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竟使出如此阴招。

  我环顾四周,水塘边树林侧皆被妖雾包围,一层层阴气扑面而来。风虽不大,水面却极不平静,不断地翻滚出波涛,拼凑出一些像是咒印的符号。我更加的确信,是有人在暗处施咒,要把我们往死里整。我仿佛能感觉到有人在这浓雾后窃笑。

  再看施歌,完全占了下风,魂体都有些破损。妹妹表情痛苦,动作也因受伤而变得迟钝。倒是小凯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毫不留情,一副要和我们同归于尽的意思。

  吴叔看不到魂魄,却也能感到些争锋相对的阴力,加上听到了我和唐雪的对话,多少也了解情况。手足无措的他只能痛苦地喊着:“小凯!是我们啊,小凯……董建凯你快收手啊,请你安息吧!请你安息吧!”

  可吴叔喊到声音都嘶哑,小凯也没有犹豫半下,只是不要命的一次又一次进攻,那锋利的獠牙将自己干枯脱水的嘴唇捅穿了窟窿也毫不在意,那血红的大口把整张脸都撑到撕裂了,红眼像是两盏探照灯,闪烁着只有仇恨与愤怒。

  我走到唐雪身前,拿过她的桃木剑来。右手握剑柄,左手抓剑刃,一咬牙,猛地一抽,我听到自己皮肤撕裂的声音,钻心的疼痛也应声而来。

  扬手,献血涌出,袖口浸得鲜红。

  “施歌,接精血!让这家伙——死!”

  有一个道理,其实我早就懂了。我救不了所有人,要拯救,就必须牺牲。

  唐雪只是没有神情的看着,吴叔也不再说什么,四周只有我手掌处的吮吸声,和董建凯的嘶吼。

  我的血液通过施歌的口腔,流入她半透明的身体,破损的魂体渐渐愈合,眼珠也越发透亮,闪烁着寒光。

  “施歌,你既然食我精血,便要为我所用。我命你将这厉鬼,打到魂飞魄散。”

  我相信此刻自己的眼神足够坚毅,施歌也不再多说什么,只答了一个“好”,便转身迎战,拂袖一道寒光,朝厉鬼迎头痛击。董建凯“嗷”一声,整个脑袋都陷进地里。刚挣扎出来,施歌又是一道阴咒砸下,董建凯侧身一躲,没有伤到要害,但整只左臂都被砍了下来。不过他好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绕过施歌,抡起右臂去抓吴叔。施歌挪步一挡,聚起阴气化刃砍来,董建凯双腿一软跪倒地上,整个脑袋都被砍了下来,带着狰狞可怖的神态,掉在地上滚了两圈。施歌毫不留情,一脚踩上去,那颗头像气球似的炸开了,浓烈的阴气散干后,化作几缕青烟,飘散了。

  水面又激荡起诡异的符号,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不知从何来,经过我身旁,钻进了董建凯的身体,这无头的厉鬼一下子又有了力量,弹地而起直扑吴叔而去,还好半路被施歌截住,拖回来又是一顿打。不过这厉鬼头都被砍掉,力量却不减反增,和施歌打的是平分秋色了。

  “到底是谁,有本事现身啊!”唐雪愤怒的喊道,“躲在暗处,还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算什么英雄,有本事现身啊!”

  结果传来的只有回声。唐雪不爽到了极点,但也没有办法,无处发泄。

  眼看着源源不断的阴力传到董建凯这条疯狗的魂体里,看着施歌渐渐体力不支,疲于抵挡,我只能干着急。只能再一咬牙,拿过桃木剑,准备直接个手臂放血了。

  唐雪赶紧将我拦下:“看你丫自己脸色白的,都有点失血过多的样子了,还要喂血,你找死啊!”

  “我也不想,可现在没别的办法了啊!”

  “那也不行,我们可以……额……可以……”

  “那这样吧,我们尝试离开这里。”我说道,“你带吴叔和芮儿先走,我和我妹断后。”

  “不行不行,我们这在空旷地方有点阳光才好。你看那林子里的妖雾,阴气也重,我估计之前的鬼兽全等在那里,等着我们去送死。”

  “进也不行退也不行,难道我们真要死在这里啦!”

  “该死的董建凯,叫他不要乱跑,这下把我们全坑死在这了。”唐雪看着手中的桃木剑,狠狠地朝地上砸去,“这剑也是坑我,你说你太爷爷施星那么牛逼的角色,柜子里怎么只有把这么把破剑,就不能……诶!看!”

  顺着唐雪的手指方向看去,我也愣住了。这把桃木剑居然是空心的,摔在地上直接断成两截,而中间滑落出一张符咒。

  我赶紧捡起来,这符咒特别陈旧的样子,纸张都已经泛黄了,上面的字迹倒是苍劲有力……等等!

  “这!这是太爷爷施星的字迹!”

  “快给我看看!”唐雪一把从我手中夺过符咒,“你这个文盲又看不懂,给我。我看看……这个……这是封印咒!”

  “啊?是封的什么!”

  “不知道诶,不过看这符咒的样子,应该是二十多年前写的。到底是……”

  我脑中仿佛一道白光闪过——二十多年前!我大概知道了!

  “唐雪,怎么解封?”

  “撕掉就行了。”

  “好!”我从唐雪手中拿过符咒。

  “你知道封的什么了?是什么啊?”

  “我不确定。验证一下好了。”

  “喂喂喂!你们施家做阴阳的诶,这要是放出什么妖兽啥的……”

  “我们就会危险了,是吗?可我们已经走到了最坏的情况,没得选了!”

  我挣脱唐雪的阻挠,“嘶啦”一声,符咒碎成两段。随之忽然的一道光不知从何而来,差点没闪瞎我眼。等光线消失,我终于恢复视力的时候,眼前的一幕把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Vk酷ZP匠N网Eq永\久g免☆s费:#看小bZ说

  一直文静优雅的施歌妹妹仿佛暴走黑化了一般,抓起董建凯这厉鬼的残躯疯狂的撕咬起来,董建凯已经没了脑袋,叫不出声,但我能感受到它的那份畏惧与痛苦。刚刚还更显强大的它,现在却像个小鸡仔,任由恶虎般的施歌摧残,毫无还手之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