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开紧急队长会议,请各队队长马上到齐!再通知一遍,召开紧急队长会议,请各队队长马上到齐!”

  我摇摇头叹气:“刚回来也不让我好好休息,就要去开会了。芊婧替我处理好。”这个队长会议开的太及时了,一千多张纸啊,那么多的任务,我是处理不完的。

  洪兴强看着各队队长都到了,心里十分的欣慰。尤其是看到我,因为之前误会我们三队,差点将我们三队废除掉。

  “今天我召开队长的会议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各位队长都已经任位快一年了。方茹晴和肖奉两位已经是有近三年了吧,如今的‘王者’护卫队是壮大了。在这里我要宣布了,我洪兴强要退休了。”

  洪兴强这话令我们一点也不感到意外,队长可以任位三年或五年,总队长要任位十年,今年是洪兴强的第十年了,所以他现在要推选出一名新的总队长。

  “在我的考核下,目前只有这几位符合。曹乐美,孙毅航,钱曦贝,张合天四人符合当任总队长一职,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洪兴强看着我们四人,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总队长一职谁不想当任,这一个职位给人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力和荣耀感,所以这个职位一直都是大家的争夺的位置。

  “总队长,我放弃这一职位。我认为自己的能力只能到一个队长而已。”曹乐美说道:“我也不想放弃二队队长的位置,现在我还没有找好的人可以继任二队队长。”

  “我也是,我也放弃。”我无所谓的说道,对我来说总队长的位置,可能以前我会争夺,对现在的我来说,这个位置谁爱要,谁拿去。我是无所谓拉,不要是钱曦贝一切好说。

  张合天这家伙一点都不懂得收敛,抱拳向上:“七队队长,张合天愿意承当此重任。”

  钱曦贝也不甘示弱,迎头上去:“六队队长,钱曦贝也愿意承担此重任!”

  我擦嘞了过去,钱曦贝你也争。槽,早知道刚才我就不应该谦虚的,万一钱曦贝当上总队长,那我岂不是要完蛋的节奏?

  我瞬间感到一股头疼,我是不怕钱曦贝对我做什么,她要是对三队做出什么事情,我去了,我又不能说什么。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句话可不是假的,真真切切的一句话。

  “三天后,你们各自写一份自己做总队长这个位置的申请书,我看看。散会!”

  我在队舍里面都快奔溃了,自己的谦虚变成了这个样子。不行,我必须要让张合天当上总队长,至少对我来说,张合天怎么说都是我的兄弟,让他当时总队长,理所应当。至于钱曦贝见鬼去吧。

  当然我不可能去杀了她,这样大家会怀疑到我的头上几率较大。第一,我和钱曦贝不和整个队伍都知道的,第二钱曦贝现在死了,大多数的人会以为我怕钱曦贝当上总队长后会对三队不利,所以就先下手为强。

  我现在可没有时间去刺杀钱曦贝,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解放第二阶段的疚疯。我召唤出疚疯,进入疚疯的刀内。我没想到的是,进入刀内怎么轻而易举,仿佛是故意的样子。

  疚疯的刀内,都是血,看起来这把刀曾经吸收过不少的血量。“啊!”里面传出一股股的叫声,看来这把刀不会像逆刃刀一样,那么简单的让我开封它的第二阶段。

  我越往深处走,听到的叫声也越来越恐怖,我都有点胆怯了。“槽,大男人的怂什么!”我大喊一声为自己壮壮胆,我吸着大气,一步步迈进去,走到了深处我看见了一幕让我呕吐了半天的一幕。

  刀内一个人吃着另一个人的肠子,我当初弓着身子开始呕吐起来。那人好像注意到我了,看着我的表情也不一样:“你就是我的新主人?没想到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而已,不知道你体内的血是什么味道?”疚疯张开血盆大口。

  当我看到他的血盆大口时,我一个没忍住继续呕吐起来了。他的嘴里实在是太恶心了,吐得我都快不行了。我的天呐,这叫我以后怎么和他配合?我可不想和一个怎么恶心的人一起配合,我怕我会被恶心死。

  我呕吐到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了,跑几步喘一下气,实在是不行了,这家伙恶心到我连脚都软了。疚疯很快的来到我身边,抓起来我,大笑:“怎么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驾驭的了我。开什么玩笑,结束了!”疚疯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我整个头颅塞在嘴里。

  “唔唔唔!”我在疚疯的嘴里大叫着,我擦嘞,臭死我了。这家伙是多久没刷过牙了?我受不了了,我一张口,那一股股臭味就散进我的嘴里。我又不忍不住了,在疚疯的嘴里开始呕吐起来。

  酷l匠L¤网@S正d版s首@3发

  疚疯可能是感觉到一股酸酸的味道,一下子将我吐了出来,用手不停地抓则舌头:“你..你小子,在我的嘴里干了什么?”

  “除了呕吐之外,我还能做什么?”我拍着胸口说道:“你的嘴巴是多久没洗了?我擦嘞,臭死我了,除了呕吐外,我居然什么都做不出来!”

  “哈哈,天意,天意。”疚疯突然大笑:“我曾经说过,只要谁可以没有被我吞进去,谁就是我的主人。把口诀记住了‘暴走吧,疚疯’。”

  “暴走吧,疚疯!”我大喊了一声,眼前的疚疯就化成一把刀,握在手里我感觉一股的力量。无穷无尽,这下子我顿时有了和沈家豪单挑的把握大了不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作者期末考,没时间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