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睡着了,头靠在我肩上,长发垂在我胸前。对一个陌生人,她能信任到如此地步,我想,她也许已经对这座城市,失望到想要放弃了吧。

  “喂!傻妞,到家了,醒一醒回家再睡。”

  “噢,谢谢……你……对了你叫什么?”

  “施戈。”

  “哈哈……真……真不要脸,谁要认你当哥……”

  “行了行了,别管我叫啥了,赶紧开门回家,洗把脸醒醒酒……”

  最!新:章*/节v上8酷‘A匠{网/Y

  “诶呀,糟了!”

  “干嘛?”

  “我钥匙忘房里了,没拿,要不……先待你家吧,好不好嘛……施哥哥……”

  唐雪撒起了娇,双手握着我的手臂晃了起来,胸前摇摇晃晃呼之欲出。妈呀,我鼻血都要喷出来了。这姑娘,该不会给我整一出仙人跳吧……不管了,总之只能先带她进来了,这要让邻居看见,可说不清了。

  唐雪进了房门,嚷着头疼要睡觉,没办法,我只得拉着迷迷糊糊的她走进卧室。唐雪看见床,二话不说直接倒了上去。看着她泛红的脸颊,湿润的呼吸,我苦笑一声,真不知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啊。

  “诶……施哥哥……”

  “姑奶奶,你又怎么了?”

  “你不困吗……”

  “困啊!还不是赖你,我睡沙发去了。”

  “对不起噢,要不我们挤一下吧……”

  唐雪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扯了一把。一不留神没站稳,我直接朝唐雪怀里栽了过去,把她盖在了身下,压得唐雪“啊”的一声喘息。

  我是个正常的成年男性,到这份上,我真的再也忍不住了。我蹭过去吻着她带着丝丝凉意的唇,双手也是不得空闲,我浑身发烫,她微凉的身躯也朝我贴过来,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冰火两重天的夜晚……

  “叮——”

  一声电话铃响让我瞬间如梦初醒,吓得心虚的我赶紧挣脱唐雪,逃出了房间。定了定神,我拿起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施戈吗?”电话那头响起粗矿的男声。

  “是的,请问你是……”

  “施戈!是我,强子啊!”

  我努力回忆着自己记忆里哪里有一个叫强子的名字,忽然一闪,原来是这家伙。他是我一高中同学,叫曹强。这家伙当时还挺混的,高中没毕业就退学了。

  “嘿,曹强!是你啊。这久没联系,找我贵干啊?”其实我想说这么久没联系,好容易联系一回,你妹的就来坏我好事!

  “噢,也没啥。听说哥你是学医的,我这正好有点活,缺人,你看有没有兴趣,钱不会少你的……”

  “你这家伙,混着呢吧,直接说啥活吧,分尸迷药什么的我可干不了啊。”

  “嘿嘿。哥你哪里话,只是做点小手术而已。同学一场,我不能坑你的。”

  其实刚提到钱我就已经心动了,我这都快要没饭吃的人了,管你干啥,只要给钱,老子啥都干。

  于是我假装犹豫了一下,又推脱了一下,然后“看在同学面子上勉为其难”先答应了。

  等我放下电话想回房间道个歉时,却发现房门已经被唐雪从里面反锁上了,估摸着她大概也挺尴尬,无奈我只能先沙发上凑活睡了。

  当天晚上,不知是不是睡沙发的原因,我的睡眠质量简直差到了极点,一夜噩梦。隐约中,我还梦见了另一个自己,有着和我一模一样的面孔,却留着及腰的长发,他穿着件红色的衣服,衣服长的一直落到地上。他眼眶里黑洞洞的,没有眼珠,但我却能感觉到他在看着我,似乎很是焦急。他走过来,伸过手来拉我,狠狠的拽。我才发现,原来自己陷在了一滩黑水当中。他似乎想把我拉走……吓得我直接像是穿越过几层梦境的惊醒。

  这个梦好清晰,清晰地甚至不像是梦境。

  这另一个我,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梦见了,记得头一次,那年我7岁,父亲过世,而且好像每一次,我要么会要大病一场,要么身边会有亲人离世。

  而这个梦,又来了……

  我从沙发上返身下来,想要坐直了身体,却差点一头栽在地上,浑身乏力,四肢像是灌了铅。糟了糟了,我心里一紧,不会要出什么事吧。

  对了,唐雪!

  我半走半爬的来到卧室门口,刚要敲门,却发现门没有锁,被我一推直接打开了。而唐雪,并不在里面。

  卧室里焕然一新,平时我基本不整理的床单被铺的平平整整,毯子也叠了起来,端正的放在一角,甚至书桌,柜子,地板都干净整洁。那不用想,一定是唐雪走之前收拾的了,这让我对她顿生好感,本来还以为她只是个随性的江湖女子,没想到还有如此细致入微的一面,挺温暖的。

  不过这房间虽是整洁,但我待着,怎么就觉得有些难受呢,头痛也愈加严重。难道我是心理变态,住不得干净地方?

  容不得我多想,客厅里的闹铃响了起来。我走过去,拿起一看,已经是下午三点半,差不多得去赴强子的约了。我使劲对着自己脑门砸了两拳,稍微清醒了点,不过整个人的状态还是糟糕得不行,便走进洗手间,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洗了把脸,换身衣服出门了。

  公交车坐了20分钟,我踩着点赶到了约见的地点,强子已经到了。这家伙又比高中那会儿壮了一圈,黑衣黑裤黑皮鞋,手臂上全是纹身,还带着好几个大金戒指。我真不怀疑他裤带上别着把砍刀什么的。

  “呦,施戈。好久不见了。”

  “是挺久了,几年了吧。看你这样子混得不错啊,以后可得罩着我。”

  “嘿嘿,说笑了。我大哥牛,我也就跟着蹭口饭吃。”

  “哈,你这也会谦虚了,看来是不简单,那咱们接下来上哪?”

  “直接去做事了呗,可能耽误你晚饭,不好意思啊哥,我们混的都没点的,办事为大。一会完事,宵夜我请!”

  “哦呦,哈哈。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