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救救秋画,他被房东养的僵尸咬了。”我急切的说道。

  “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老头子看起来有些难以置信。

  “额,是因为我……”我心虚的想要解释,却被秋画打断:“那个该死的老头子耍了点手段,我迫不得已。”

  掌柜的放下烟斗,快步走过来,扶起秋画,往里屋走去,边走边回头对我说:“我需要一样小东西来给小秋画治伤,你去帮我在这条街的红日酒吧找一个叫柳青青的女孩,让她带着海神针来客栈。”

  我点点头,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秋画,低头走出客栈。

  我在街上快速的寻找着,终于在里客栈不远的地方找到了这家装潢豪华的红日酒吧。

  我推开门,巨大的音乐声瞬间灌进我的耳朵,震的我脑子嗡嗡响。

  我来到吧台,向酒保打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柳青青的女孩。

  酒保有点意外的打量了一番我的穿着,显然看出来我并不是经常出入这种场所的楞头小子,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叫柳青青的是有一个,但是我估计人家不太会乐意见你。”

  我被一句话呛的不行,要是平时,怎么的我也得跟他理论理论,但是现在秋画等着我找到柳青青去救,我并没有跟他瞎掰的时间。

  “小哥,麻烦你帮帮忙,我找她有急事,拜托了。”我装着孙子,唯唯诺诺的求着酒保。

  “喏,那便是贵宾区,最低消费两千,她就在那里面。”酒保呵呵一笑,向我一摊手。

  我右手一插裤兜,嗯,有两个硬币。

  就在我打算将两个硬币砸到酒保脸上,暴起伤人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阿南,不许难客人,不想干了是么?”

  我按捺住怒气,回头看去,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我的身后,看起来是个颇有头脸的人物。

  “老板,他要找柳青青。”酒保脸上充满了畏惧,原来这个中年人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哦,找柳青青?你找她有什么事么?”眼睛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听他俩的对话,貌似这个柳青青并不是这酒吧的一般顾客。

  “我找她救个人。”我考虑了一番,觉得酒吧老板应该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干脆半真半假告诉他我找柳青青的原因。

  眼睛男似乎挺诧异,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向我挥挥手,示意我跟着他,转身往酒保说的贵宾区走去。

  走到一处卡座,眼镜男招呼我坐下,往贵宾区中央的舞台一指,道:“她在那,穿绿色短裙的那个。”

  我顺着他的手指往那边看去。

  一支装备齐全的摇滚乐队正在台上表演,而他们的主唱,便是眼镜男所说的穿绿色短裙的柳青青。

  她画着浓浓的眼影,鸭蛋脸,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我嘴唇发干。

  t更!!新最?B快$上p¤酷;匠网g^

  “你不是要找她么,去台下等着她唱完吧。”眼睛的话让我回过神来,我跟他告辞后来到声音嘈杂的舞台下面,眼巴巴的望着台上尽情演唱的柳青青。

  一首歌终于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乐队进入休息时间,我站在台下,大声喊到:“柳青青!”

  无数人瞬间朝我看过来,全场一片安静,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是一副见到了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表情。

  台上的柳青青有点意外的看着我,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看她没别的反应,直接一步跨上舞台,来到她面前,说道:“秋画受伤了,掌柜的让我来找你,说让你拿着海神针去客栈帮他救人,你快跟我走。”

  “秋画受伤了?怎么会!?”柳青青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起来呆呆的,打破了我心中的女神形象。

  “别问这么多了,赶紧跟我走吧,再晚一会儿他就死了。”我拉住她的胳膊,不顾周围虎视眈眈的各种目光,夺路而逃。

  我带着柳青青来到客栈,到了掌柜的房间。

  秋画正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狰狞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似乎已经被掌柜的用什么措施止血。

  柳青青跑到床前,吃惊的看着秋画:“怎么会伤的这么重?谁做的?”

  “只是执行一个低级侦查任务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掌柜不耐烦的挥挥手:“海神针带来了么?”

  “在这里。”柳青青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只锦盒,打开来,从里面拿出一根刻着龙纹的金针递给掌柜。

  掌柜的接过金针,将秋画的上衣脱下。

  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我。

  我从没有想象过一个人的身上能有这么多伤疤,密密麻麻一层叠着一层,有些地方的皮肤甚至已经变形,咬痕,刀伤,枪伤,烧伤,能想到的伤,他好像都受过,这是一个有着怎样经历的年轻人啊。

  掌柜的将金针放在秋画的手腕处,轻轻一刺,然后往里一送,一道耀眼的金光从秋画的手腕处亮起,然后沿着他的静脉,快速的往全身其他地方扩散而去。

  掌柜的站起身,将床上的护帘拉上,对我们说:“没事了,两个小时之后应该就没有大碍了。放心吧。”

  “无忌,你跟我去大堂,先把这次的任务交了。”掌柜的说完,揭开门帘走了出去。

  我跟着掌柜的来到大堂的柜台前,他从柜台后面抽出一个匣子递给我,道:“这是客栈伙计的基础装备,你拿着,之后碰到今天这种任务,应该会好对付一点。”

  我兴奋的打开匣子,一把银色的匕首静静的躺在里面,匕首上雕刻着云纹,显得古朴神秘,我隐隐觉得,这把匕首一定蕴含了不小的力量,握着它,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还有,这是这个任务的奖金,不算在伙计的薪水以内。”掌柜的说完,递给我一个信封,我接过来,沉甸甸的,好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