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末日的人性

  前世的肖牧都没有机会进入帐篷住过,看别人住在能遮风挡雨的帐篷里,该是有多温暖啊,所以每次看到别人出入帐篷,撩开帐帘的时候,肖牧眼里都是满满的羡慕。没想到这一世就这样完成心愿了,肖牧不禁摇了摇头,说的造化弄人就是这样。

   嗤啦,帐帘给拉开,正清静的时候被人打扰,哦?是那个装病男子,肖牧猜他可能是冲自己来的,果然,那个男子指了指肖牧,说要肖牧跟他出来一趟,肖牧嗤笑一声,不想理会,闭目继续睡自己的。

   “哎哟,你这个小伙子,我跟你好好说道说道,我现在不舒服,肚子疼,需要好好休息,难道你就这么没有人性吗?”那个装病男子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指着肖牧,一副维持正义的样子。

   肖牧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

   装病男子好像也挺意外的,至少要争辩几句吧,居然一言不发,还如此藐视自己,一下子声音提高了几个八度,重重地指着肖牧,带着愤怒强调说“你这熊孩子,怎么这么自私,只顾自己享受舒服,连病人都不懂的照顾,不会退让,简直和那个杀人的魔兽一样”

  H酷匠*网#5正版*d首.发^3

   肖牧实在是懒得和那个男子维持这样的闹剧,淡淡吐出“滚蛋!”

   那个男子知道软的不行,边进帐篷想拉扯肖牧,肖牧用手挡开,一脚揣在男子的肚子上。男子飞出帐篷,撞在另外一个帐篷的支架上,反弹回来,并无大碍,但是却躺在地上打滚起来,并且哎哟哎哟的叫喊,仿佛受了多大痛苦一样,引来周围的人观看,人啊,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看热闹是永远无法改掉的陋习。那个装病男子自顾自的喊叫起来,“哎哟~这个小伙子,我让他体谅我这个病人,给我位置休息一下,他不肯,那我也没办法,那就算了。”

  男子喘了一口气,好像要夭折一样,又跟着说“但是我发现我的传家宝掉了,我猜应该掉落在帐篷里,想让这个小伙子起身找找,没想到啊,哎哟,就被一脚踹了出来,这么凶残的年轻人,要是了不得了,一定是个杀人恶魔啊”

   男子越说越起劲,越来越眉飞色舞,看到周围的人都为他对肖牧指指点点的,他仿佛被打了鸡血一样,说的唾沫飞溅,已经隐约有几个人要肖牧滚出帐篷来对之,给这个可怜的人一个解释。肖牧叹了一口气,人性,或许本该这样吧,路人爱凑热闹,轻易就被表面现象迷惑,又爱添油加醋,时不时还爱称一下“伪正义”,着实让人厌恶;而这个装病男子呢,用心险恶,自私自利,居然还站着大义来指责别人。越想越心烦,肖牧噌地站起,站出帐篷,愤怒地低吼一句“你特么装逼装够了没有”,并且目光寒冷地扫过众人一眼。

   众人静音了,而装病男子楞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准备继续开骂“你……”但是他转眼看到有人来了,赶紧闭嘴了。转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肖牧小小感叹一下他的变脸速度,来的应该是一个军官的样子,还有随从,戴副眼镜,目光很锐利。军官瞥了装病男子一眼,有点不屑,又有点玩味的说“赵老虎,你是什么玩意儿,我还不知道吗,赶紧滚蛋,不然别怪我不给你大舅子面子。”赵老虎显然很不满这个军官的态度,想堆笑几句,便被随行的士兵架走了。

   这个军官走过来,对肖牧说“我叫白飞,你叫我白教官就行了,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做我的副手,划入军队编制,可以?”当这个白飞说完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周围的人眼睛开始发热了,划入军队编制,那就是可以住入宽松,整齐的军队指挥管理区了,还有军队的配餐和势力保护,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一个个看肖牧的眼神都充满了讨好。有不少人已经在议论说,赵老虎那个恶霸,平时作威作福,这位小兄弟有胆识等等。

   肖牧心中冷笑,看了这个白飞一眼,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白飞应该是后来军队里的异能者之一,具体他是干什么的,肖牧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无法妨碍肖牧睡觉的欲望了。“没兴趣”肖牧留下一句话之后,便钻进帐篷,倒头大睡。

   白飞也是愕然,他的一个随从跨出一步说,这个人真是不识好歹,一定要拉出来问问,作势就要进入帐篷审问肖牧,不过被白飞制止了,白飞摸摸下把很久没有修理长出来的一点胡须,深深一笑,带人走开了。周围的人议论几句,见拍马屁的主角都已经走了,就各自散去了。

   肖牧进了帐篷之后,那个老爷子主动搭话了,说那个赵老虎以前住在这里,霸道的很,他和他的小孙子只能占一半的位置,还要忍受这个赵老虎的恶语相向。肖牧应了两句就不想理会了,这个老爷子也终于问出了最疑惑的事,那就是怎么不加入军队,放弃这么好的条件,还说要是他孙子也这么有出息就好了云云的。肖牧只能装睡才能在脑门上挂起“请勿打扰”的牌子,那个老爷子也就知趣的闭嘴了,安抚着他孙子睡觉。

   而肖牧则有些睡不着了,估摸着已经过去两三个小时了,自己却精力旺盛,果然自己身体加强之后,连睡眠的欲望都降低了。于是边小声地出了帐篷,翻过了临时建造的基地墙,从破损的建筑爬上了离基地百米远的高楼,在顶楼的灯塔下坐下,从高处很清楚的看到了临时基地的布局,除了守夜的士兵,其他都安静下来了。

   而肖牧则思考起今天白飞的举动,这说明自己已经进入他的视线,被人注意到了,而这可不符合自己低调的愿望,当然最重要的是,肖牧怕自己缓缓的跳出原始轨迹,会引发更大的变动,自己重生能用的优势会越来越少,蝴蝶的翅膀卷起的风越来越大。这才是让肖牧犹豫的,不过,肖牧还是想清楚了,即使变革再大,自己始终是自己,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而不是靠这重生记忆。想清楚这一点,肖牧满意的笑笑,居然就在楼顶的灯塔下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焦糖拿铁 说:

  今天第八更奉上,求多多关注。。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