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司机兄弟一脚刹车,真是救场啊!

  我们一行三人了下车,领头那大叔刚好也到了,从另一辆警车下来,跟旁边的跟班说了句什么,就径直朝我们走来:“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宁飞,你们叫我飞叔就好,平时我坐办公室的,老吴比我牛,所以他一般在负责外头办案子。那什么……你们既然是施家的人,情况比较特殊,那什么……这案子也还挺大的,我不好妄下定论,总之你们先进局子做一下笔录吧。麻烦了啊。”

  “好的,飞叔,那你带路吧。”

  我笑呵呵的答应着,心里却觉得变扭极了。这家伙上车前还挺正常的,怎么一下车变得这么客气,说话也有点犹犹豫豫的,像是在掩盖什么……

  难道是我有被迫害妄想症?

  身旁的武警列着队往回走,脚步声把水泥地都震得嗡嗡响。看来开溜是不行了,这局子我是愿意进也得进,不愿进也得进。

  身旁的唐雪一个劲儿往我这边靠,手挽着我的胳膊,都要把我勒麻了。

  我忽然意识到,做笔录似乎是要详细个人资料的,唐雪这……保不准要查出点什么啊!糟糕!

  “飞叔。我问你个事?”

  “请讲请讲。”

  “其实,我们都一夜没睡的,两个女孩子扛不住,能不能让她们去找旅馆休息,我一个人去做笔录就好了。”

  “这样的话……噢,我们警局有空房间的,可以让你们先休息,笔录……也不急的,嘿嘿。”

  “飞叔,我们仨全程在一起,我啥都知道,没必要让她们一起的。”

  “这……诶,实话跟你说吧,按规矩来讲,你们都是嫌疑犯,是要被拘留的。而且这回可是施家几百人的命案呐……”

  “那……”

  我还要争,唐雪撞撞我的胳膊,凑到我耳边说了句“没事的”。

  “可是你……”

  “哎呀,说了没事了啦。”

  唐雪使劲朝我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只是进警局让她觉得有点紧张而已,不会出问题的。

  我将信将疑,没再说什么。

  进了局子,我们被分开做笔录。开始的时候问了一些个人信息,家庭背景什么的,都还好。之后开始问关于施家的事情,我就越听越不对劲了,按理说这么大的案子,我们是唯一一批目击者,怎么也得把来龙去脉好好问一遍吧。结果他们倒真是随意,寥寥几句就算是完了。

  从审讯室出来,芮儿和唐雪已经在外面等我了,飞叔也在。

  “你们,是还没开始,还是结束了?”我问。

  “结束了啊,也没问什么。”唐雪撇撇嘴。

  看她一脸轻松我就放心了,起码没查出她的杀手身份。不过说起来,组织也挺不简单,居然能把个人信息伪造的如此完整,密不透风。

  “三位,请随我来。”飞叔笑呵呵的。

  局子里的空调开得很低,都觉得有点凉了,可我却分明看见飞叔额头上渗出了薄薄的一层汗珠。

  “去哪?能让我们走了吗?”我警惕的说到。

  “不好意思啊,我也是按……按规章办事,还需要你们在局子里待上一会儿。我为三位准备了间空房,还请你们先去……休息一下,之后的事情,我会再安排,麻烦了。”

  飞叔说罢,便带着我们拐进了很靠里的一间空房。

  房间不大,设备倒是应有尽有,一张有上下铺的床,一张放着三杯茶的小桌子,一个洗手的水池,还有个马桶……

  “喂,没搞错吧,这是关犯人的吧!”我有些怒了。

  j酷X匠qY网g,唯_;一,正版,其√他sv都p(是盗版,

  “不是不是。”飞叔陪着笑。

  “不是?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其他房间都是木门,唯独这间是铁门!”

  “额,这……这我也是没办法啊,都是规章上定的……”

  我彻底怒了,刚要发火,却被芮儿拉了回来,她眨眨眼睛,示意我看看周围。

  我环顾四周,瞬间萎了。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七尺大汉,带着武警的肩章,斜着眼对我怒目而视,仿佛随时都要冲过来揍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