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不要!”唐雪一看要停车,大叫起来,“我才不要在这里下车,这一路连个人影都没有,好可怕啊!你开车上山,把我们送回施家去!”

  “这……这眼瞅都快要七点了,我还得回家去……”

  “你大爷的!再废话,老娘要动手啦!”唐雪这会儿真是怕的不行,说话都在尖叫。

  司机大叔听到这句,裆部一紧,也没再说什么,悻悻地又把车发动了。

  大巴一路飞驰上了山,易山不是很高,但二叔家在山顶附近,我给大叔一路指路,也走了好一会儿。一路上经过的屋子全都黑灯瞎火的,越往山顶,我呼吸都急促起来,施家这回……哎,可别真是灭门之灾啊。

  到了地方,牵着瑟瑟发抖的唐雪下了车。司机大叔等我们下车门一锁,踩足油门飞也似的逃走了。

  不远处就是二叔的家,见还亮着灯,我松了口气,门口有个人影,见我们出现,试探般的喊了一声:“是……施戈哥哥吗……”

  “施芮!是我!”

  听到我的回应,施芮如释重负一般的尖叫了一声,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八年未见的小美女的容颜,她已经一头扎到我胸口,死死地抱住了我。

  “哥哥,哥哥你总算来了,芮儿好怕……”

  我抱着这个初长成的小姑娘,一阵心酸,上一次见面时,她还笑颜如花,和大人们打着扑克。而现在,施家物是人非。我真后悔自己没能在出事前回家看看。

  “施戈你这个变态,能不能收敛点!小姑娘都不放过,我还在这儿呢!”

  我一愣,忽然想起身边还有唐雪这么号人,赶紧把芮儿放开……

  /☆酷1匠#网√。首)n发

  “我,我我……我介绍一下,那个,额这个是施芮,我二叔的女儿,其实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但跟亲妹妹没什么两样。啊……这位是唐雪,她是……额……她是个路人,先不用管了。芮儿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唐雪醋意十足的瞪了我一眼,我心里一乐,背过去瞧瞧跟她说:“行了,大不了你作正房……啊呀!疼疼疼!”

  “哥哥,是这样。其实之前好几天就不太对劲了,太爷爷还特意把我拉过去说话,说以后要是施戈打电话回来,啥也别说,直接挂电话。我就觉得好奇怪,我问为什么,太爷爷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说施戈要是不幸真的回来,把这个包裹给他。然后,过了两天,太爷爷……呜呜……太爷爷就去世了……”

  芮儿说着,忍不住哭了出来,我赶紧摸摸她的头:“没事没事的,太爷爷都百岁了,已经是洪福齐天。那个给我的包裹呢?”

  “在太爷爷屋里。”

  “那咱去拿去,我正好上柱香。对了,你爸爸他们呢?”

  “他们最近好奇怪,我叫他们,他们都不理我……诶,我爸爸在哪儿呢!”

  我顺着芮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瞅了半天,也没看到有人……

  “在哪啊?我怎么没看到?”

  “那儿那儿!不就在那儿嘛,爸爸!爸爸……你看,他不理我……”

  我的努力稳住自己疯狂颤抖的双腿,一把抓住唐雪的胳膊——“唐雪……看得见吗……”

  “没啊,哪有人啊?”

  我眼前一黑,几乎绝望的要倒下去。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这一切,只能我来承受了。

  我抓住芮儿的手示意她不要再指了,深呼吸几口后我总算稍微平静了一点。

  “走!太爷爷一定早就算到这天了,先去拿包裹要紧,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

  芮儿和唐雪看到了我此刻煞白的脸,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再说话。我们一路疾走,来到易山风水之巅——太爷爷施星的灵堂前。

  屋中洁白的“奠”字在黑底的衬托下亮得刺眼,两侧对联“魂归天外风云暗,名在人间草木香”都不足以配得上太爷爷辉鸿的一生。而灵堂的正中,便是那散着寒光的铜质寿棺。可是……

  灵堂空荡荡的,连一个守灵的人都没有!

  “怎么都没人在?”唐雪也看出了问题。

  “我叫了他们,他们都不听我说话,他们……”芮儿说着说着又要哭出来了。我赶紧握住她的手。

  “没事没事,有我在呢。带我找包裹去。”我一边说着,一边给太爷爷上了炷香,磕了三个响头,就跟着芮儿往里屋跑。

  隐约中,我感到有什么有东西在朝我们靠过来,脚步声都……

  算了,但愿是幻觉。

  冲进里屋,芮儿从柜子的夹层里掏出了一个用白布包着的包裹。我拿过来赶紧打开。最上头是几张泛黄的符纸,里面似乎还有好些文件。我把里面的纸张通通抽出来,借着烛光,一页页的看……

  “唐雪,帮我开灯。”

  “哦,好……诶?怎么……没反应。”

  “哥哥,山上几天前就停电了。”

  怪事一件接着一件,不过我没办法了,只能从眼前的线索开始。

  这文件……竟然我的是出生证明!等等,不对,“年月日”都没错,但“时”却和我的不一样,但那巨大的“施戈”两个字,分明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冷静下来,头脑飞速的运转……

  出生证明是不会错的,既然是太爷爷要给我的,那施戈俩字也必然是指我没错了……看来,只有一种可能,从我出生起,就有人有意想隐藏我的生辰八字,而且现在看来他做到了,应该是太爷爷做的吧……

  可是,为什么?

  我继续往下翻,又有一份出生证明。我赶紧看名字……竟然,还是“施戈”!难道是一模一样的证明印了两份?看内容……年月日时……我的天,和刚刚那份是不一样的,这一张上,时间栏晚了两分钟!再找找……性别女!

  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是……

  我赶紧翻遍两分报告,果然轻易的找到了我猜想的那三个字——双胞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