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禁军调过来了,请问下一步?”

  我看了看单于家的大宅,现在里面混乱的不得了。“动手吧,记住一点,不可以伤害老弱妇孺。其他的随你们。”我看着单于家的大宅,目光都没移看过。

  张芊婧和禁军进入单于家的后门,我就飞上单于家的屋顶上,看着这一切。“出来,别躲躲藏藏了,不觉得累吗?”

  “不愧是队长,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你还在妈妈子宫里怀胎的时候开始。”

  “队长,您说笑了。”

  “有什么可说笑的,还不下去参战?难道是想背叛三队不成?”

  “队长,您说话不要怎么刻薄,我下去就是了。”

  这个人实力很强劲,可是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喜欢探查我们这些高层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开会也好,会议也好,都是要躲在一边偷听。一个小小的成员胆子大的如此的地步,如果不是他的行为,他已经就是下任队长的可靠人选。可惜...单于家和濮阳家没有准备,很快就被攻入内部了。濮阳家还有,这次不是在他们的家举办,所以他们的伤害比较乐观。单于家可以说是死伤无数,满体的尸体。

  濮阳和单于家的高层和元老全部围在走廊的尽头,看着一群群凶神恶煞的‘王者’九队成员。渐渐的这些队员让开,让一个个的队长走进来。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方茹晴,方茹晴一脸笑容的看着他们:“交出魔兵,我们立刻撤退。”方茹晴开门见山的说着。

  单于雄颤抖着身子,走出来:“各位队长们,你们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魔兵?什么策反?我们都不知道啊!”

  “还想抵赖!”房玄将证明扔在他们的眼前。单于雄颤颤巍巍的拿起来,看了几眼,就瘫坐在地上:“冤枉呐,冤枉呐。我们单于家对修炼界是忠心耿耿的,对‘王者’大人更是敬佩,我们单于家根本不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啊!”

  我摸着下巴思考着,看着单于雄这表情不想装出来的,难道是误会了?万一要是误会了,那到时候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啊。

  “老爸,将我们前几个月获得的魔兵,拿出来和他们决一死战!”单于家的一位少爷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

  这声音我们可是听的清清楚楚的,原本我还是不相信,听到这句话后,单于雄呐,单于雄。你输了,你输在被队友卖了,而且这队友碰巧是自己的儿子。

  单于雄气得跳起来,对儿子的脑门一弹:“生出你这样的儿子也是我单于雄的一大失误!”单于雄气得浑身不停地发抖着,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方茹晴见状,说道:“单于家私藏魔兵,又有策反‘王者’大人之心,如今又欺瞒‘王者’九队全体成员。各位,将单于家和濮阳家全部拿下!”方茹晴一挥手,在我们身后的人蜂拥而上。

  很快单于家和濮阳家就制服了,“叶斌文队长,高振兴队长劳烦你们再去濮阳家缉拿全部的嫌犯。”方茹晴指挥道:“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杀生。”

  “啊!”

  一股魔气从我们身后散发出来,“这股魔气,难道是..”开始魔化了吗?

  魔化,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字眼。说好听点是魔化,说难听点就是变异。星宿劫和帝恨本就是两把魔兵,没有正确使用,魔化是必然的。就像我手里的疚疯,没有好好控制,我也会被魔化。

  单于雄挣脱了枷锁和铁链,硬生生的把穿在琵琶骨的铁链震碎了。“大家快点后退!”方茹晴见状不妙,等全部的人撤退后,留下的只有我和方茹晴、房玄三人。

  单于雄身上滚动着一股红黑色真气,看来他要成魔了。“方茹晴队长,拜托你了。我去拖延时间,你借这个时间,用你们家族的秘籍,锁住单于雄的行动。”说完,我就出现在单于雄的跟前。

  不愧是成魔了,力量不是和我这个人类可以比的。单于雄一拳下来,地板都塌陷了。我还是用尽了全力挡住的。“仇恨吧,帝恨!”

  单于雄将帝恨召唤出来,对我狂砍。我的右手在单于雄召唤帝恨时,就开始颤抖。接着疚疯就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我手里,魔兵对魔兵有共鸣?还是说疚疯被逼出来了?

  疚疯和帝恨碰在一起,我的虎口都发麻了。接下来的一幕,让我一生都难以忘怀。单于雄的右手开始锐变了,将本已魔化的右手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手,力气也逐渐的变大。

  血一滴滴的从手术留下来啊,单于雄的力气太大了,震得我虎口都流血了。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帝恨从金黄色变成了红色。从疚疯的刀身到刀把开始逐渐的变热起来。饶是圣光镜的我,都有点支撑不住了。

  最,l新HE章~N节!1上:酷匠网-r

  “束缚术四十二,失魂!”方茹晴的秘籍终于放出来了,中了束缚术的单于雄,力气变小了,头也越来越低了。我一把推开单于雄,单于雄倒在地上,帝恨也变回原本的金黄色。

  “呼,谢谢了方茹晴队长,你要是在晚几秒,我现在就要热死了。”从帝恨传播过来的热度比熔浆都要炎热,疚疯都差点支撑不住了。

  今天是我最累的一次,也是最不让我休息的一次。刚刚以为解决完帝恨,没想到倒在那里的居然是濮阳家的当家的。濮阳嵩从地上站起来,浑身也被黑红色的真气围绕着,又是魔化!

  “呼呼,憎恨吧,星宿劫!”濮阳嵩嘴里念叨:“站起来,单于兄!”说完,单于雄从地上站起来,拿起地上的帝恨。这下子麻烦了,两把魔兵,就算是我们人数占优势,那又怎么样?一把魔兵可抵百万雄兵,还是两把。

  我手里的疚疯颤抖的非常厉害,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