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经历这么多的事,芮儿快失去理智了,说着就要往唐雪身上扑,被我一把拉了回来。

  “我也就是说说,我这三脚猫本事,能伤它皮毛就不错了。”唐雪尴尬的笑笑,“这杀鬼咒我已学成许久,今日终于有机会用出来了!”

  那些鬼兽们此刻已像是补充了巨大的妖力,扯开恐怖的巨口朝我们涌过来。唐雪用毛笔蘸墨,笔走龙蛇,在数张符纸画下各种渗人的符号,画毕,双手合十结印,仰天大吼——“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四周白雾顿起,混沌缥缈。烟雾中似化有把把利刃,朝鬼王穿心而去!众鬼兽见此阵,纷纷收起爪牙,慌不择路逃出灵堂而去。而白雾也已将鬼王包围,雾中又化有天兵天将,手持宝具,挥刃间响起风声呼啸!

  我看这磅礴的阵势本以为十拿九稳,谁料定睛一看,扑腾半天,只有各种华丽的刀光剑影,却不见伤到鬼王分毫,甚至连他周身的阴气都未打散。

  唐雪的手一直在抖,符纸洒了一地,冷汗唰唰的从她额头上留下:“该死,只怪我道行太浅,这……这根本就不在一个能力级上啊!”

  那鬼王轻轻拂袖,一道寒光冲天而来,白雾瞬间被打散,转而换作凛冽的阴气。把唐雪这招……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破了……

  鬼王没有丝毫滞怠,翻身便俯冲下来……糟了糟了!看来我施戈,要命丧于此了!

  “嘭”的一声巨响,我感到四指一阵麻痹……

  鬼王这招,却并没有落下来。

  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不知何时挡在了我们身前,她全身皮肤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蓬乱的长发一直落到腰间,双腿模糊的像是踩着一团云雾。她回过头来直勾勾的看向我,血红的嘴唇和锋利的獠牙吓得我一个激灵——妈呀!哪里是个人,是只女鬼啊!

  不过为什么看上去好眼熟……诶!这不是我吗?!

  这女鬼看上去和我一般年纪,有着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双臂细长,身姿端庄婀娜……不就是我梦里的那另一个自己!等等,出生证明!如此看来,她就是……

  “哥哥,终于以真身相见了。”这女鬼婉转轻盈的一声听得我浑身酥麻!

  “哥哥?!”芮儿几乎是尖叫了出来。

  果然没错了,这女鬼,是我的双胞胎妹妹啊!

  “等等,你这鬼兽!为何会说人话!”唐雪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把桃木剑,“唰”的一下朝女鬼指了过去。

  “小女自出生就被阴府夺了性命,心有不甘,化作亡魂留于人世间,与哥哥朝夕相伴,自然会说人语。”

  “一派胡言!当我傻吗?亡魂自肉体出窍便被锁住身形,你若真是死于二十多年前,现在不应该还是个婴儿吗?”

  “小女的身体并未完全消亡,这二十年来是与哥哥同命,借居于哥哥的肉身的。所以才得以增长年龄,将魂魄留居于人间。”

  我抓住唐雪的胳膊:“你就信了她吧,大姐!现在鬼王……等等,诶?鬼王呢?”

  “哥哥。”女鬼朝我嫣然一笑,“是小女方才让太爷爷收了法术,太爷爷被迷了心智,已全然不记得人间之事了,唯独还记得小女……”

  “等等!”我赶忙打断她,“你说……太爷爷认识你?”

  “是的,是太爷爷用通阴术与阴司做了交易,才得以让我在死后留于人间的。”

  “交易?什么交易?”

  “这小女就不得而知了。”

  “诶,你……别‘小女’了,你有名字吗?”

  “小女出生亡命,阴阳两隔,无法以真身与亲人相见,便没有名字。”

  “这样啊,我看你出生证明上,和我用的同名。不如……改个字,叫你‘施歌’,‘歌曲’的‘歌’,好不好?”

  “谢哥哥赐字。”

  “嘿嘿,不用这么客气的。”

  唐雪看不下去了,拉上芮儿就往屋外走:“这个重色轻友的变态!芮儿,我们躲远一点。”

  “喂喂喂!这你也要吃醋,她是我妹妹啊!”

  “谁吃醋啦!吃屎吧你!”

  虽然还是没太搞清楚状况,不过总归也是捡回了一条命。我看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天也一点点的亮了起来。清晨的阳光滑过门栏洒进一片狼藉的灵堂,我有些想哭。

  Ul更o新1最。i快d上酷'@匠网zO

  施家,真的倒了。

  这不可能是天灾,定是人为。这灭门之仇,我施戈今生势必要报!我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太爷爷千叮万嘱让我不要碰的阴阳学,总有一天,还要用它抽干仇人的血,祭我施家的魂!

  神经紧绷了一夜,我们仨都是吓得够呛,身体疲惫不堪,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躺下来好好睡一觉。

  施歌妹妹从灵堂出来便不见了踪影,我也没多想,大概是外头阳气太重吧。芮儿领着我们往她家走,一路我都在和唐雪讨教着昨夜的法术。

  “站住,站住!”

  听到这一声我还以为是幻觉,没理,继续往前走……

  “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开枪了!”

  听到这话吓得我一个激灵。回头一看,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人正朝我们跑来,手中端着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我的眉心。

  “好好!大哥你冷静点,我们不动了!”大概受电视剧的影响,我和芮儿看这架势,二话不说把举起双手放在脑后,“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唐雪则是一愣,很鄙视的看了我们一眼,仿佛在看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子。

  “警察叔叔,我们可都是好人,大清早的您这是要干嘛?”唐雪双手一插兜,像个大姐大似得,大摇大摆朝那警察走去。吓得我和芮儿冷汗直冒,妈呀,你这是在用生命装逼啊大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