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出体后,我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开始提炼自己的扶助力了吧。正常的修炼者都是六到八条之间,上次我记得周老师好像是九条吧。现在已知最高的就是九条。不知道我会是几条?真令人激动!

  我闭上眼睛,开始摸索着体内的真气。我摸索了一会儿,就摸到了。手臂上开始传出剧烈的疼痛感,手臂上也开始浮现出一条线,一条,两条,三条..九条。

  我狰狞着脸:“在一条也好,在一条也好!”人是贪心的,谁不想让全世界都记住你的名字,轰动于世界呢?

  天不如人意,九条后再也没有增加了。我趴在地上,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九条,心稍微有点平服,九条也不错了。

  突然,我的右手臂开始了剧烈的震动,我非常的高兴,刚才也是这种感觉,难道我要继续增加了?

  这次的疼痛感要比上一次要疼痛的多,疼我几乎都快昏厥过去了。我咬紧牙关,撑了过去。看了我的手臂,我差点骂街了。我擦嘞,居然只增加了半条而已。

  等于说我的扶助力就是九条半!这尼玛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等好事情居然让我碰上了,我的天哪,我怎么那么背。

  在山上的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酷eW匠=网M¤永¤R久;免费kj看小c说v

  当我在提炼出第八条扶助力出来时,天空巨变,光打雷不下雨那种,持续了几十分钟。

  周老师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裂变一点也不稀奇,因为自己曾经也引出过这种天象。不过像这种的天象已经有几十年没有人可以弄出来了。

  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为了确保我九条半的扶助力是有用的。我从第一条一直燃烧到了最后那半条,每一条呈现出蓝色。我看着远方,仿佛现在开始我就是第一人一般了。

  我没有在这里多停留,我回到了学院。周老师第一个迎了过来,拉着我问道:“你的武器呢?你扶助力是几条?”周老师非常的好奇,恨不得将我搞得一清二楚。

  我召唤出武器,这把武器还算好,和我之前用的一模一样,都是刀。我将我的专属武器给周老师一看,周老师都惊呆了,很迟的才说出两个字。

  “疚疯!”

  “疚疯?这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其实我是很嫌弃这把刀的,没有我的逆刃刀好看,而且好像也不好用!

  刀身窄而长,上面的花纹宛如人体的血管一般,刀锷较长,像个把手。

  周老师重重的给了我一个爆栗,疼我的是咬牙啊!

  “你小子有武器都不知道好好的珍惜,这把疚疯可以一把好的武器!相传是‘十大魔兵’之一,铸造者正是玄天邪帝!”

  我了勒个去,我的武器居然是一把魔兵。其他的不说,玄天邪帝制造的武器啊。这是..多高大的恩赐呐。比起逆刃刀,那简直不值一提。逆刃刀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这把疚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玄天邪帝制造的武器!

  我赶紧将这把疚疯从周老师手里抢过来,抱在怀里:“喂喂,周老师您该不会眼红了吧!”我现在就想知道,周老师是不是眼红了?

  “切,眼红给屁。这把破刀有什么好眼红的,又不是我们的华夏的祖先黄帝的轩辕剑,要是轩辕剑的话,我可能还会眼红。”周老师一副清高样,看起来也不像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不过,毅航我可事先告诉你。疚疯这是一把魔兵,千百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驾驭的了它。所以这把魔兵现在成了你的专属武器,你一定要小心点,不然的话,你会成为下一个被魔化的对象!”周老师非常的严肃告诉我。

  “还有,你的逆刃刀已经破碎了,你的第二阶段的口诀对这把刀是无用的。你要摸索出疚疯的口诀,以及最后一点,你的扶助力应该在八条以上对吧。千万记住,扶助力这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释放出来,尤其是八条以上的!”周老师的那严肃的口吻,让我有点后怕了。

  我离开学院后,在四处的溜达着,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在遇到家豪,将他劝回来,我还是不希望和他战斗。

  我抬头望上面写着几个字,忍不住笑了笑,想当初我自愿背叛这里,没想到我现在又要回到这里来了。‘王者’中心,这四个字真的是害苦了我啊。

  我走进去后,看着‘王者’事务中心,想起了当初的事情,时过境迁了。

  “队长!”几个巡逻的人看见我,无比的兴奋。我点点头,走进三队内。一路上不少的队员给我打招呼,我一一的回应,看来我在三队人缘还是挺不错的。

  “关天鸣,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头的?做这个副队长的职位真的不很舒服,而且队长现在又不在,我真的很佩服你,你居然可以将队伍带的井井有条的!”张芊婧趴在桌上,对关天鸣伸出大拇指。

  关天鸣坐在椅子上,喝着水:“哈。你也知道当副队长很累,叫你当初一走了之,现在好好处理吧,我要出去转转!”关天鸣刚走到门口就碰见我。“队..”

  我示意了一下关天鸣,关天鸣看看里面的张芊婧,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一样,贼贼的瞄了我一眼。我是没看见那眼神,不然关天鸣你准备明天再八队里面呆上一个月吧。

  张芊婧现在身上穿着我曾经穿过的白色羽织,嘴里还念叼着,这些事情真麻烦,要是队长在就好了。

  “那么希望我在吗?”

  “啊!”张芊婧被我吓的站起来,认清楚是我后,如同大赦一样:“队长,您别这样,吓死我了!”

  “哈哈。”我坐在张芊婧刚才坐的地方,我看着张芊婧。张芊婧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直看着她,她突然哦了一声,将身上的白色羽织脱下来,给我穿上,这才像样嘛。

  白色羽织本来就是队长的,副队长穿起来像什么样子。除了队长不再任,不然白色羽织副队长是没有权利穿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萧寒宇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放过十条的扶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