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倒是相信那俩是好人,就你?我先扣扳机再给你定罪都来得及!”那警察阴笑着,看上去有些渗人。

  “那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罪啊?”

  “呵呵。我们今早四点接到报案,一个四十多岁的司机昨天深夜死在了易山山脚下……”

  “什么?那……那大叔死了!”

  “你还跟我装?我连夜赶来,才发现原来这山上的施家已经死了个干净,那整座山上只有你们这三个活人,不是你们干的还有谁?”

  “当官的,你不讲理吗,没人了就是我们干的?那万一是车祸呢?”

  “那人七孔流血而死,死相可怖,身体没有外伤,分明就是遭人暗算!”

  “你这个蠢货!他是被鬼杀!”

  \最《新\G章节"H上《酷}匠;=网e

  “放屁!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还鬼?哪有鬼,你捉一个给我瞧瞧啊!我当场杀了给你看!”这年轻人越说越激动,枪口直接抵在了唐雪脑门上。

  这还得了,我一个健步冲过去,拦在唐雪身前:“得得!大哥,你冷静点。我们配合调查,慢慢说,行不行?”

  “小凯,把枪放下说话。”一个中年大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们身后,他穿着和那年轻人一样的制服,看来是一起来查案的。大叔语气中带着些慵懒,却是有种字字诛心,不怒自威的感觉。看来,这是一个老油条带新人的组合。

  “吴叔,我……好好,我放下,量他们也逃不掉。”小凯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

  我看向这个叫做吴叔的人,他也正好在看我,那眼神,似乎能穿透一切般的凛冽,看得我真个人都虚了。不知为何有股莫名的感觉,这家伙,不简单。

  “既然你们配合,那我有几个问题。”吴叔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

  “你说。”我答道。

  “嘿嘿,这回可是整个施家的大命案,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我。”

  “只要是我知道的。”

  “你们是一直住在山上的吗?”

  “这个小姑娘施芮是,我们唐雪是昨夜那个死的大巴司机载我们……”

  “噢?”吴叔若有所思的一声打断了我,“死的,大巴车司机?我有告诉你们死者长相吗?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

  “我……”我一时语塞。

  “还是说,根本就是你,在山下杀了他?所以你才这么清楚死者是谁。”吴叔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神像是细线,字字句句都勒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喘不过气来。一点小小的蛛丝马迹,都能让他找到致命的突破口。我感到自己仿佛是赤身裸体,暴露在了他压抑自己的言语之下。

  “我施戈哥哥是不会害人的!”芮儿见我不知怎么答,赶紧辩解。

  “噢?是嘛。如果真不是他,那也说明,他其实很清楚那人的死因,所以在得知案件后,理所因当的想到了死者。”

  我冷汗都冒出来了,这是何等可怕的办案经验和推理能力啊!

  “对了小姑娘。”吴叔又转向芮儿,“叔叔也有问题要问你呦,你可不要骗叔叔,好不好?”

  “好。”芮儿乖巧的点点头。

  “按刚刚这个哥哥的话,你是一直住在山上的,是吗?”

  “是。”

  “那除了你,还有谁呢?”

  芮儿被这么一问,想到自己的家人,眼泪又要夺眶而出了:“没有别人,只有我……”

  “啪”的一声脆响,我还没反应过来,一击重重的耳光扇在了芮儿稚嫩的脸庞上。芮儿被打的一个踉跄栽倒在地。我火“噌”的一下的上来了。这还得了!我不由分说抡起一拳就往吴叔这畜生头上砸,谁料他一抖腿,“啪嚓”一脚势大力沉的踢在我支撑脚膝盖的反关节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刺骨而来,我一身惨叫往地上跌去。

  “你也想试试?”吴叔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立刻就把想要动手的唐雪吓住了,“小姑娘,你说这山上只有你?可这施家明明都死了个干净,可却只有一个施星的灵堂,唯一活下来的你嫌疑有多大我暂且不说。我一路上山,最近的尸体也是在三天前,按你说的,你独自在这空山上过了三天?你身边的人都不见了,你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而直到现在都没有报案,那……”

  “蠢货,她开了阴阳眼,在她身边的,是鬼啊!”我忍者剧痛,咆哮着爬起来,对这吴叔恨得直咬牙。

  而吴叔被我一吼反倒愣住了,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站在一旁的小凯看不下去了:“吴叔,你不会真信了他们的屁话吧?这世上哪有鬼啊!您也是活了四十多岁的人了,您见过鬼啊?”

  吴叔叹了口气:“那倒没有,可这施家……哎,算了算了,你太年轻!”

  “你这老畜生倒是信了,刚才这两拳怎么算?”我忍着痛单脚跳到芮儿身边把她扶起来,一张白嫩嫩的小脸都被打肿了。我看的心都碎了,放下芮儿就要找吴叔拼命,却被唐雪一把拉了回来,悄声在我耳边说:“你别作死了,人家真功夫的你打不过,何况他还有枪。”

  我怒火难消,却也没法,只能骂了吴叔几句脏话。吴叔意外的没有动手,只当做没听见,开始四处瞎逛起来。

  小凯见吴叔放弃审讯,不乐意了,跟在旁边不断地旁敲侧击:“吴叔,不用想了,这易山上人都死绝,就他们几个活人,不是他们是谁啊!”

  吴叔听的烦了,回他一句:“小凯,你也看得出这案子有多大,要是能破在你我手上,这辈子升官发财就不愁了,是吧?可是我看啊,这案子,不是我俩能解决得了的。”

  “哎呀,吴叔,你别多想了!肯定是他们……对,他们一定对施家有仇,然后下毒!没错,一定是这样没错了!”

  “嘿嘿,我吴彪二十年前就在这儿做片警,对施家也有些了解。这二十年来,想让施家倒的人,实在太多了……”

  “可是……”

  小凯还想争辩,吴叔直接不理他了,径直朝我走来:“小伙子,我吴叔的还有一个问题,想听听你的看法。”

  “哼,有屁快放!”我白他一眼。

  吴叔倒是真不生气了,缓缓说道:“上世纪三十年代,某天晚上,曾县六万多人口一夜时间统统暴毙而亡,除了施家,无一幸免。后来的说法是,瘟疫。瘟疫?一夜之间死了六万人!我想问问,作为一个施家的后辈……”吴叔忽然停了一下,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看了几秒,才又吐出三个字——“你信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