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表,凌晨4点,我不禁暗骂,这么早就给我撵出来,良心真是大大的坏了。

  往前走了一段,我忍不住回头看,客栈门口的两盏白灯笼不知何时已经熄灭,静静的隐没在了夜色中。

  在街上又漫无目的的逛了两个小时,我终于搭上了清晨的第一班公交,回到了我租房子的地方。

  走完昏暗的楼梯,沿着破旧的楼道,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狗窝。

  房间门开着,失窃了。

  我在洞开的房门口想了想,别的房间门都关着,唯独我家门开着,也许开我门的人还在房间里呢。保险起见,我还是找个人和我一起。

  于是,我想到了房东。沿着楼道,我又回到一楼,敲响了房东的门。

  “咚咚、咚咚”

  敲了一会,没人答应,搞的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一大早来敲人家门。

  折腾了半天,天色大亮,我在一楼逗留了一会,房东并没有起来保护我的意思。

  估摸着小偷已经撤退了,我又哼着小曲上了楼,房门果然已经关上,就像从来没有被打开过。

  我淡定的打开房门,大概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少什么东西,整个房间跟我出去的时候基本没什么两样,除了卧室的老三合板衣柜的门开着。

  屋子里的霉味似乎比以前更重了,应该是我昨天出门没开窗户通风的缘故。我正打算打开窗户通通风,“咚咚咚”房门被人敲响了。

  打开门,外面竟然是我刚才怎么叫都没叫起来的房东老头子。

  更☆*新最快-上酷0v匠。网

  房东瞥了瞥我,道:“刚才有人说昨晚有小偷溜进了楼里,我来看看大家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不等我回话,他挤开我,径直进了屋。我气愤的抬了抬手,无语的跟了进去。

  老头子直接进了我的卧室,左瞅瞅右瞅瞅,还往衣柜里面探了探头,然后顺手帮我关上。

  我心想:切!你是来看你的家当有没有丢吧。

  老头转身背靠着衣柜,看着我,问道:“没丢东西吧?”

  我不加掩饰的翻了翻白眼,道:“没有,也没啥可丢的,我说你这地方也太不……”

  “没丢东西就好,我走了。”老头直接打断我,跟我擦肩而过。

  心里问候了老头全家好几遍,我也只能无奈的打开窗户,一头栽倒在床上,开始补觉。

  屋子里的气味已经没有早上刚进来的时候那么浓,我也很快的与周公见面,在梦里,梦到了房东老头子躲在衣柜里,偷看我睡觉。

  再次睡醒已经晚上九点多,我简单洗漱一下,打车来到重明客栈所在的街道,随便找了一家肯德基凑活了一顿晚饭。

  怀着忐忑的心情,磨磨蹭蹭的耗到十点半,实在是等不到最后半个小时,索性提前来到了客栈。

  此时虽然已是晚上,但是很奇怪的是客栈门口的白色灯笼依然没有亮起,难道是固定到了十一点才会打开?

  想着这个奇怪的问题,我推开了客栈的大门。

  客栈依然是那么冷清,甚至连掌柜老头都不知道去哪了,我百无聊赖的四处瞅瞅,盯住了柜台上的酒坛。我灵机一动,老头能各位我开得起三万的薪水,想必这坛子酒的价钱应该不菲。

  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抱起酒坛子,找了一个桌子坐下来,轻轻掀开。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酒坛子里传出来,吓得我一激灵,什么鬼东西,原来这里面装的不是酒啊。

  我赶紧使劲盖回盖子,紧紧捂住,没想到想这坛子竟然拼命抖动起来,好像我刚才打开盖子叫醒了里面的东西,现在他拼命的想要出来。

  我使出吃奶的劲捂着坛子,无比的期待老头赶紧出现,将我从这恐怖的一幕中解救出来。

  然而事实是,我抱着这个拼命尖叫并且抖动的坛子,整整抱了半个小时。

  就在我快虚脱的时候,身后传来掌柜老头的咳嗽声。

  “咳咳,你在干什么?”老头眯着小眼睛促狭的的望着我,无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你的酒坛子疯了,我帮你看着它,免得它跑了。”我在心里问候了老头全家女性一遍,然后也很无赖的说道。

  “松开吧,它出不来的。”掌柜的挥挥手,恢复了昨晚高深莫测的样子。在我小心翼翼松开手的一瞬间,那个坛子飞了起来,飞回了柜台,仿佛从来没有动过一样,静静的呆在了那里。

  “过来吧,今天是你的第一天,我来告诉你需要干些什么。”老头踱到柜台后面,摸着刚才还在我怀里活蹦乱跳的酒坛子,说道。

  我悻悻的走过去,看着老头翻开他的账本,沉吟一下,道:“伙计的活比较简单,只是负责打打前站,鉴于你第一次接活,就先不让你自己选了,我直接安排一个给你。这个活正好还和你有点关系。”

  “和我有点关系?”我眨眨眼,有些没听明白。客栈的伙计不就是来接待客人,端茶倒水的么,虽说这是意见风格特异的主题客栈,但是既然叫伙计,干的多半应该是类似的活才是,什么活是跟我有一点关系的呢?

  “任务从今天晚上开始,目标是调查租给你房子的房东,并且监视他,查清楚他养尸的原委,为后续的清理部队做好准备。”掌柜的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一番话。

  “养……养尸?清理?”我像听天书一样听着老头说出我的任务,突然感觉无比的头大。

  “秋画是你这次任务的搭档,他会保证你在作为新手的第一次任务里面不被杀死。”

  本来我是附在柜台上,面对掌柜,听到这句话的同时,我感觉到后脖明显有一个人的呼吸。

  我立刻转头,一个身着白衬衫的青年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掌柜,你找我?”白衬衫声音很清澈沉稳,目光直接略过我,望向掌柜。

  “L大附近的血族相关调查任务,他负责调查,你负责善后接应,别让他死了,新来的。”掌柜的指了指我。

  “知道了。”白衬衫似乎话很少。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有些不知所措。

  “没啥难的,就是趁你的房东不在,偷偷去他房间翻一翻东西,而且我想,你的房东会比你更主动一点的。”掌柜狡猾的笑容再一次浮现在脸上,让我的背后浮起一股寒意。

  站在客栈外面,想到那个怪异的房东,我感到一丝无奈。听掌柜的意思,似乎房东老头颇有些不寻常。

  就在我在原地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搭载了我的肩膀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