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地一回头,是刚才在客栈里面名叫秋画的白衬衫青年。

  我没好气的等了他一眼说道:“大哥,咱叫一声不行么,大半夜的拍人肩膀,会吓死人的!”

  秋画没有理会我的愤怒,而是淡定的说道:“咱们今晚就行动,你在明我在暗,万一你被老头发现了,我再出来搞定他。不过在这之前,你尽量的搜集到更多的信息吧,收集到的越多,对后面的其他任务越有帮助。”

  “哦”我很干脆的回他一个字,转身就走,心想不管怎么样,他也会问问我的意见,或者问我听明白没有。结果等我觉得差不多了,回头一看,呵,好嘛,感情他跑得比我还快。

  身后的街道空空如也,就好像秋画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打车回到家,路过一楼老头房间的时候刻意的往里瞅了一眼,黑漆漆的,似乎是睡觉了。

  调查从哪里开始呢?我仔细想了想,想到了我房间里的那个衣柜。

  衣柜是老头的东西,放在那里,上着锁,好像他并没有挪走的意思。

  也许,衣柜里能找到些关于房东老头不正常的线索。

  心里这么想着,我快速回到自己的屋子,关上房门。

  屋子里静悄悄的,看来并没有人闯进来,经过早上的事,我对这个地方的治安已经不报任何希望了。

  我来到那个黑漆漆的柜子前面,伸手摸摸上面剥落的漆,如果掌柜说的都是真的的话,这个柜子里面一定有些不寻常的东西,甚至早晨进我屋子的,都有可能是房东老头。

  掌柜的说房东养尸,怎么养呢?不得害几个人?

  而且,我突然想到,在房客的屋子里塞一个装着尸体的衣柜,让有灵性的尸体去自己觅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想到这里,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不会吧……

  衣柜好像是在回应我的想法,突然动了一下,从里面传出一阵轻微的撞击声。

  我瞬间就慌了,不会被我说中了,里面真的有东西吧?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我的反应只能是撒腿就跑,跑到门口,才突然想起来我的任务。

  我现在也是神秘组织的调查人员了,怎么能就这样知难而退呢?

  况且,我的背后还有一个神出鬼没,高深莫测的秋画,我怕个什么,打开柜子,蹦出个活尸,估计秋画也能帮我摆平了。

  想到这里,我又大义凌然的回头走到柜子前,耳朵贴上去听了听。

  这次并没有听到什么,反而离得柜子太近,刺鼻的霉味给我呛得不轻。

  鬼使神差的,我轻轻敲了敲柜子。

  可惜,柜子并没有给我什么回应。

  我想了想,反正一锤子买卖,这次任务完事,我也不能再住在这了。

  m%酷!/匠《5网BJ首G发

  于是我壮了壮胆子,从工具箱找到一只钳子,咔嚓一声,剪断了柜门上的挂锁。

  没有我想象中的活尸冲出来,而是有一股冲天的霉味席卷而来,冲的我直翻白眼。

  我狠下心一把拉开柜门。

  一道黑影突然冲了出来。我护住脸,拼命倒退,差点摔在地上。

  竟然是一只老鼠,我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被一只老鼠吓成这个样子,我算不算客栈里胆子最小的伙计?

  这只大灰老鼠从我的裆下钻过,跑出房间,不知道去哪了,我也没有心思去追它,而是仔细观察起衣柜的内部。

  有一摞已经发霉的女式衣服,上面放着一只古朴的匣子。

  我拿起匣子,并没有锁。

  抽开匣子,是一个纸页泛黄没有封皮的笔记本。

  我心里一阵暗爽,可以愉快的偷窥别人的隐私了。

  我小心翼翼的翻开笔记,仔细阅读上面歪歪斜斜的字迹。

  ……

  今天是老太婆出门的第三天,一定出事了。

  一定是那些人盯上我们了。

  一第四天,我得出门看看了,一晚上没睡,就算出事,我也得把老太婆带回来。

  二你出门前说让我等你回来,现在却得我自己把你带回来,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呢?

  三你不和我说话,一定是在生我的气,我要想点办法,让你开口,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我要复活你。

  四时间来不及了,你还没有答应我,我只好先开始了,等你活过来,我再跟你说好了。

  五进展不错,你的身体和普通人相比比较强大,复活之后应该该是有多么强大。

  六已经吃下三个了,长势喜人。

  ……

  看到这里我背后一凉,你大爷的,真的是养尸啊。

  这本笔记对任务来说一定很有价值,我拉开自己的夹克衣袋,把笔记塞了进去。

  “偷别人的东西可不是个好习惯。”

  突然我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是房东老头子。

  我脑袋翁的一声,身体僵在原地。

  “想不想见见我的老伴儿?”老头脸色比我刚见到他时灰败了许多,说完这句话,转身往外蹒跚的走去。

  这是吃定了我的节奏啊,但是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伙计,能干什么?只能跟在房东后面,出了门,随他来到了一楼,进了他的房间,就跟被劫持一样。心里祈祷着,亲爱的秋画,赶紧来救救我。

  房东屋子里还有个人,是个老太太。

  低着头坐在床边上,并没有因为我的进屋而有任何的反应。

  这一定就是房东嘴里的老伴了,天知道她实际上是什么东西。

  我有种夺路而逃的冲动,然而理智告诉我这么做只能死的更快。

  “别紧张,你不会死的很快。”房东阴森森的说道:“你会慢慢死。”

  说完,他拿出一把小刀往自己的手指上一划,朝我一甩,一滴血珠被甩到了我的脸上。

  搞什么名堂?我刚抬手准备擦一擦,突然发现坐在床上的老太太瞬间抬起了头,深陷的眼眶里干别的眼珠动了动,爆射而起,向我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