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m正版章U@节上/w酷匠Xc网

  天越来越阴沉,并且空气中充斥着潮湿的水分子,让人感觉浑身不舒服。当然对于只剩下求生欲望的百姓来说并没有影响,但是一干异能者确实能感受到大部队所经过地方的不同。就像敏锐的猎狗,总能从空气中嗅到危险的气息。在白飞的召集下,所有的异能者聚集在一起。这时肖牧发现又多了两个新面孔,这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不过肖牧也没放在心上。

   大部队所处的地方,在末日之前是炎黄大地的南方水乡,降水充足,水源丰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湖泊。但是在大部队的行进过程中,大家发现水域里都潜藏着很多魔兽。虽然一个一个的单体杀伤性有限,但是一个水域,哪怕是一个池塘都聚集着一窝的魔兽,而现在越来越深入这片水乡,大型水域里的魔兽也越来越强横,路上给大部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不过好在白飞先知先觉,躲避开了不少的危险的水域,不与那些水域的霸王争锋。

   末日笼罩下的华夏大地,原有的生态平衡全被破坏了,就比如眼前的南国水乡,在末日降临山崩地裂的时候,连续爆发了几次洪水,周围的村庄和集市全部被摧毁,原有的大片土地也被洪水淹没。如果在地图上看的话,就能发现,原有的水域范围,被活生生的扩大了七八倍有余,整个一片内陆海的架势。

   “这里!”白飞用铅笔在地图上划拉了一个大圈,一众人看着白飞吱吱的画了一个大圈,目瞪口呆,这怎么让部队过去,难道游过去吗?白飞看着众人,呵呵一笑,说“原来有一队部队在这里长期驻扎,算半个司令部,我们有着一块的详细地图。但是,现在这里洪水的爆发,远远超过预计,我们想办法渡过去,只有这——”白飞笔尖一顿,直直指向地图某处。凌峰看着白飞指画的地方不由得脱口而出:“汉水大坝!”白飞不置可否地笑笑:“凭借这个大坝,应该能渡过这段水域。”

   肖牧对于这种讨论是没有半点参与的意思的,肖牧更多在想的是,前世经过这里的时候,大部队在汉水大坝弄到了几只完好的船只,渡河之时,大部队的很多人,包括肖牧都看见了一个青黑色的影子,在河里穿行,几次贴着水面划过,靠近运输船只的时候,却又潜行下去,随后河水里就冒出大量的暗红色的血液,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据后来有人传言道,那是一条黑蛟龙,也有人说那就是一条龙。但是肖牧是不太认同的,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炎黄子孙,信仰龙,但是却固执的认为,龙是神圣的,神秘的,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兴则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飞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怎么可能畏畏缩缩的躲藏与水潭里,肖牧还是比较倾向于那是一条蛟龙,或者是巨大的蟒蛇,又或者是蛇颈龙。总之那是让所有人都唏嘘了很久的事情。

   就在众人在忙于准备的时候,肖牧却在一边把玩灵火镇邪印。对于肖牧的特立独行,众人不知如何处理,白飞也是又爱又恨的。既觉得肖牧拥有强悍的实力,是个可造之才,又得为肖牧的我行我素买单。凌峰确是火冒三丈,手指按的噼里啪啦作响,见众人还比较偏袒肖牧,也没有多说什么,冷哼一声,扭头就走。肖牧对这个凌峰倒也不感冒,从来不鸟他,只是偶尔和侯勇白飞几个人说说话。几个女异能者都皱了皱眉,想开口,又训斥不出来。

   肖牧无奈地起身,手里腾起一股火焰,灵火镇邪印消失,接着拍拍身上的灰,一个简单的告别,就向自己的帐篷走去了。起初文瑾瑾对于肖牧的“魔法”很是好奇,问东问西,很想学习,但是肖牧自己都还是半吊子,怎么教。更何况,肖牧又不是先天觉醒,也不知从何教起。果然,没过多久,文瑾瑾就失去兴趣,除了偶尔和肖牧聊聊天,基本上是不理肖牧的,平时和她自己的一个朋友住在一起。

   然而当肖牧进帐篷的时候,发现文瑾瑾居然在肖牧帐篷里,让肖牧很是惊奇。莫非……心念电转间,肖牧不由得开心地大叫出声来——“卧槽!”文瑾瑾一脚踢向肖牧,吓得肖牧身子一缩。“你在想什么?笑得这么恶心。”文瑾瑾毫不客气的说。肖牧知道自己失态了,心里安慰自己没有大碍,又没有其他人。“瑾瑾姐,怎么了?”肖牧小心翼翼地探过头去问道。“唉,肖牧,你知道我老家就在这边的吧?”文瑾瑾叹了一口气说,“我想去看看。”肖牧想起来,文瑾瑾老家还真在这附近,但是这一片已经被水淹了,恐怕这事儿很悬。文瑾瑾看肖牧在思忖犹豫着,也不好去为难。一下子气氛就显得尴尬了。

   “走吧,等下我们就出发,你引路吧。”肖牧最后还是决定走一趟,没办法,为得青睐,只能委屈自己了。文瑾瑾满脸欣喜,乖巧地点点头。肖牧和白飞打声招呼,就带着文瑾瑾出去了。

   走着走着,肖牧明显感觉脚下的土地已经变得湿润,再接着就是一脚能溅出水花,满满的到处都是水坑。过了一会,肖牧跟着文瑾瑾往高处走去。视野开阔起来,一眼望去都是一片片的水面,反射着灰暗的天空,没有末日前肖牧印象中湖泊河流的清澈透明,一个个像深幽的地狱入口一般。而水里的水藻之类的水植物也变得有黑色的斑点,簇拥在水面上,让人头皮发麻,有些恶心。

   转过几个弯之后,肖牧看到了一座还矗立在水面上的桥,水已经蔓延到了桥墩下不过三四米了,据文瑾瑾说,以前这里的桥很高,水面离桥至少有百米远,而以前涨过洪水也从没这样夸张过。肖牧点点头,绷紧了神经,暗自防备着突发危机的出现。因为肖牧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水底有一团团黑色的影子缓缓移动。这里,有古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焦糖拿铁说:

  今天被考试折磨疯了,不在状态~~~明天放假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