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便答应了,临走盯着飞叔看了看,希望能从他眼中看出些什么。结果飞叔说了句“桌上的茶是给你们的”,便关上铁门,飞也似的离开了,临走还把铁门上小窗户拉了下来,这下彻底看不到外头了。

  我打开房间的灯,开始检查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喂,至不至于啊。”唐雪像看一个傻子似的看着我。

  “你没觉得那宁飞很奇怪嘛。”

  “哪里奇怪啊?”

  “哪里不奇怪啊?”看唐雪轻描淡写的样子,我也是服了。

  “我没觉得他要害我们啊。”唐雪一摊手。

  “能不能稍微解释一下,你是如何得出这种这样的结论的?”我一边问,一边继续摸着床边的每一颗螺丝钉。

  “人家看你是施家的,怕怠慢了你,你要害他嘛,他哪知道你其实这么废柴。”

  “卧槽,你!”

  “哎呀,相信我,飞叔是好人啦,你就是信不过人家,这又何必……呵呵。”

  唐雪忽然莫名其妙的一声冷笑吓得我一个激灵。

  “你……怎么了?”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唐雪手中拿着一个药片大小的小黑盘,不过已经被她捏碎了。刚刚还一脸云淡风轻的她,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她走过来,把小黑盘塞到我手上。

  “藏在床板下面的,窃听器。”唐雪冷冷的说道。

  ¤更6新最S快ML上,F酷+C匠p网

  “所以你刚刚……”

  “装的。”唐雪的话语中没有情感,冷若冰霜,听着好渗人。不过我知道,她进入状态了。

  “真不愧是干这行的,可怕。”

  “别说那些没用的,快说现在怎么办啊,我的推理大师。”

  “咳咳。第一个疑点,先从宁飞的态度转变来看,一定是他在车上的时候,得到了一些消息。而且这消息的来源,或者是消息的本身,让宁飞很紧张。第二个疑点,审讯十分的不正常,感觉……就仅仅确认了我们的身份。也许这就是审讯的目的,他们只要确认是我们,就够了。”

  “所以你得出了什么呢?”

  “额……线索不够,还没有结论。我再找找这房间里有什么。”

  “没什么了,刚我都翻查过了。”唐雪一脸的不屑。

  “哈?你啥时候查的?”

  “我是专业的,以为像你一样啊,还要去到处乱翻。我以前的训练,可是在有摄像头的房间,都不被发现。现在房间的格局我基本掌握了,没有暗道,唯一藏起来的设备,也就这破窃听器了。”

  “哈哈哈,唐雪,我不想说你像什么动物,总之,厉害!”

  唐雪听后楞了一下,才意识到我在黑她,上蹿下跳的和我打闹起来。

  “施戈哥哥,他们不会不放我们出去了吧。”芮儿忽然带着哭腔问道。

  我心里一紧,这小姑娘都吓坏了,我却还在这嘻嘻哈哈,真是,该打。

  “没事的,芮儿。”我摸摸她的头,“你施戈哥哥心里有数,我还在等一个答案,它应该马上就到了。”

  “呵。”唐雪冷笑一声,“这牛皮吹的。”

  我懒得理唐雪,端起桌上一杯茶,递到芮儿手上:“哥哥不吹牛。芮儿放心啦,来喝口……等等!”

  忽然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赶紧把茶杯夺了回来。

  “怎么?”唐雪看我表情不对,立马凑了过来。

  我把茶杯靠近她鼻子:“闻得出吗?”

  唐雪嗅了半天:“好像……有股淡淡的臭味,不过……很淡,是心理作用吧。”

  “不是,就是臭味。”我感觉自己后怕的心跳都要停止了,还好刚刚意识到了,差点出大事。

  我从裤口袋里把钱包拿出来,从钱包夹缝里,抽出两张黄色的纸片。

  “这是什么?”唐雪问道。

  “PH试纸。”

  “我去,你钱包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别忘了,我是医生。”

  “你不说……我真忘了……”

  我小心的把茶杯倾斜,抖一下,一滴茶水甩出来,滴在试纸上。PH试纸刷的一下由黄变成深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