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不要回来

  “如果前提是扔下你,那不可能。”

  唐雪听到这话明显身子一颤,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过在半秒的踌躇后立马又变了回去。

  “老娘十岁就用刀划别人脖子了。想攻略我,你还嫩了点!”

  “唐雪,虽然很想,但我现在真的没时间和你调情了。现在大难临头,能不能快点告诉我写有用的信息,我好计划下一步。”

  “你!!!我……行,你听着,我从小是个孤儿,是组织把我养大的。因为我能力不足所以职位很低,对于公司内部几乎没有了解,只是接任务,然后干活。”

  “我想想……也就是说,是有大人物要置我于死地,先不论原因。如果你迟迟不回话,那所谓的组织迟早会知道你失手了,那到时候便会有能力在你之上的杀手来调查,对我补上这刀。是吧?那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会用卦杀人?”

  “组织教我的呗,其实我真没什么本事,算是‘噬魂卦’一招鲜吃遍天,法医验证会是自然死亡,干净无后患。不过说起来,噬魂卦对一般人都是一周时间的慢性死亡,像你这种撑不过两天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先不管我,按你的意思,那你的组织其实是个做阴阳的大班子。而且还有纯养的杀手……我的天,这对手也太可怕了点。好。那最后一个问题,但也是最关键的问题,目的,杀我的目的是什么?”

  “这……我们接任务只管动手,没资格过问的。”

  “纪律严明,条理清晰,存在至少十五年以上的地下组织……为什么对我动手?我想想……懂了,应该没别的原因了……”

  “是什么?!”

  “这么说吧,其实我是出生在做阴阳风水的大家庭,但我八年前就离家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我鼻子一阵酸楚,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心都揪了起来。唐雪看到了我狼狈的样子,蹲下身来抓住我的手——“会好起来的,我和你一起扛,别忘了,姐姐可是杀手啊!到底怎么啦?”

  “施家出事了。”

  “啊?”

  “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有你说的组织要灭了施家,而且我极其怀疑,他们已经几乎成功了,所以才能杀到我头上来。这是,要斩草除根呐。”

  “天哪!不会吧!”

  我强忍住眼泪,叹了口气,抓起手机拨通了一则电话,在心中祈祷着,终于,电话接通了——“二叔!家里没事吧!”我几乎是咆哮着过去的。电话那头,没有回应……

  终于,想起了一个女孩的哭声。我一愣,是二叔的小女儿施芮!

  “芮儿!是你吗?我是施戈,你别哭,快告诉哥哥怎么了!”

  “施戈哥哥,太爷爷去世了……呜呜……还有,爸爸他们,可能是太难过了……呜呜……他们最近好奇怪,我好害怕,施戈哥哥我真的好害怕,我该怎么办啊……呜呜……”

  听到芮儿的哭声我感到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果然如我所料,这回施家,出大事了。

  “芮儿你别怕,听我说,哥哥马上就回来,我现在立刻启程往回赶,大概今晚七点能到,在这之前,你哪也不要去,乖乖待在家里等我。行吗?”

  “呜呜……好,哥哥,快一点,芮儿好怕……”

  “芮儿,等我!”

  挂了电话,我转身拿起个空背包就往房间走——“唐雪,你有行李吗,给你两分钟时间收拾,我们马上出发!”

  “啊?人家干吗听你的?”

  “因为……”我停住脚步,吸了一口气,返身走到唐雪面前,一把把她的手握在手心,双眼坚定地看着她楚楚动人的双眸,“我几乎是被赶出家门的,我比你更知道知道被亲人抛弃的痛苦,我们两个弃子,现在几乎只有彼此了,所以唐雪,今生,请让我守护你。”

  唐雪听完脸蛋又是“唰”的一下烧得通红,憋了半天,问出一句:“去哪?”

  “施家。”

  我施戈,阴的不能再阴的阴命,出生就克死了母亲,施家里几个远亲全都排斥我,可我依旧有一个和正常孩子一样的童年。为什么,只因为是太爷爷一直护着我。我十岁那年,太爷爷曾把我拉到身边,偷偷跟我说——“施戈啊,你现在懂事了,太爷爷跟你唠唠。你大概也发现了,你和别人不太一样,但有些事吧,现在还不到时候告诉你。你太爷爷我是个罪人,年轻时结下许些因果,我用精血卦卦得施家在我年迈之时必出灾祸,所以才有你。答应太爷爷,阴阳之事,你今生都不要触碰,即便哪天施家倒了,你都莫回头,太爷爷,想尽力为施家留一颗种呐……”

  当时才刚刚懂事我,哪里听得懂太爷爷的话中话。只想着如今的施家如日中天,哪里会有倒了的一天,谁知道……

  这一天,就这么到了。

  夕城是靠北的城市,而施家在南方,路途遥远。我看了下表,现在是清晨六点半,天刚蒙蒙亮,我昨夜昏迷了几小时,也算是休息了,但唐雪应该是守在我旁边一夜没合眼。

  Y!酷bm匠网y唯一/正@w版,r其9他◎*都‘=是k盗';版:

  我一边想着,一边随手把几件贵重物品塞进包里。我出卧室的时候唐雪已经收拾好了,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像个学生一样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等我。看她这样我也挺尴尬,寻思着是不是刚刚说错话了。

  “都收拾好了?”唐雪看我出来,拿起一件沙发上的外套给我披上,像个小媳妇似的。

  我老脸一红:“诶呀,不用啦,这会儿南方气温很高的。”

  “路上冷,听我的,穿上。”

  我没再说什么,接过外套,领着唐雪出了门。那一刻,忽然觉得如果唐雪真是我媳妇,那该多好啊。

  一路风尘仆仆,到了火车站,买了即将发车的两张车票,一路狂奔钻上了火车。伴着嘈杂的人声和车厢里诡异的气味,我们开始向施家接近了。自从八年前离家,我就再没回去过,家人们的模样都已模糊。耳边又回想起太爷爷的话——施家在我年迈之时必出灾祸,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