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他的讽刺感到相当的不爽,就开始释放魂力,魂者一阶,魂者二阶..........这小子魂力不是散失了吗,怎么还啪啪的升这么快,萨克一脸惶恐,夹杂着一丝疑惑。

  “看着吧,犊子!"我大喊,也正在我大喊的时候,魂力级彪不上去了,丫的才魂者三阶就阉啦!!!这么说,一天老子就降了两阶,开玩笑的吧,别说半个月,说不定明天我就是个废人了,家族的累赘……

  酷4匠网\#正af版e首}☆发j

  ”啊!哈哈!!!“萨克见状,过瘾的笑个不停,用双手挡住狰狞的笑脸,整个人都几乎要仰过去了,”小子,今个怎么才三阶就挂了,这不是你七年前的水平嘛。五天换七年,值啊!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吧!”

  说完,他魂力一爆,瞬间辟到五阶,利用气流向我卷来,像一头得意的狼,看见孱弱的羊……

  龙灵想帮我,站我在前面,我扯住她的右手,向后一拉,“对不起啊,灵儿,哥哥说过要保护你的,就让哥哥来。”她也就小嘴一嘟,不要受伤呐,便站我身后。“要知道,也许这是哥哥此生的最后一次战斗了”我两手撑开,全神望向前方的那匹野狼,想看清他的动作,还好我以前的实战经验多,对付他怎么也不会处于劣势。

  他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因为是左撇子,所以左手善攻,动作凌冽,而右侧空虚,看其嚣张的样子,也不过纸老虎罢了,我冷笑,这战斗太好打了。

  “还笑?”萨克见我得意的样子,气急败坏,“看老子打的你哭!”左手,果然是左手,一个回地掌冲我拍来。我也不硬接,两脚离地,向下一个屈身,右手撑地作为基点,在他一掌未完,便一个转体,横勾脚,他便应声而倒。

  “看来魂力五阶也不怎么样啊!”我看这地上狼狈的萨克,丝毫不畏惧,要知道就算魂力衰退了,我体格还是在那儿,不比你小子五阶差。

  “有本事嘛,那下面呢!”说完,他的右手也出掌,直直地向我心口冲来。我没注意,让他得了手,砰的一声我连连后退。疼,还真是疼,感觉胸口碎了一般的痛,“回地掌应该没这么疼呐?”我纳闷儿。灵儿马上跑到我面前,泪珠子在眶里打转转,把我的手拉拉。“没事,吃他一掌,我还不至于…………”没说完,突然胸口便撕心裂肺般的疼,像是有个猛兽在撕开我的胸膛,“没事儿,好妹妹。”我强忍住,用手狠狠地抓住胸口上的衣服,嘿嘿地笑了笑,殊不知,嘴角带了丝血迹。龙灵连忙拿出手帕,雕着荷花的软帕,那还是娘绣给我们的呢,一人一块,她用手帕擦拭我的嘴角,满眼心疼的看着我,好像疼的是她不是我。

  “别装了,刚才用的不是回地掌,当我永远只会这一招吗?”萨克得意的咧开嘴笑,围观的人都不敢出声,“我特意找老爸学的裂掌,可是玄二阶的功法。”

  我假装拍拍衣服上的灰,强作镇定,“哦~那就继续吧,玄二阶在你手上其实也就这点威力罢了。”灵儿担心的扯着我的衣角,难过的眉毛下,几颗小泪珠打着转转,“还是别打了吧。”“放心,我又不会死。”我摸摸她的头,食指滑过她的修涩长发,然后转眼瞪着眼前的萨克少爷。

  萨克对可爱的龙灵是有意思的,看我跟她那么亲密,心里确实冒火,“来就来,今天我就让你彻底的废掉!”说完,头一沉,像条蹦跶的鱼一样迅猛地潜来,魂力汩汩地流向手中,看样子是想一招干掉我啊。

  周围的人都连忙后退,被这气势吓到,我可不怕,纸老虎一只,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顺着萨克的路径,向左一偏,他习惯的左手攻击便失效了,“五极落!!!!”我大喊,一个掌气狠狠地落在他的心脏口处,这可是玄三阶的掌法,够你受的了,回去修养几个月吧,萨克在一掌后当场倒地,正当我准备在来几拳时,突然背后挨了一下,“呕!”我立马跪倒在地,双手撑住身体,嘴里吐出一滩黑血。我回头,原来是地伽家族长萨满啊。(萨满:地伽家族长,魂王一阶水平,炼药等级:药师三阶。)

  萨满看着怀中被打的半死的萨克,一时怒火上来,正欲再来补我几次,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爹!”我叫出了声,这下有救了。(龙右:龙麒父,龙族族长,魂王二阶,不会炼药。)龙灵赶忙到我跟前,用魂力给我疗伤,我瞄了眼后背,我去,这老头子下手真狠,紫色的掌印明显的挂在身后,都让你打肿了…………

  “龙右,别来无恙啊!”萨满一脸晦气,没好气地样子杵着,“今天我就替你教训教训那个废柴儿子!”

  一听废柴我爹就急了,我的魂力本来就让爹操心死了,现在让他这么一激,顿时毛了。“龙鸣!”老爹大喝一声,额前的黑发向两边蹿动,身后一具苍龙的身形,丝状胡须,尖眼怒目,龙鳞放出耀眼的光芒。(龙鸣:灵二阶的属性心法,习得此法,若有神龙之势。)

  萨满也不示弱,“别以为你们永远骑在我们的头上,一个落寞的家族!!!地仙!!!”说完,隐现出一个神人的身影。(地仙:灵一阶的属性心法,习得此法,可神人附体。)

  两个人就像两头野兽一般疯狂,周边的人哪还敢围观,全都一哄而散,可市井里却没有这样安静下来,因为那两个魂王乱彪魂力,周围的气压陡增,伴随着呼呼的狂风声。我和灵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

  正看着,两人一齐动身,都聚满力气,手中的魂压因为太大,都显现出各自的颜色,金色的龙与绿色的地仙!哇咔咔,由于魂力不足的原因,我还从来没看见过自己魂力的颜色呢,相传只有魂霸级别的修炼者才能具备那种数量级的魂力。。。。。。

  两人都气势凌人,就在两拳就要相撞之时…………一束魂光从天而降,眼前瞬间灰白,天地一色,什么都看不见。几秒钟后,才缓过来,灵儿紧握着我的手,担心的看着正在较量的两人,可现在前面烟雾弥漫,什么都模糊着。正在我们探寻的时候,感觉一双大手从我身后一把把我抓起,就像捉小狗一样,揪着后颈处的衣服。到底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弓长张说:

希望大家支持,更得很慢很慢很慢很慢………………sorry,学业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