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汉子们听到我喊纷纷侧过头来,一看这架势,先愣了下,随之领头的一声:“还愣着干嘛!去救人啊!”他们才如梦初醒,小跑着过来,接过吴叔。

  “诶,这不是吴队嘛!”

  $/酷N匠◎网☆e永$久X$免)}费.^看3小$说z$

  领头的大叔认出了他,还想说什么,我赶紧打断。

  “先送他去医院,快!”

  我跟着他们,催促着把吴叔塞进一辆警车,看着车呼啸离去,我悬着的心也终于掉回肚子里了。

  “小伙子,你谁啊……”送走吴叔,领头的皱着眉头过来了。

  “你好,我叫施戈,是施家的后辈,不过离家八年一直住在外地。听说施家出事,昨天才赶回来的。”

  “施家,出什么事了?不就上周,施星老爷子过世嘛,我这小警察都知道。”

  “不止我太爷爷,是整个施家,全都……”我说着,顿了顿,才哽咽着吐出两字,“死了。”

  “什么?施家被灭门,小子,这玩笑可不能乱开的啊!”

  “是真的,现在就剩我和这姑娘了。”我摸摸芮儿的头,叹了口气,“施家,没了……”

  “你说的要是真的,这事可就大发了,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先说说吴彪吧,这家伙怎么回事?”

  我犹豫了一下,本想直接实话告诉他,但我要是说,有鬼,他会信吗?所以还是算了。我也没必要把施歌妹妹叫出来吓他,对他来说,还是知道的少一点好。

  这大叔见我不说,不高兴了:“你倒是告诉我啊。”

  “真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反正你也不会信的。”

  “信不信那是我的事,你快说。”

  “好吧好吧,其实吴叔是被鬼害的。”

  大叔听后楞了一下,说不清什么表情,皱着眉头像是思索着什么。

  我忽然想到件事,便问:“叔,你不知道施家出事,那你怎么带人来了?”

  “是跟着吴队的一小子,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说什么求救,还说……有鬼。最后话都没说完,就挂断了,我感觉好像挺严重,就赶紧带人过来了。对了,那小子人呢?”

  我听得心里一紧,董建凯在死前经历了什么,我真是想想都瘆的慌:“那人……死了。”

  “死了?”大叔的眼睛都瞪圆了,似乎短时间内信息量有点大,有点难以接受,“那那那,那我赶紧带人上山吧。”

  “不能去。”

  “为什么?”

  “因为你们都会死在里面的。”

  大叔倒吸一口凉气,一副不相信我的样子,但也没胆子拿命试。

  “我……你……算了,先跟我回局里再说。”

  正好我现在困得不行,也不想再跟他说什么了,便带着唐雪和芮儿钻上一辆警车。

  十几辆警车,警笛声轰鸣,一帮子肌肉大汉风风火火的赶过来,莫名其妙的又走了,都是一脸的不爽。

  “施戈。”唐雪把头凑过来,嘴唇几乎贴到我耳根,我还以为她要调戏我,忽然反应过来她这身背不知多少命案的家伙,坐在警车上虚的不行,大声说话的胆子都没有。

  “干嘛?”我也故意轻声细语的,一边说着一边把头侧过来,瞪着眼晴看着唐雪。我们脸对脸的距离只有几厘米,甚至能清晰地感触到对方的呼吸。唐雪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直接一掌盖到我脸上。

  “变态!是不是想死!”

  前座开车的武警听到动静,也就随意的通过后视镜瞥了眼唐雪,结果却吓得这姑娘一个哆嗦,大气也不敢出了。

  “嘿。不闹了,你想问我啥?”

  唐雪也不说话了,悄悄把手伸到我T恤里,往我腰上猛的一戳,疼得我一个激灵,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

  “扯平了。”唐雪一脸的傲娇,红扑扑的脸蛋真是惹人怜爱,“就是问你,我们之后去哪?”

  “额……”我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样一个大问题。我的天,我该去哪啊?

  江虹公寓是无论如何是不能回了,我丝毫不怀疑家里已经布满了致命的机关陷阱。易山更是不用想,虽然我总有一天要回来,可在我足够强大之前是不行的。或者投靠曹强……不行不行,我不能让芮儿和那些人有交集。我还能去哪呢?

  “唐雪,你有建议吗?”

  “有毛线!还好意思问,我认识的都是和组织有关的人,被你坑的,现在我还能联系他们吗?”

  芮儿在一旁拍拍我:“施戈哥哥,这几年施家和李家还做了挺多生意的,关系不错,我们可以找他们的,我在那边也认识一些朋友。”

  我本想告诉芮儿:施家还没倒的时候,人家有求于我们,当然关系不错,可如今我们成了丧家犬,成了要饭的,哪里还会有人把我们当朋友啊。

  可我没说出口,只是告诉芮儿:“好,我知道了。”

  唐雪看出了我的无奈,兄弟般的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她会一直在我身边,陪我一起扛。

  我正感慨着,忽然手机响了下,来了条短信。我还以为是10086,结果打开一看,竟然没有号码显示。短信内容简洁明了,就三个字——去李家。

  落款——39。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失莫忘说:

一直以来,受贴吧吧友们关照了,在此道声谢。说好要为我伟大的40票“撸撸”加更的,哈哈哈!(为何说起来如此寒酸~ 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