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没空想那么多了,我不愿意让唐雪跟着我吃苦,曹强那边还能赚上不少,这活儿我可不能耽误了,于是翻身从沙发上下来,谁知身体软得像面条一样,“砰”地一声栽到地板上,脑袋沉的像个铅球,抬都抬不起来,视力也变得模糊,心里莫名的慌乱,仿佛自己大限将至一般。

  我半趴着来到洗手间,镜子里的那个人憔悴的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瞳孔无神,眼袋快要垂到鼻梁,额头眼角满是褶皱,仿佛一下苍老了五十岁。刚想刷牙,刷毛触到牙床的瞬间,牙龈像撕开了口子一样哗哗的往外淌血,吓得我整个人都慌得不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阵干呕。打开淋浴喷头,把水对着自己脑门猛冲才稍微平静下来。

  没空管自己了,我稍作整顿便出门去,唐雪不知干嘛去了并不在家。下楼,去公交车站等车。其实我挺奇怪为什么曹强不直接来这里接我,他解释说不想给我带来麻烦,我也没太听懂,总之这会儿我也就把他当老板而已了。稍作等待,车来了,我刚要挪步子,忽然身旁想起一个声音——“这位朋友,请在此稍作停留,你今天身上有卦,别怕,让我看看你的手。”

  我回过头去,是个挂着算命旗的糟老头,其实他要不说这话,我还以为他是要饭的。

  “呵呵,一命二运三时辰,四积阴德五读书,老子也会,江湖骗子,想骗我还弱了点。”

  被我碎了一句,那老头也不生气,接着道:“恕我直言,你如此憔悴,是有人对你下了狠咒,令你寝食难安,令你心智涣散,若不退咒,只怕……”

  “只怕什么?!”

  “小伙子,你年纪轻轻,只怕是不死,也要折尽阳寿咯!”

  听到这里我差点直接给这老头跪下!

  “大师,你说的一点不错!拜托请你一定救救我啊!”

  “给我看看你的手……嗯……诶呀,小伙子,你最近是不是有搬家过?”

  “没啊,我就住在江虹,住了好多年了。”

  “那……你是不是换了工作,是不是和新认识的朋友待在了一起……”

  y更H新)Y最F快,上97酷)匠网T@

  “是!没错,大师。是我一高中同学给我介绍的工作。怎么了?”

  “小伙子,有人想害你哟。只怕啊,就是你这个老同学。”

  “什么,他害我……不会吧,我们没有过节啊。大师,有没有什么……破解的方法,我不愿把工作丢了啊!”

  “这样啊。那,你的手,再给老夫瞧瞧……”

  老头拿着我的手看了半天,又有模有样的拿出个阵,算了半天,然后叹了口气,冲我摇摇头。看他摇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赶忙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塞到老头手上。谁知老头没接,把钱原封不动还了回来——“老夫惭愧啊,真是没本事退你的卦,这家伙是个行家,小伙子,你还是多加小心,要么听我一言,工作别要了,命要紧啊!”

  我谢过大师转身,转身就上了公交车。这不义之财,我还真非要不可。眼下,不跟着曹强干活我根本没有其他的生财之道,而唐雪……想到她,我更坚定了信念。也许,公主知道王子曾为他冒险,却不知骑士以为她送命。

  但是,我愿意,从第一次遇见她时,她在我肩膀哭泣开始。也许我是被她魅惑了,我不知道。我施戈从小到大都是个天煞孤星,没朋友,没帮过别人,带给别人的只有灾祸和死亡。这次,我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帮一次别人,像我二叔那样。

  又是踩着点见到曹强,他似乎又是早早就到了。打过招呼,我们上车,一路飞驰。一路我都在偷偷观察着曹强,这家伙……想害我?要是他真想置我于不利,昨天那么长的独处时间,他该下手早就下手了,何必这么麻烦。我以前听长辈说过一种巫术,是养蛊道家的不传秘术,食人精血,偷人阳寿,让中蛊者生不如死。优秀的养蛊人,能在合适的时间收蛊,到时候,这蛊便有大用,可施长寿续命之法。

  我拍拍脑袋,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人家背后的帮会如此强大,随便抓两个倒霉的人不是信手拈来的事情,还用得着设这么大一个局来弄我一个小人物?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总之有一百种可能我想了一百种可能,结论是,曹强根本没理由害我。何况这种阴阳家的东西,我怀疑他根本就不懂。所以这样一来,该不会……

  这个想法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更加的不可能,我很快又否定了。

  到了目的地,已经有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诊所前,一个面黄肌瘦的老男人靠着车在抽烟,看样子是在等我们。

  曹强停好车,飞也似的跑了出去,冲着那老男人点头哈腰——“呦,狗哥!您怎么来了?”

  那老男人头也不抬,斜着眼睛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得我浑身难受。他吸干最后一口烟,随手把烟头一甩,又把烟盒从裤兜里掏出来,往我这边走来——“你是医生?”

  “是。”我感觉自己说话有点颤,也不知是身体太过不适还是狗哥的气场实在太强。身为医学生,我看过太多的医学高人,他们居高临下,轻挑刀尖之中决定他人生死。而狗哥,居然也有这种眼神。

  “抽烟吗?”

  我本想拒绝,不过发现是红塔山之后还是很不要脸的接了一根,别在耳后。狗哥自己也弹出一根叼进嘴里,然后找曹强去了——“强子,烟。”

  “谢狗哥。您这是……”

  “嘿嘿,逮着一骚娘们,不从老子。老子就爱喝烈酒,骑烈马。最恨别人不服老子,妈的,先拿她个肾!强子,上我车,把人扛下来。”

  我在旁边听的心里一惊,看着曹强二话不说钻进车里,扛着一个巨大的麻袋下来。麻袋袋口用红色的布料扎了起来,看样子,那布料应该出自女人的里衣,那袋子里……不用想了,肯定是那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