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撇撇嘴:“中了鬼咒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大病一场是肯定的。”

  “吴叔,吴叔。你怎么样?”我焦急的问到。

  “小凯……小凯……”

  一听吴叔说话我就放心啦,看来还有神智。

  “你别管那什么小凯了,我先送你下山治病要紧啊,这高烧不退要把脑子烧坏的!”

  “小凯……在那里……”

  我一愣,回头看去。从水塘里,分明走出一个人来,眼神空洞,身体耷拉着。仔细一看,真是小凯!

  “嘿!哥们!”我一边喊着,一边赶紧上前就要过去,被施歌妹妹一把拦下。

  “哥哥小心,那人已经不认得你了。”

  “什么?”

  “他被借身了。”

  听到这话,我倒吸一口凉气。再看小凯,正向我们缓缓靠过来,目露凶光,身旁带着丝缕阴风,嘴撑开得巨大,嘴角都被自己撕裂了,血糊了一脸。这神情,分明和那些鬼兽一模一样了!

  他“呵呵”阴笑着,笑得整个身体都随之抽搐,无比渗人。

  “怎么办?”我赶紧问施歌妹妹。

  “这……”妹妹一脸有话却不好说的样子。

  “我来告诉你。”唐雪从刚刚就已经杀红了眼,从背后再次抽出桃木剑,直指小凯,“没有选择,只能杀。”

  “不能杀!”我一把夺过唐雪的剑,“一定有办法把借身鬼逼出来的!”

  “那也没用了!”

  “怎么没有!你相信我可以……”

  “他已经死啦!”

  唐雪的一声吼让我有如五雷轰顶,瞬间不知所措了。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施歌,她向我点点头。我不敢去看吴叔,我说过,我要救小凯的。现在,我只听见吴叔的哽咽。

  我的内心几乎崩溃,我不愿做天煞孤星,我好希望自己能救人,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倒下。才不到几个小时,先是大巴车司机,然后小凯,吴叔也病倒了,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我真是无能,我好恨自己……

  “姑娘。”吴叔哽咽着把唐雪拉到身边,“这小子跟了我两年,虽有些贪图名利,但人不坏。他没爹没娘,对我却是孝敬够了。叔最后一个请求,帮我留他个全尸吧。”

  “好。”

  唐雪的眼神很冷,并没有多少伤感。我忽然想起来,她是杀手。杀手需要压抑感情,才能做出理性的抉择。这听起来有些变扭,但,也许这是真理。唐雪的心很强大,这是我做不到的。

  小凯的肉身已经靠的很近了,唐雪握剑,腰包中抽出符咒,涂抹剑刃——“太上老君,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一个单薄的女儿身,气通如虹,迎着汹涌而来的阴潮,毫无畏惧,拔剑而出。

  如果说之前的情愫只是关怀的满足感,那此刻,我确信自己真的爱上了这个叫做唐雪的姑娘。

  道家的杀鬼咒一阵阵撕裂了小凯旁侧的阴风,四周涌来的鬼物也被层层击破,最后一招,道光护体,剑生寒气,直指小凯穿心而去。

  唐雪面如冰霜,没有犹豫,没有怜悯。拔剑。

  小凯,在她身前倒了下去。

  四周安静极了,只有唐雪急促的呼吸声。

  酷匠(网首/发

  吴叔艰难的挪步过来,握着小凯已经冰凉的手臂,我以为他会老泪纵横,我以为他会泣不成声,结果没有。

  吴叔苦笑着,对唐雪说了声:“谢谢。愿这小子早登极乐吧。”

  唐雪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小凯,刚要说什么,忽然神色一变,大喊一声:“不好。快离开!”

  但为时已晚,她已经来不及拉吴叔了。小凯的肉身里,忽然钻出一只血红眼睛的鬼兽,张开的血口露出锋利的獠牙,冲着吴叔就扑上去咬。

  吴叔随看不见鬼兽,但也感受到了些许阴力,加上唐雪一喊,他下意识一躲,竟然躲掉了鬼兽的这一招。不过鬼兽没有丝毫懈怠,像是和我们有深仇大恨似得,又要冲上来。施歌赶紧上前阻止,与鬼兽扭打在一块。

  唐雪握剑把我们护在身后。我再看那鬼兽,才发现居然长着和小凯一模一样的嘴脸,只是那撕裂到耳根的血口,那红眼,那参差的獠牙……

  “是厉鬼。”唐雪说道,“小凯化作厉鬼了。”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不是只有心存怨念,死有不甘的人,死后才会化为厉鬼吗?”

  “没错。而且看小凯的样子,是恨透了我们,死后怨念巨大,才不愿死后安息,还要来害我们。”

  “没道理啊!”看着与厉鬼扭打成一团的施歌渐渐占了下风,我急得不行。施歌主攻法术,而这厉鬼毫无战术策略,就是不要命的撕咬。

  “小凯死时是被借身的,该不会被迷惑了心智吧……”唐雪念叨着。

  听他这么一说,我惊讶的冷汗直冒:“你是说,是有人故意的,让小凯走过来被你捅,然后让他以为是我们要杀他。小凯本来就是没有双亲,对吴叔更是珍惜和敬重,这下以为是死在了我们手里,魂魄便不得安宁,化作厉鬼……这一切,都是算计?若有鬼兽有这般本事,他干嘛不自己出马,不早把我们打趴下了?!”

  唐雪摇摇头,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滑落:“只怕不是鬼,而是有人暗中驱使。看来……是有人想让我们今天统统死在这里了。”

  我一愣,想起尸横遍野的施家,那没跑了,肯定是人干的。妈的,真是卑鄙!害死小凯本就不可饶恕,居然还让他魂魄不得安息,这家伙真够狠的。

  我环顾四周,皆被雾气包围,不见有人影。而此时的施歌也有些招架无力,身上被划开好些口子,缥缈阴气从中渗出,急的我直冒汗。

  “是你妹妹下不了手。”唐雪悄悄在我耳边说。

  “什么意思?”

  “因为这厉鬼就是小凯的魂魄化作,若被打散于人间……就等于永远的消失了,魂飞魄散,不再有投胎转世的机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