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小麒子,想出去走走不,到外面有没有兴趣?”这时龙的话激起了我的注意。

  “出去,可是你都没办法逃出那个封印,我怎么可能出得去啊。”我以为他开玩笑了,眼睛都不睁一下。

  “小子,当我研究千年还没有什么成果啊!”他一手遮脸,隐藏着坏笑,和他那一身气质完全不符。

  “难道说?真的!”我顿时来了兴趣,“真的可以吗?”

  “毕竟你小子已经失踪十天了,”他摸摸我的头,“带你出去转转。”

  十天?我不是才来两天吗!

  看我一脸疑惑,他讪笑,“小子真以为你能在两天内升到魂灵啊!因为封印的关系,这里面的一天就相当于外界的五天啊,你没发现这里的时间过得很慢嘛,一天早不止二十四个小时呢!”

  “可我要怎么做啊!”我又有点心惊,“不会又是什么要命的招儿吧。”

  “呐,先给你个东西。”说着随手递我一个钻戒,戒身缠绕着龙状的玛瑙,是咆哮中的龙呢!真霸气,可…可是这是啥玩样。这几天我真就像乡里来的,见什么不知道什么,哎。。。还是堂堂的龙族大少啊!

  “圣龙戒!可是个宝贝啊。普通的戒指只需随便个铸剑师即可铸成,但这戒指是我采集了三天的材料,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才铸成的。”他大大地吹嘘。

  不过才四天,有必要说得这么严重吗?哦不,忘了一天是外界的五天了。。。而且连师傅都要花这么大的功夫才能铸成,想必也是件宝物。

  “这戒指,是一件灵物,它可以带上佩戴者不好携带的东西,容量嘛,对你来说估计是无限呐,毕竟你能有多少东西带啊,”他得意地吹嘘着,“小子,你现在身上带的东西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啊!”

  啊。。。魔剑,圣龙戒,还有绝迹的心法,这三样东西哪样就算把我卖了也买不到啊。

  r酷Fe匠网qY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I。版Z,

  “好了师傅,怎么出去啊。”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城了,连忙收拾东西,在洞里到处翻,带了三颗补灵丹,心法也放在戒指里…………

  “让我也进去,”他说了句。

  进哪?我一脸不解。

  “戒指啊,这戒指就算是人都能携带的,里面的空间大的很。”

  我霎时吓傻了,这可真是件宝贝啊!!!听都没听说过的功能。我马上用它把师傅也装了进来……

  出发,我魂灵斗者的速度飞快,按着师傅的指挥,以几乎瞬移的速度飞速行进着,不一会儿到了一个似乎有光芒划界的地方,想必这就是结界了,感觉的到其中散发的魂压是很强的啊。

  “让我教你怎么做啊,“师傅在另一个空间给我传话,把戒指朝结界外丢出去,然后把你自己也装进戒指,嘿嘿就行了。”

  这都行!!!我愣了。

  不过这是什么道理啊!

  “咳…咳,很简单,那些小菜鸟们弄的再强的结界也只能对现界的目标起作用,对异世界是毫无影响的,而且这结界所设定的目标是人类。”他的坏笑啊!虽然我看不见,但感觉的到那种狡猾。。。

  不对啊,那你自己为什么不用这种方法就可以逃离结界了啊。我进一步追问。

  小子,我没事出去干什么,再说让别人知道我的事情,一个二个不吓疯,还是不招惹的为好啊,不过我这次也是去见几个故人,顺便让你学点东西。

  好吧,我信了,准备出发喽!

  我朝着结界外,全力一掷,哎呀惨了,一下没收住力气,全力投出了戒指。。。不过我马上钻进了戒指,来到了这个异世界,看了看四周,额,还真简谱啊,上空全是白色的什么都没有,脚踩的还是地板嘞!也是白色的!

  “我铸的东西就是纯,”他在一旁感叹。

  都过去一两分钟了,也该落地了吧。我估摸着,便念声咒语:灵龙宝戒,出。便跳出了异世界的空间,当我出来后顿时傻了眼,这怎么还在天上啊!

  这起码有一千米高吧,我快准狠地抓住了钻戒赶忙戴在手上,然后准备应对着眼前的危机。

  灵儿啊,保佑哥哥平安无事啊!我心中默念,等待着抓住落下的一瞬好释放魂力。

  又是这种从天而降的“惊喜”,我依稀记得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好像是叫做什么来什么掌的吧。我看了看下面,纳尼,怎么是一个小湖!不对,按这个轨迹飞出去的话,可能刚好飞过湖一点点,因为我做的不是自由落体,而是平抛运动啊。三条黑线高高挂起。

  嘛,没办法,只能硬上了,最好不要硬上啊。。。

  好机会,抓住了落地的一瞬,开足马力释放魂力,哎,终于平安无事的落了下来,只不过因为刚才的魂力释放爆的太狠,弄倒了几棵小树苗啊。后面就是湖泊呢!反正来了就去看看吧。

  正当我拨开眼前的树叶,春光乍泄,湖边的浅水区一名女子正在。。。。

  长红发,飘逸的红发就像我的火魂一样惹眼,面部很正,两颗红钻石般的萌眼,眨巴眨巴的盯着我,面部的羞红和嘟囔着的小嘴格外养眼,她正站在水里,上半身还露在外面,胸前的长发起到好处地挡住了关键部位,我和她就这么两眼尴尬地对视。

  正如那天若有情天亦老,豆蔻少年闯春笑。烈日的光辉撒在雪白的肌肤上,不远处的少年衣冠楚楚,呃呃一笑。

  (原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啊哈哈,放心吧我是健全的男性,是不会在意小孩子的裸体的。”

  “啊!”她一声羞涩的尖叫,立马蹲在了水中,嘴里开始只是喃喃着,后来几乎是宣言一般,“我…我,我16了啊!”

  “呐?怎么可能,十六了怎么会有那么遗憾的胸部…”我还没说完,就想抽自己两巴掌,这…这叫说的什么话啊?

  她开始一愣,后来化作一阵娇怒,“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弓长张说:

希望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