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冲过去当着狗哥的面,把他给我的红塔山砸到地上,壮着胆子吼了句:“卧槽,这犯法的活我可干不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说完我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也许,是因为我想到了唐雪吧,如果那天晚上她遇到的不是我,而是我眼前这种人……

  “法?呵呵,你他娘的,昨天的活合了法了?”

  我被问倒了,一时语塞,不过由不得我多想,一记重拳已经砸在了我脑门上,本就身体虚弱的我哪里吃得下这招,那一瞬记忆都真空了两秒,回过神来,我抱着头倒在地上,只有刺骨的疼痛,我觉得自己眉骨都要断了。

  “医生,我没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我……我干不了!你还是……啊!”

  话没说完,狗哥一脚踩在我脸上,疼得我龇牙咧嘴。

  “你还真说啊……”

  “狗哥!”曹强不知从哪窜出来,拽着我把我从狗哥的脚板底下拖了出来,“狗哥,人是我带进来的,我担保的,全责在我!”

  狗哥听到这话,脸一沉:“强子,这事我不怪你,你别往身上揽。”

  “狗哥……我是认真的……”

  从他俩的神情里,我已经预感到要有事情发生了。

  “操!”狗哥破口大骂一声,蓄了一口浓痰,隔着曹强朝我吐过来。“得得,强子,我知道你是条汉子,那咱就按规矩办。”

  7$酷t匠网dT正版首、/发L、

  我希望曹强能看我一眼,能告诉我到底要发生什么事,可是,他从始至终没有看过来,像个勇士一样,把一切一肩扛起。

  曹强吸了口气,从腰间摸出一把水果刀抵在了自己的小指关节处。

  我忽然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了……

  “等一下!!!”我几乎是用尽毕生力气喊出了这三个字,“这活我接了,曹强你快给我住手!”

  锋利的刀刃扎进皮肤,献血像涓涓水流淌过刀刃,从刀尖滑落。那一刻,仿佛时间静止。

  曹强的小指,没有落下来。

  “你想干嘛!”我从地上弹起来冲过去,握住曹强的手,他的小指露出森森白骨,“进来!先帮你医!”

  我拖着曹强冲进手术室,拿着针线给他缝合包扎。曹强就是再爷们也是凡人,伤了皮肉也会疼。我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样子,又忍不住朝他吼:“靠!你知道你刚刚干了什么吗?!”

  曹强楞了一下,没答。空荡荡的手术室只剩下针尖穿过皮肉的声音。

  “施戈……”曹强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还是接着说:“哎,咱哥俩不是一路人,你从高中那会儿成绩就好,理科成绩给班上长脸。我不行,我……哎,我知道你不愿意,没什么的,让我吃一刀行了,我的命……没你的值钱……”

  “曹强。”

  “诶。”

  “你知道我为什么学医吗?”

  “这个……因为啥?”

  “我从小就没妈,我爸在我7岁那年死了,之后是我外公和四舅,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死了。而我呢?我只能在一旁睁着眼看。七姑八婶都怪了我,要赶我出施家,我读了十年书没人敢跟我走得太近,没人敢和我称兄道弟。强子,我好羡慕你。说真的我不是学医的料,毕业一个月连工作都没有这才只好跟着你。但是,我真的真的,不想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了……真的。我好想在我身边的人痛苦的时候,能帮他们一把。这个天煞孤星,我真的当不下去了。”

  “施戈,那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生活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被别人当狗使唤。为什么,因为我要钱。我是奶奶带大的,现在奶奶病了,每个月的医药费都上万。我爸不管她,奶奶另外俩儿子也不管她。我心疼啊,可我没办法,我只怪自己没好好读书,怪自己没本事!当年那个没低过头的强哥,现在连命都是别人的……呵,呵呵……所以,我没啥好羡慕的……”

  ……

  那天晚上,我和强子聊了很多,我知道,从强子拿起水果刀的那一刻起,我俩的关系,是铁打的了。

  直到狗哥拖着麻袋,阴着脸踹开手术室的门,我才意识到我今天是来干嘛的。狗哥把麻袋扔到我面前,然后带着强子先出去来了,临走还说了句:“嘿,医生,你小心别把她弄死了,这娘们还有几分姿色,让她活着,我还有用。”

  说罢他俩出去了,留下我小心的用刀片把麻袋划开。里面的女人赤身裸体,面色惨白。看她的样子也就十六七岁,乌黑的头发,精致的面容,定是个好人家的孩子。可此时的她却是满身的淤青,喉咙处有明显的勒痕,私处红肿,塞满异物。

  你说我忍心对她动刀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可是,这刀,我必须动。我忽然想起fatezero里圣杯的问答——如果一艘船上有三百人,而另一艘船上有两百人,两船同时遇难而只有你一人能修船,你救哪边?

  无疑,我选择更多人。

  那如果你在这艘两百人船上,他们不让你走,怎么办?

  大概,会杀了他们。

  那如果按你选择的做了,三百人船再次遇难,破成两百人和一百人,你救哪边?

  如果……

  如此反复。

  是的,人非圣贤,我救不了所有的人,我只能,尽可能的保护我在乎的人。这一次,我必须要用刀划开眼前这洁白细腻的肌肤。

  从未有一次手术,我如此冷静,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木偶,在支配下活着,我感到我的心,已经死了。

  手术过后,又有两个年轻人被带到我面前,一个醒着,是个自愿的卖肾者,另一个昏迷着,连呼吸都很薄弱,全身上下都是被砍刀划开的口子,还有血在往外渗。我只是机械般的戴上手套,用干练的手法将他们的肾脏取出。手术过后,他们也许能继续苟活于世,也许会被杀死在这偏远的树林里。这些,都与我无关。

  那个多愁善感的施戈,已经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