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我一生,所要追求的是什么?

  是万古不灭的荣耀,亦或是亿万人崇拜的骄傲?

  或许都不是,我所追求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率性自我地活着!但是活着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活着已是一种奢望,而“率性自我”四个字,似乎从最开始便与我无缘。

  即使身为全宇宙最高决策者的我,有很多事依然身不由己,比如过去。

  ——语出大独裁者、大宇宙帝王楚星河巨大的空间之轮开始缓缓转动,三百颗璀璨的硅晶能量塔在无尽的夜空下散发出莹白色的光。空间隧道最初只有芝麻大小,而此时已经变作直径约有三十公里的暗黑色圆月挂于天空之上。

  银河系联合政府军的大小三千艘战舰缓缓驶进无底的空间隧道之中,号称千万的第二远征军即将踏上征途,地面上的亲人们挥泪致别,他们不知道这一别要多久才能再见到他们的亲人,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自己的亲人。

  我一声不响地坐在舰队总指挥座位上,有些心不在焉。

  “元帅,您的咖啡。”舰队副总指挥银纱将我最喜爱的诺伦星黑咖啡放在我座位旁边的置物台上。

  银纱穿着一身银白色的紧身战斗服,将她曼妙的身材淋漓尽致地勾勒出来。

  “唔。”而我只是随口回应了一声,口感醇厚的黑咖啡和性感靓丽的银纱都勾不起我一丝兴趣。

  银纱跟随我征战已有八年时间,从我默默无闻时就追随与我,在别人看来她是我最亲近的人。然而只有我知道,即使多年来银纱都试图走进我的内心,却始终以失败告终。

  我也曾试着接受银沙,但奈何我的心就像是超密度等离子防护罩一般,将所有美好都排斥在外,即使是一心为我的银纱也不例外。

  “元帅,第一方面军已全部通过时空隧道,第二、第三方面军35%通过,主舰将在十三分十一秒后开始超时空飞行,请元帅做好飞行准备。”银纱向楚星河一一禀报着舰队的行进状况。

  “唔。”我仍然只用了一个字回答银纱。

  我并不是不关心远征军的出征情况,而是我十分信任银纱,只要有她在远征军绝不会在运行上有任何麻烦,即使出现了麻烦银纱也会在第一时间帮我解决。

  银纱见我并不想说话也就十分识趣地走开,去指挥远征军的超时空飞行,不过她的视线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

  我从怀里掏出一块水晶项坠珍而重之地将它打开,项坠里挂着一张已经褪色的老式照片。照片里面有三个挂着纯真笑颜的少年男女,是利用数百年前的光学成像技术摄制而成的平面照片,画面只能定格在照相的那一瞬间,与现在的立体动态成像技术相差可谓天壤。

  但是随着照相机定格的那一瞬间,仿佛记忆、时光都定格在那一刻,任谁也带不走。

  这句话是那个人教给我的,最初我还笑那个人迂腐,而现在我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

  酷}}匠(网i:唯一正{》版D,R0其他{都:/是、盗版

  每当我看到这张照片,好像时光真的定格在那一瞬间,而我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十二年了,一晃就已经十二年了。”我低声絮叨着。

  十二年前,是我这个让整个银河系联合政府称之为传奇的男人,让大宇宙五大种族万亿智慧生物闻之震撼的男人踏上军旅生涯的第一年。

  那时的我还名不见经传,只是一个小小的准尉。

  没有你们与我分享,即使得到全宇宙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轻轻抚摸着照片上除了自己以外,另外两人的面颊,不知不觉间一滴热泪滑落脸颊,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滴英雄泪是如此的晶莹剔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