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速的重力压制,对于已经习惯了挑战极限的我而言,虽然很困难,但也不会把我吓怕了,毕竟以我的不断理智和完善的理解,周老师这个超级变态的师傅是绝对不会害我的,他不再两倍两倍的提高自己的重力压制,而是一下子提升了六倍,绝对是有他的想法,反正先不管他是什么意思了,存在即是道理。

  本来在四倍速的压制下,可以成功且轻松的摆弄十八般武器的我一进入十倍速的重力压制场时,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是有些小瞧了这个变态的训练场。

  不要说现在伸手,就算是我有想眨一眼的想法都没有办法得到实现,十倍速的夸张绝对不是人可以想象得到的,我虽然有个非人的师傅,但是毕竟那也是我师傅。

  原来重力压制的前面几倍速主要针对的只是对人的体质、骨骼等方面的考验,而后半部分还是重在考验人的意志力和精神力。虽然我本身的意志非常的强大,但是一下子接受到外界如此强大的压力时,我也差点被憋死。

  “噗”的一声响,我吐了一口血,刚才的我连眨眼都很困难,不过在重力的压制下,我体内不由自如的挤压出了一口血,在训练场中如风飘洒。

  猛然醒悟,我静静的站了起来,这个就是十倍速吗?闭上眼睛,孙策开始静静的打出了太极拳的套路,在这种重压的环境下。起势...野马分鬃...金鸡独立...收势...我一遍遍的打着太极拳,本来太极拳是重在意而不在力。不过,在重力的压制下,我好象越来越重力而不重意了,这是我自己地想法。不过如果于飞看到的话,一定会以为,我一个人喝醉酒了,在那边东颠西倒地吧。

  当然了。我一进入十倍速场地时,周老师就已经开始关注了,毕竟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大的压制,就算是修炼数数十年的人也难于领受,不过他却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因为在我这近一月的训练时间里面,他在我的饮食当中特别加了一些修炼者才会用的丹药,而要完全的吸收这些丹药则必须让我处于训练地极致。

  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比普通修炼者拥有了更好的体质。只是周老师的目的并不是要培养一个无敌于世的我,他想要的是一个智、勇都超越正常修炼者的徒弟。

  时间飞快。一个月后,我已经可以轻盈的在里面打我的太极拳了,这个时候周老师又二话没说的把十八般武器丢了过去,让我一件件的演练给自己看。以我的力道,重兵器或许更适合我,不过显然周老师并没有满意,相反,他却拿出了一把羽毛,丢给我,要求是:什么时候能够用羽毛丢到十米外地站立的木靶靶心时。那我什么时候就可以出来了。

  “两米,我的能力怎么只能扔到两米?”我不死心的扔了一个月,却只是增加一米左右的距离,我非常不甘心的想着。如今的我在十倍速的重力压制下,却已经俨然可以活动自如了,犹如平地一般,然而对于周老师给出的这个难题,我却非常苦恼。虽然说周老师是非人,也许他已经达到了飞花、落叶都可以伤人性命地地步,但是自己毕竟不是他,自己也远远无法达到他地那种境界,那他为什么要给自己布置这么一个作业?我想不通后,反倒不再多想,一心一意的对着靶心扔那羽毛。

  “小子,别以为你进步神速,若非我从寒宇哥偷出来的地丹药喂你,你会锻炼一天劳累后,睡一觉又能精神奕奕?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还以为我这十倍速的重力压制是摆设的?当年我扔那羽毛也是扔了不下一百年才达到十米靶心,你想在一年时间里就达到,那不是比我还厉害?”

  “嘿嘿,不给你小子增加难度,这会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让你学了,俗世的手段该学的你基本也都学了,另外一个空间的手段你学了也没有用处,不如先不教你。”周老师在一旁见我那不服输的个性,喃喃自语道,若是这番话让我听到了,我一定会苦笑不得,自己辛苦训练的扔羽毛,只不过是师傅因为不愿意教我超越世俗界的技能而临时增加的项目而已。

  “噗、咚”我终于在一个月后达到了目标,一根羽毛无偏差的插在了靶心上,高兴得我直喊:“周老师我插中了,周老师我插中了!”

  周老师听得冷汗直冒,周老师所以冒冷汗的原因是,这个孙毅航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三个月,总共加起来也才三个月,也即三个月的时间,孙毅航这个变态的徒弟竟然把自己在世俗界所能传授的东西完全的学会了。果然还是努力的天才!

  “毅航,从今天起。你重力训练就可以停止了!不过你别太高兴,不是因为你训练到位了,而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训练了,因此,你只能停止下来。”周老师有些不老实地说着,西装装束下他那老脸出现了一丝难于觉察到的苹果红。

  “还有,你现在已经突破了圣光镜。由于你没有时间去提炼出自己的武器和扶助力,现在我给你时间了。马上给我提炼出自己的武器和扶助力了。马上去!”周老师恨不得将我打死,自己当初花费了将近三年的时间,这小子居然花费了三个月!

  YM酷?X匠n网Q正^版首v◎发

  我来到了学院的后山,坐在地上,进入了修炼状态。我能感受到体内又一把武器即将破体而出,我用真气去催动武器,武器很快的从后背呈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