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飞怪笑着看看肖牧,白飞可是记得肖牧还是一学生来着,而且这小子的口味有点特别啊。白飞心里邪恶地想着。肖牧白了白飞一眼,没跟白飞开玩笑,单刀直入地问;“上次你说的大机遇,仔细一点,我感觉可能对我有很大的用。”肖牧斟酌了一下,没有说传承残片的事情。

  白飞也学着肖牧的样子,白眼回去,“你是预言师还是我是预言师啊?”肖牧知道白飞可能是心情蛮不错的,大清早已经打趣自己两回了。不过他却没有和白飞闹下去,因为如果是传承碎片的话,那意义是十分巨大的。若想一朝成龙,就得看自己这条小鲤鱼要跳过的龙门了。

   “仔细一点的,时间,位置,能不能尽可能的具体?”肖牧想了想问。

   “并不能,只知道大概是最近,唔,大约三日之内。”白飞也回到那个冷静谨慎的军官和预言师的状态。

   就在肖牧想再问问的时候,白飞打断了肖牧,摊开手接着说:“放心,机遇如果和你有缘的话,是跑不掉的,只要你命够硬的话,就能扛过去。”

   “还有危险?多大?”肖牧听出白飞的后半句话里的意思,皱眉反问。白飞神秘一笑,笑嘻嘻地说:“说出来就不灵了。”说完就叫来自己的副官,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一副不予理睬的样子,肖牧见白飞都下“逐客令”了,也只好不满地离开。

   肖牧重新扫视一眼来的地方,开始寻找文瑾瑾所在的位置。紧接着看到一边有几个还是学生模样,穿着校服的围拢在一起,其中一个好像就是文瑾瑾。肖牧走了过去,文瑾瑾回头跟肖牧点点头就算打招呼了,肖牧也没有在意,这个小团体没有和人群集中在一起,属于在边缘地区独立的一队人马。肖牧找了文瑾瑾身边的空位盘腿坐下,不过众人对于肖牧不请自来和反客为主导致对他的印象并不怎么好,若不是看到文瑾瑾和肖牧关系匪浅,可能出言不逊就算轻的了。

   文瑾瑾也是知道自己这些同学的毛病,尤其有个男生,末日前是修炼跆拳道的,虽然文瑾瑾不是很清楚他的段位,但是在校园的展示赛上,这个男同学身上系的黑色腰带还是很引人注目的。而这个男同学更突出,也是最让文瑾瑾烦恼的一点就是这个男同学是追求文瑾瑾的顽固分子之一,他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现在更是只剩下穷追猛打的伎俩。平时以文瑾瑾男朋友身份自居,打跑了不少追求者,因为他能打,身份又不简单,让文瑾瑾很是头疼。而当末日爆发的时候,这个男同学自告奋勇当起了文瑾瑾的护花使者,而且一路上也证明了他的能力,确实有两下子,路上遇见的火蚁都是这个男同学打头阵牵制,甚至击杀了一只流星火蚁,让众人都是为之侧目。

   而本来文瑾瑾对这个男同学的态度改观了很多,一路上也亲密了不少,以及他路上的所作所为证明了他至少是个还算可靠的人,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文瑾瑾是会妥协的,能跟这个同学在一起也只是时间问题。

  ●看5T正(版W章节上,酷匠网

   然而,中途突然杀出了肖牧,两人亲昵的态度不是瞎子都看得出非同一般,这个男同学好久才取得的成效,肖牧易如反掌做到。急得这个男同学咬牙切齿,看肖牧的目光都不怀好意。

   “兄弟,你是?”男同学特意咬重字音问出来,气急败坏的表情显露无余。肖牧呵呵笑了一下,很无赖的说:“哦,没什么,看瑾瑾在这里,就过来坐坐。”肖牧特意省掉了文瑾瑾名字后面的后缀,就是想看看这个男同学怒火攻心的样子。

   还是文瑾瑾说话了:“瞎叫什么,叫姐姐,哦,对了各位,这是我弟弟,肖牧,认识一下吧,李队长不会介意带一下这个小朋友吧?”其实文瑾瑾心里想的是肖牧这么小,好不容易碰到了,自然是要跟自己身边,把他拉到这个小队里。虽然这个同学李队长不是很友好,但是他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而关于他的敌意,那也只是他误会了而已,自己解释一下就好了。

   肖牧挠挠头,只得顺着文瑾瑾的话说下去:“是啊是啊,各位好。”那个李队长听到文瑾瑾的解释,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看肖牧的眼神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哦哦,原来是瑾瑾的弟弟啊,没关系,来我们这里,我保护你,保证你衣食无忧。”这李队长满脸善意地拉拢,就差没叫出肖牧小舅子了,还像邀功一样看向文瑾瑾。

   文瑾瑾虽然一脸不乐意,但还是口头上谢谢李队长,听的李队长满脸的乐呵。肖牧可就不乐意了,没看我瑾瑾姐一脸的憋屈了,还在那里乐呵,真是欠揍。肖牧心里想着就一股热血冲顶,当即心一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搂住了文瑾瑾的腰,给一脸惊呆了的同学打个招呼,不等文瑾瑾反应过来,就拉着心爱的瑾瑾姐到一边去了。

   虽然是趁人之危,但是肖牧也不敢太过胆大,到了一边之后就赶紧松开了手,一脸赔笑,看着文瑾瑾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肖牧就是想打压一下那个什么李队长而已,不过搂过来的时候发现,文瑾瑾的腰没有模特那种骨感的纤细,反而是有点肉肉的,但是有型,而且弹性很好,搂过来的时候,一阵香风拂面,虽然还夹杂着灰尘和血腥的味道,还是让肖牧微微陶醉了一把。

   一只手探入肖牧腰间,狠狠揪住一块嫩肉,略施力道的一扭,疼得肖牧倒吸凉气,赶忙推开靠近的文瑾瑾,然后继续看着满脸羞恼的她挤出个标准的微笑。虽然肖牧确实吃了点暗亏,但是在几步远的李队长看来无疑的赤果果的调情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李队长大步流星跨了过来。

   “哎呀,部队要出发了,这个小兄弟啊,我们小队实在是照顾不过来你了,你另寻队伍吧,现在你姐姐要跟我们出发了,路上见吧。”李队长狠狠咬出“姐姐”的字眼,然后恶狠狠地盯着肖牧。那口气,说是告别吧,不如说是威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焦糖拿铁说:

  在加油,请各位抬抬手点点追书和撸撸。。。对于新书来说,人气很重要啊。。。。。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