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飞一吐为快,把心里的激动,疑惑,不安全部倾诉出来,一瞬间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但是白飞作为一个预言师,却没有猜到肖牧根本只是一个平凡的,但是懂得给自己铺路的重生之人而已,或许这是白飞永远无法推演出的事情。这就是一种神奇的命运,预言师也只是命运布下的一个棋子而已,穷尽一生去推演天道,挣脱命运,但是终将却被命运的大网死死网住,无论是肖牧,还是白飞,或者说更多的人,都是如此。

  肖牧听着听着就当消遣了,主要的注意力还是放在自己身体的恢复上。感受着逐渐充盈的身体,肖牧已经坐起来,伸展一下身体,大口的新鲜空气涌入胸腔的时候,肖牧忍不住狠狠呻吟一声。

  “还有一件事,等下大部队就要继续出发,赶往省会聚集地了。”白飞通知肖牧说,肖牧倒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和前世是一样的路线,而肖牧只要跟着大部队先到省城聚集地,因为肖牧脑海里大部分的消息,和记忆都是关于省城的,只有到省城才好活动开,那时将是肖牧能力的大飞跃的时候。所以肖牧显得心不在焉,但是白飞接着的话却让肖牧一个激雷反应过来。

  “真的?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肖牧焦急的三个反问。

  “嗯,我在等你醒来的时候,就查看你的未来,一片灰蒙蒙的,这倒无所谓,因为我查看了其他的异能者,都是这样的,可能也是命格发生改变,已经是天机了,不是我能偷窥的。”白飞不等一脸不耐烦的肖牧来打断,接着说,“但是我能感觉到最近你会有一场大机缘,能够点亮你的命格,使你的未来发生几大转变的机缘,你要好好把握啊”,说完白飞羡慕的看着肖牧,但是白飞作为预言师,很清楚的知道命运是怎样玄妙的东西,自然不会去做无谓的嫉妒,也不会去强求机缘,更不会去破坏他人的机缘。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白飞也就笑笑,嘱咐肖牧几句就先撤了。

  肖牧站起来,见帐篷内活动不开,就除了帐篷,看见侯勇眼睛一亮,招呼侯勇过来跟自己练练。不由分说,肖牧腾空一脚,侯勇准备充足双手横档,本在意料之中的一击,却出乎侯勇的意料,因为力度大的吓人,侯勇连连倒退四五步。震了震有点发麻的手臂,侯勇虚空一探,一幅黑亮的臂铠附庸在侯勇手上,双拳虎虎生威,朝着肖牧的肋骨和下颚攻击而去。

  肖牧脚下生风地挪转腾移,肖牧抓住时机,啪,左手向下一个横档,侯勇出的拳被挡下,侯勇身体向前一倾,肖牧侧身,一个横腿带着积蓄的力量狠狠踢在侯勇肋骨间,咔咔两声,估计是肋骨断了两根。

  噗,侯勇吐出一口血来。吓得肖牧赶紧拢过去,扶起侯勇,侯勇豪爽地摇摇头。侯勇知道如果那一脚踢在自己的脑袋上,估计自己已经残废了,当然这只是练习比试,虽说不会以命向博,但是这也是对方手下留情了,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别人,侯勇想着。肖牧见到侯勇的坦诚豪爽,反而变得不好意思了。

  但是肖牧知道了自己力量的增幅是何其的强悍,在侯勇召唤出臂铠之后,还能占尽上风,这无疑让肖牧十分满意,欣喜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看的侯勇一阵摇头,随即肖牧带着侯勇去军医所在的地方。其实按照现在侯勇的异能强化过身体新陈代谢能力和恢复能力,只需要休息一下,身体就能自己跟上,缓慢恢复。但是侯勇的思想阶段还停留在正常时期,病了要看医生,受伤要去医院治疗。

  肖牧也不强行改变侯勇的习惯规则,有时候知道是一回事,改变又是另外一回事,顺其自然也有顺其自然的道理。就在肖牧后侯勇正在军医那检查的时候,大部队开始出发了,隐约可以听见民众区有些骚乱,军队开始行动,指挥的哨声提醒所有人又重新进入末日乱区,稍有不慎毁灭的危机还是会笼罩在整个大部队的头上。

  见军医探来探去也没有个结果,肖牧不耐烦地拉着侯勇就出去了。肖牧还需要找白飞问清楚自己那件大机遇的具体细节,肖牧感觉到,那可能跟那残缺的传承有关,或者说,就是残缺的传承,如果自己集齐,虽然不能召唤神龙,但是如果成功,可比神龙什么的有意义的多。看到正在部队前面的白飞,肖牧小跑着过去。

   “肖牧--”蓦然听到听有人在叫自己,肖牧停下脚步四下寻找,有一个微微颤颤的女生从人堆里钻出脑袋望着肖牧,“瑾瑾姐?”肖牧尝试着叫一声,肖牧回忆起末日前有一个比自己大两届的姐姐,挺照顾自己的,但是有些脾气,稍有不顺就会掐着肖牧手臂内侧和腰间的嫩肉,总是疼得肖牧嗷嗷叫,不过主要也是肖牧总是恶趣味的逗这个大姐姐,那时的肖牧总觉得这个瑾瑾姐姐得意的笑起来很漂亮,很可爱。不过后来只相处了一年的时间,这个有点小脾气却又很可爱的姐姐就毕业了,肖牧很久没有见过这个姐姐了,一时想起来,也是觉得好笑。

  那时不过是想引起大姐姐注意呗,甚至忍着巨疼还要去招惹一下。

   不过当肖牧看到当初天真可爱的大姐姐从一伙人之间探出脑袋,和身边的两个同伴说了两声就出来和肖牧打招呼。肖牧不禁多看了这个大姐姐一眼,昔日阳光天真的瑾瑾姐姐鼻尖上积着汗水,没有束住的头发散乱在头前,脸颊上灰黑的一片,脖子间还有血迹,眉头之间仅仅缭绕着的愁绪不禁让肖牧心疼。虽然说前世自己并没有与这个昔日的大姐姐相遇,但是记忆还是很深的。

   “瑾瑾姐”肖牧出声轻喊,张开手想抱抱面前的女生,文瑾瑾终于是露出笑脸了,伸出手想掐肖牧,不过很快就收回手来,没有多说,轻轻抱抱肖牧,开口说:“你去那边吧,好像有人在等你。”肖牧看了一眼不远处白飞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突然涌起一种揍白飞的感觉。“嗯,瑾瑾姐,我先过去,等下我来找你。”

  M酷M匠网/)正6版_#首)(发

   “哎哟,没看出来,你还早恋啊,而且那个女生比你大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焦糖拿铁说:

  抱歉抱歉了~~奉上~~~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