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也这么觉得”赵叔说道“那拭目以待吧”一个首长说道这一幕我是注定无法看到,醒来后,很舒服,体力已经恢复了。

  美国西点军校有句名言,合理的训练叫锻炼,不合理的训练叫磨练,其他部队战友们包括社会上的老百姓都说当兵的苦,其实苦这个字用在我们身上那简直就是享受,我们那叫折磨,更叫摧残,一开始感觉中国部队的人道主义怎么这么差,后来才知道,用我们教官的话叫战斗力,叫能所不能,为所不为^上午还有组合训练,擒拿散打格斗,骨骼分析,神经分析,汽车发动原理,特技驾驶,跳伞技能,野外求生技能,乱七八遭的一大堆,面对死亡,我们除了尽最大的努力去挽回剩下的只能是沉默!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

  今天依旧训练。这一天让我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可怕。四十度的天气,两万米长跑,也就是二十公里。负重八十斤。以前都是负重六十斤,一万米长跑。突然加重了那么多。换谁也受不了。

  大概跑了一万米李涛晕倒了。对于晕倒,那就是家常便饭。但是接下来唐二愣跑着跑着突然吐血,随即晕倒。赵叔还是让我们继续跑。一个个接着晕倒,我也是没跑完,眼前天昏地暗,倒下。

  接下来几天训练,都不见唐二愣,最后得到消息,他死了,训练过度死了。得到这个消息恍如晴天霹雳。死了……就这么……死了。恐惧感随之而来。我会不会就这么死。

  下了几天雨,好像每次死人都会下雨,以前在村里时就是这样。本来我以为唐二愣死了,训练就会减轻,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可是我错了,训练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还加重了。用教官的话来说,我不想看到你们死,更不想看到你们在以后的战斗中死。所以我对你们进行魔鬼训练,为的就是减少以后在战斗中死亡。我比你们害怕死,我曾经看到多少战友在战斗中死亡。在战斗中,缺胳膊少腿。我害怕,我害怕你们死。所以我对你们严格,比魔鬼还魔鬼,你们想怎么骂我都行,不过训练依旧得训练,训练强度一点都不会减少,反而会不断增加。因为我要对你们以后的生命负责。

  我现在心里想着,训练中就死了,还谈什么以后。现在真的是生不如死,真的,真的。我我真的几度想死,但是我不能死。

  在宿舍里“要不我们跑吧”李涛提议道。

  “中”王阳回答道“好”徐凡答道。

  我不说话,谢辉也是。我们从那次坐免费‘航班’就杠上了。谁也不让谁。

  “你们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认了”李涛说道。

  依旧不说话。

  “那晚上咱们就逃离这个魔鬼地方”徐凡说道。

  我们都怕死,自然就没拒绝。

  训练场“十万米,负重二十斤,准备一下,开始跑”教官说道。

  对于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跑不完,也要跑。我跑步的耐力总是最强的。最后只剩下我了,还有两万米,这时嘴中甜甜的,有股血腥味,胸口气血翻涌。我不跑了,改成慢慢的走。因为我怕死,真的怕死,我还没娶媳妇呢。我不想死。背后突然被抽了一鞭。身后传来火辣辣的疼。

  “快跑”教官吼道。

  我依旧慢慢的走,我不敢跑,我怕我像唐二愣一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身后又呗抽了几鞭,钻心的疼。使我不得不向前跑两步。依旧慢慢的走。身后又传来钻心的疼。不过比起死亡,这些疼又算得了什么。总之最后好像被疼晕了。

  醒来时,在宿舍的床上,身上倒是没什么感觉,坐起身,后背钻心的疼,我又赶紧躺下了,躺下也是很疼,干脆就趴在床上。躺了没一会,尿急,不得不去尿尿。尿完后,感觉舒畅很多。回到宿舍,忍着痛,把床下拉杆箱里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有一年没看到我的电脑了,很是想念。每天都训练都很累,躺在床上那可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了。哪有闲功夫玩电脑。

  “咦,咋开不开机了,是不是太长不用坏了”我自言自语道。

  “不会是没电了吧,我记得来的时候刚充满电的,咋可能没电”我又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年了,咋可能有电。

  把笔记本电脑放进拉杆箱后,趴在床上玩手机。

  “咦,手机也坏了?”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脑子太长不用,秀逗了。

  吃过晚饭,到了跑路的时间了。背上的伤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行动。这里并没有人把守,我们很顺利就到了外面。

  “快点跑”我小声的说道。正以为要离开这个魔鬼地方的时候。

  “跑?往哪跑?”身后突然传来教官得声音。

  我们一齐转头。

  “蹲点几天了,你们现在才跑”教官打着哈欠说道。

  hd酷…F匠O网H首。发

  我们很老实,不跑了,因为知道跑也没用。我们可都见识过变态教官的本事。

  老老实实的回宿舍睡觉了,睡得正香的时候,李涛把我们都叫醒了。说那个老变态大概已经睡了,我们赶紧跑路。说完我们立刻穿上衣服起床。依旧是翻墙,我是第一个跳下去的,天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跳下去的时候好像踩到什么。随即。

  “哎吆,那个不长眼的踩我”教官骂道。

  草,这么倒霉。心里想着。

  “就你一个人跑”赵叔问道。

  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空无一人,草,这么不讲义气。都跑了。

  赵叔看到我抬头看,自然明白了。

  “你们这样,我可都经历过”赵叔笑着说道。

  “怪不得呢,居然在这里打地铺”我笑道。在不训练的时候赵叔总是和蔼可亲。

  “今晚就睡这吧”赵叔说道。

  “嗯”我答道。接着就躺下。

  “这里每年招六个人,现在唐二愣死了,还要从海军陆战队调过来一个。是在海军陆战队里的拔尖”教官说道。

  “嗯”想起唐二愣,心里有些后怕。说死就死了,说死就死了。我到现在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救梦说:

今天两更。大家加油撸,撸撸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