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哥,您放了我啊。我真的不想去当教师,尤其是教一群练体镜的小屁孩啊,飞哥!于哥,于飞哥!”我突然发现于飞原来你怎么卑鄙,为什么一定要将我拉走?

  于飞拉着我说:“搞的你好像不是练体镜上来的一样,你是不是周老师,周老师是我们学院的超级教室,只教一些天才。”我擦嘞,原来周老师您可以怎么轻松,真是太阳了一车的天线宝宝。

  “飞哥,咱也是同一时期的学生吧,看来那个份上,你可以不可以放过我?”我依旧苦口婆心的劝导着于飞,让于飞放了我。可是于飞就是不放了我,这也就算了。于飞给我装聋作哑,故意说自己的听力不行了。

  于飞呐,于飞我算是记住你了,以后出去别说自己是‘闪光幻影’的朋友。

  “院长,这就是我们学院最最最出名的,曾经在两校大战中脱颖而出的,在上等解元镜大赛里面人称‘闪光幻影’的,如今又是刚刚退休‘王者’护卫队三队队长孙毅航。”

  我说,于飞你介绍我就好好介绍,为什么要说出怎么多?显得我高贵,还是要显示出我有多么的牛壁?

  “哦?你就是孙毅航啊,久仰大名。”院长走到于飞身后,蹲下来握住我的手。我也是苦着脸,和他握手。原来早就换院长了,我还以为还是以前那个老秃头。

  “那个,孙毅航同学,这个就是你的小组的人员名单。”院长把名单交给我,我随便瞄了一眼,还真的很有趣。居然和我们之前的一样等级,而且看得出来,这是不是抄袭我们小组的?发型和我们一样,衣服和我们一样,最后一点连动作都和我们一样。呵呵哒。

  我很不屑的去带领他们,所以和周老师当初接待我们是一样的,故意稍稍的来迟。我躲在暗地里观察他们,看看他们是不是故意模仿我们的。看完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原本就这样。

  一男的发牢骚,另一个男的很淡定,一个女的在那里打扮这简直和我们当初是一模一样。

  “我就是你们的老师,孙毅航。你们自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终于明白了当初周老师教导我们是什么心情了。

  比较高的那个第一个举手说道:“我叫简和,我的梦想是学会全部的招数。”

  “我叫赵宇,我的梦想是成为超越历代‘王者’,成为最强的修炼者。”不错嘛,这个理想和我差不多。不过自从知道,二代‘王者’可以一人单挑五任‘王者’我就放弃了。

  “我叫萧雨颜,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这个萧雨颜,我感觉不简单,一个女孩子可以保持怎么淡定可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

  “参见六代军师大人。”

  “免礼吧,洪兴强今天本军师过来只想问问你,巡逻队呢?”

  洪兴强头皮有点发麻了,颤抖着说:“被我解散了。”

  “解散了?”六代军师重复了一遍,霎时间洪兴强的脖子就被掐住,六代军师很平静地说道:“洪兴强,你这个总队长作威作福起来了?三代‘王者’成立的队伍,你给我随便解散,你脑子瓦特了?”

  洪兴强被掐的有点喘不过气:“军..军师大人..您就算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呐..是..三队队长..犯的错误..我才敢解散..三队的..”

  六代军师放下洪兴强,说:“你给我说出原因。”洪兴强看到六代军师的拳头变成像沙包那么大,那一拳过来可是会死人的。

  “那是因为,二队队长死的地方是三队经常巡逻的地方,所以我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您说对不对啊。”洪兴强现在只能说出自己的推想了。

  可是,六代军师是什么人?可以辅助‘王者’的人,可不是笨蛋,怎么简单的题目,一下子就看破了。

  ☆4最》新章O节)x上K酷C(匠`c网u

  六代军师拍拍额头:“我真的很怀疑你是怎么当上这个总队长的,怎么简单的问题,你居然乱怀疑人。第一,三队队员每个人对孙毅航的真气都是熟悉的,如果那天他们感觉到那里有自己队长的真气,就知道是队长亲自巡逻,他们当然就不过去了,因为相信队长。”

  “第二,他们后面之所以不过去的原因,就是因为信得过队长,所以就放弃去那里巡逻了。谁知道二队队长就死在那里了,以及二队队长留下的死亡讯息,我也知道了。如果想知道这一切,去把三队全部人找回来。我给你一周的时间,彻底解决这些事情,如果一周内不可能的话,‘王者’护卫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洪兴强呆呆的看着六代军师的背影,如果一周内事情不能结束,到时候就会被解散了。可是自己当初说过,如果自己要请孙毅航回来的话,必须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的请回来了。这让自己怎么下得了台?

  “算了,为了这个护卫队不被解散,丢人就丢人吧。反正我在一个月就要退休了!”洪兴强毅然决然的实行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的出去了,途中遇到不少的队员,全部都被这个总队长的行为惊呆了。

  每个人都在猜想这该不会是要去请原三队队长,孙毅航回来吧?

  “哇,这人该不会有病吧?居然跪在我们学院的门口,啧啧,真是奇芭,我要拍下来给我家人看看,我们学院是有多牛叉。”

  很多人围在洪兴强身边拍照,洪兴强是明白了,自己今天的名声会全部毁掉。

  我听到这个消息,我是飞奔到学院门口,听每个人讲,这个人穿着白色的羽织,身后还有还写着‘一’字。白色的羽织除了,‘王者’护卫队之外是不可能再出现在其他人的身上的。

  我到了院门口,看见了洪兴强跪在地上,不停地寻找着人影。我走到洪兴强的身前:“起来,总队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