呵的过去阿谀奉承,“我唐兄就是靠得住,能文能武,铁骨铮铮的汉子!拳上能过人,臂上能走马,胸口碎大石……”

  唐雪一掌盖在我脸上,恶狠狠的说:“姓施的!你要是敢把后半句说出来,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嘿嘿,不说了成吧。来来来,我们让一让。施歌,麻烦你了。”

  “哥哥和我还客气什么?”施歌说着,扬起双臂,嗖嗖的阴风在她周身旋起。只见她蹬步迈腿,双手交叠结印,朝前推去。

  轰隆一声,砖尘飞溅,墙壁应声打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里头什么声音?”屋外的武警高声呵斥起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快走!”妹妹施法后瞬间缩回我的肉身。我拉起芮儿,直接把她公主抱抱在怀里,钻了出去。唐雪一脸醋意十足,也紧随其后钻了出来。

  我环顾四周,是一片荒地,四周空旷极了。

  “小兔崽子,站住别动!”

  身后传来一阵阵粗矿而有力的怒吼,一个个身手矫健的武警,手持电棍冲了过了。

  “卧靠,傻b才不动呢!施戈,你倒是跑快点啊!”

  我本来以为这是我的台词,却没想到唐雪这么猛,背后还背着个施芮,跑在前头甩我一大截。

  我没了命的向前冲,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荒地上掀起层层沙石,却还是无法阻止身后训练有素的猛男们离我越来越近。而唐雪在前面跑几步,还特意缓下来等我,真是太丢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