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开始一愣,后来化作一阵娇怒,“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

  我立马捂住眼睛转过身去,听后面的湖水激起几阵浪花,心中也不免一丝荡漾。待她着装完毕,我才放下一直半开着的手。。。。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走上前来便发问,胸前果然很平,就像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小小的一处起伏。沾着新水的红发却显得格外的亮丽,炯炯的眼神嵌着高光,不快的小嘴把她的情绪暴露的一览无遗,袭着一身青纹衣走来。

  *酷匠网6正版l首发}

  我怎么可能给他说我是飞来的…这话说给谁听都没人信吧。“额,不好说啊。”

  “果然是个变态,我说男人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来这儿。”她差点就抡起巴掌抽了。

  我连忙握住她的手腕,“为什么不能来这儿?这儿怎么了?话说我可不是变态!”不过又马上放开了手,毕竟从没有和灵儿以外的女孩儿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还好意思问?这个净心湖是炎学院里最美的湖泊,现在已经是女生。。。。”她犹豫了一下,措辞中,“沐浴净心的圣地了,怎么可能有男人像你这样毫无遮掩地进来啊,不是变态是什么?”

  我傻了,这扔的太准了吧,我正想道歉离走,炎学院我小时候听父亲说过,是个专门培养修炼者战斗的学院,而且离煾锆城不是太远,和煾锆城一样位于火炎国境内。突然龙给我传话,“小子别跑啊,此次出来就是来炎学院办事!不管用什么办法,今天你必须入学!”

  我又傻了,呆呆地矗立了几十秒,以至于她疑惑了,“喂,你怎么了,莫非阴谋被本大小姐拆穿精神崩溃呢?”

  我一时机灵,“哦,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要报名入学的学生,结果……迷路了,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我这么一说她还真信了,“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是说你要报名?我没听错吧。”一脸惊讶。

  “是啊,不行吗?”

  “噗嗤,”她笑出了声,“告诉你吧,如果在招生季报名的话,只要是魂者五阶的学生就有资历入学,”她指了指我,“可是你,现在要半路入学的话,就必须要经过考核才可以的喔!”语气好像告诉我根本不可能入学。我用神识试探了下她的魂,晕啊,还是一个魂者七阶(魂者三重天。一二三位一重天,后面一致。)的小菜菜,我不经笑了,虽然看起来像傻~。

  “什么考核?难道说很难吗?”我故作难态,因为我猜就算考核再难,以我现在的实力怎么都能通过吧。

  “你果然没听说啊!”她依旧一副教育者的姿态,“两种考核,自行选择,不过都是战斗方面的喔。一种是战胜同级的前十高手之一,当然你肯定可以挑第十位的啊;第二种呢,与考官战斗,取得他的认同就行了。”她冷笑一声,“而想通过的话,起码得有魂师三阶的实力才能勉强吧。”

  魂师三阶?这话也就是说,同级的强者最强也不过魂师?我一听就无语了,原来这些所谓的天才也就这点本事啊。

  龙听到了我内心的傲态,骂我说,你小子别嚣张,要不是有在天的继承,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突破,记住,放低调点儿。

  我一听到教训,立马一个哆嗦,龙这师傅一直在看着呢!

  我装作很无助的样子,“啊,这么难!不过还是希望你能带个路好嘛。”

  “也罢,就让我看看你这个变态的作死下场。”说罢转过身,齐腰的火发一甩,飘过我的鼻梁,我不禁深吸一口气,香,“愣着干嘛,不是让我带路吗?”

  我整整衣冠,这衣服还是在师傅那儿蹭的一件呢,听他说是用什么绸草制成的,不过看这手感,根本不想编织出来,就像是平铺的流水一般丝滑,管他的,穿着蛮帅的,黑黑的色泽正好搭配我绯黑的魂。

  一路上,我才真的相信这里是学校呢,宽大的石路交错复杂,来来往往的除了人,还是人,每个人都穿着相同的却别致的青蓝色制服,服装上嵌着各种花纹图案,就像小时候看到的书上那些奇异的阵法一般,宁人琢磨不透。路的两边还有各种古树奇草,我想是新来的都会迷路吧,难怪她会相信我的话呢……不过我的衣服确实跟他们不怎么搭调……

  “喂,你看,慕清清后面跟着个男人哎。”

  “是啊是啊!没想到三班的名花这么快就有主了啊!”我突然听到一声议论,尽管在几十米远,但我依旧听得很清楚,我发现自从几天前黑色魂力发掘出来后,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无论是听力,视力,身体肌肉强度都有神乎的变化。

  “你的名字是……慕清清?”我跟她几乎是肩并肩地走着,随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一脸惊讶,不过马上又恢复平静,“也罢,小姐我可是本级最美的,估计只有是龙灵和柒妍能与我比了吧,哈哈,给你带路,你就万分感激吧。对了,你……哎算了,不用知道你的名字了,反正你也进不了学校的!”

  真是给你太阳,你就腐烂。我心里不屑,不过她口中的龙灵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龙灵,莫非是我妹妹灵儿,推算一下,我在魔兽森林里呆了大概三四天,那么外界也就应该是过了十七八天左右吧,那么这么说,灵儿很可能就是在这段时间入的学喽!

  “灵儿哦不,龙灵请问是龙族的那个龙灵吗?”我满心期待。

  “知道的不少嘛!”她先是一惊,惊我口中的灵儿,不过马上接口,“就是她嘛!蛮可怜啊,出生在一个已经没落的家族,听说她有个很有天赋的哥哥,不过因为魂力衰竭死了,她好像受的打击不小啊,这不,作为嫡系,她这么小就承担了振兴的责任。说实话还真想跟她做个朋友啊。”

  我听后,心里倍是不爽,一是我怎么传出来就传死啦!这不是造谣吗!肯定萨克那小子搞的鬼,他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呢!二就是,是在是对不住灵儿呢!不过哥哥我今后可能还要回魔兽森林甚至到更远的地方去,不能替你多分担一点本应该是我该承受的责任。。。

  “还有多远?”我心里有点压抑,无处发泄,任凭周边来来往往的人群议论。他们的眼神都好像是要吃了我似的,她们的样子还好,没什么敌意。

  “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弓长张说: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